您好,欢迎光临 民间中医网!

民间中医网

 找回密码
 立刻加入


民间中医网 民间中医网 中医理论 查看内容

【原创】知止:中医要如何认识高血压

2010/11/29 14:49| 发布者: david92003| 查看: 3297| 评论: 4

摘要: 【原创】中医要如何认识高血压 作 者:知止 发表时间:2005/10/28 09:09 文章来源: 民间中医网 ,更多精彩内容,请访问民间中医网http://www.ngotcm.com/ ========================= ...
【原创】中医要如何认识血压.html" target="_blank" class="relatedlink">高血压
作        者:知止
发表时间:2005/10/28 09:09
文章来源: 民间中医网 ,更多精彩内容,请访问民间中医http://www.ngotcm.com/

============================================



高血压实际上与人的生活习惯、生活方式有很大关系,吸烟、饮酒、缺少运动、高盐及高脂肪、精神紧张等,都是导致高血压的主要危险因素。对高血压的防治远远不能只局限在医药的范围内。但医学上的认识直接影响着以医学知识为主要指导的全部防治过程,医学理论上的失误或偏差会使整个防治走向低效、无益甚至危害人体健康的歧途。因此,我们要在医学理论上尽量避免局限、片面或错误的发生。《思考中医》一书中有一段针对高血压宏观探讨,可以作为我们以整体观认识高血压病及反思现行高血压防治的基础:
  
“血压的作用是什么,现在血压为什么要升高?我们考虑这个问题可以先不从医学的角度去考虑,我们可以先从一般物理意义去考虑。血压的作用无非是维持一定的血流量,人体的组织器官需要一定的血液来供养,单位何种内,每分或者每秒需要有一个血供量,达到这个量,新陈代谢就可以得到保障。单位体积内的血供量在一般情况下是相对恒定的,但也会随着各种因素的变化而有一定幅度的差异,所以,血压的变化它也有一个正常的允许值。例如低压60-90mmHg,高压90-120mmHg都算正常的血压。而现在血压升高了,大大超过了正常值,这是什么原因呢?根本的原因就在于单位体积内的这个血供量发生了改变,血供量不足了,达不到原来的正常量,这个时候怎么办呢?这个时候机体只有启动血压这个调节机制,通过升高血压来维持原有的血液灌注。而在正常的血压下,单位体积内的血供量为什么会下降?为什么达不到原来城需要的那个值?很显然,必定是运血的道路出现了障碍,血管壁变厚了,血管变窄了,或是其他的原因阻滞了循环的这个过程,循环道路的阻力增加了,而压力维持不变,那单位体积的血流量必然减少,血供必然不足。如何解决这个矛盾呢?在无法拿掉血循过程中的这个阻滞,而又必须保证组织器官的血供量的这样一个前提下,机体万般无耐地选择了提高血压的方法,而正是这个无奈的选择使机体掉进了高血压病的恶性循环之中。

当然上面这个思路还很粗糙,还需要大家一起来深化细化,但是它已经在宏观上向我们道明了高血压产生的关键因素,这个因素就是阻滞,就是循环过程的障碍。因此,治疗高血压的根本办法不是降压,压降下去了,它还会重新升起来而且会更高。因为要解决血供不足的矛盾就必须升压,所以,西医的降压药要你终身服用,这真不是一个好办法。那么,根本的办法是什么呢?根本的办法是消除这个阻滞。血循过程的障碍减少了,甚至拿掉了,血压自然地就会降下来,根本不劳你去用钙离子拮抗剂,根本不劳你去用血管扩张剂。为什么高血压病的发病率越来越高,为什么高血压病的发病率越来越年轻化?就是因为形成上述这个阻滞、这个障碍的因素增多了,方便了。可风高血压病的形成,还有一个不可忽略的人为因素、社会因素。而如何拿掉这个阻滞,消除这个障碍,进而从根本上治愈高血压,这是需要中西医同仁及至社会各方携手努力解决的问题”。

由上述可知,血压增高是机体为了自我保护而主动发生的,正确的治疗方法是消除引发血压增高的因素,把机体从不得不升高血压而保护自己的被动状态解救出来。而现行的高血压治疗主要是通过各种途径直接把血压降下来,这样的结果必然会使机体无法完成其增加血供的保护性目的,对整体来说是有害的,会更加加重高血压的恶性循环,所以会出现需要“终生服药”的所谓防治原则。我们想一想,终生服药只能是一种被动的维持,而此维持是以遏制人体本有机制为代价的,这样的维持能够平稳而长久吗?临床上经常能见到服用降压药多年的患者,稍有不慎血压就会突发猛增,医生则往往会因此警告病人要注意服药,不要让血压忽高忽低。对于此种情况下突发的心脑血管疾病也自然地归结于病人没有有效地控制血压。但对于人体这样一个高度精密的自稳系统,我们真的能够仅仅通过药物强行遏制而就能让其自我调节功能不再发挥作用吗?这样做的代价是什么呢?

很明显,血压是一个属于整体的生命活动的结果,而不是一种独立的存在,如果生命活动是正常的,那么血压也就一定是正常的;反过来,如果生命活动发生了异常,那么血压就会出现不正常的可能。我们不能因为高血压是诸多心脑血管疾病的共同危险因素,就对它痛下杀手。它只是更为严重的心脑血管疾病的一个发展一节,而不是这些疾病的根本原因。我们应该着眼于高血压本身的原因,这才是此类疾病的根本原因。我们知道,吸烟、饮酒、缺少运动、高盐及高脂肪、精神紧张等诸多因素均可引起高血压,原因不能明确且血压高持续不能缓解,就形成了所谓的高血压病。所以,对高血压根本原因的推寻,必然是最初的综合因素所导致的机体对常态的偏离。这种整体水平上的偏离要如何认识呢?当然还是审察三阴三阳、辨别内生五邪。辨出整体的偏失所在,调之使平,帮助机体在整体上恢复常态,才是根本的治疗。可以说,对此类慢性非传染性疾病而言,所有具体的病变都是整体失调的结果,而不是某一具体病变导致了整体的失调,所以真正的治疗必然要落实到对机体的整体调节之上。

因此,要彻底根治高血压,绝对不是在发现血压升高的1小时、2小时或多长时间内进行急速降压,然后终生控制。而是要审证求因,在整体水平上对多方面的不利因素进行疏通排除,并遵行饮食起居方面的养生治疗,以期将隐藏在症状背后的那些生命活动过程中所出现的阻滞因素尽量地消除。所以,根治高血压与心脑血管疾病必然需要一段时间,若要想在几小时、几天之内就能把血压彻底降下来,是完全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也是非常不科学的。前面讲过,高血压之所以发生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机体供血时受到了阻滞,那么,在血压升高时机体一定是同时启动了一个或一系列消除阻滞的机制。血压升高既是机体不能自行消除阻滞而又想要保证供血时不得已而作的选择,同时也是正气欲通过作为“病邪”的阻滞的一种“正邪交争”表现。若是正气胜,邪气衰,则阻滞渐通,血压下降;若邪气盛,阻滞得越重,正气的抗争就越强,血压也就越高。若邪气极盛而正气大衰,无力抗争,则会出现血压下降,如阴寒极盛或气血亡失时的休克状态。这就说明,血压的情况是邪正两方面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我们在防治过程中不仅要关注血压的高低,更要关注血压变化时的邪正关系如何。例如,我们在临床中针对高血压病人的整体调节治疗中,会遇到病人全身状态有所好转,但血压却不降反增的情况,这时要如何对待?我们已知道,血压增高就是正邪交争的程度增强,而在正确的治疗过程中,在机体正气得助而病邪尚未明显消除的时候也会出现正邪交争增强的情况,那么,此时也同样会表现出血压更加增高。但这是机体在努力排除阻滞的过程中所出现的一过性增高,是机体在向愈的方向上出现的反应,因此,这种血压增高并不是病情加重的表现,此时不但不可以急于降压,反而要考虑减少或停用正在服用的直接降压的药物,因为降压药本身也是一种遏制正气抗争的因素。并且,能出现这种情况,说明正气抗邪之势已经增强,这就提示此时的治疗方案中应当酌情加重祛邪的力量。

总之,在防治的全部过程中,始终要整体、动态地认识病情的变化。如果在正确治疗的过程中,一见到血压增高就要马上去降下来,则机体发动的这一次自愈努力就会在很大程度上归于失败。我们要结合具体病人平时的血压耐受情况和当时的主观症状来判断治疗中的一过性血压增高,必需要突破一见血压高就想去降压的机械思维。这种一味地降压控制与其说地是对突发事件的预防,不如说是对危险因素的蓄积,因为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机体毕竟不是一个被动的反应容器,任何只顾一点不顾其余的“治疗”干预,都会不可必免地在人体内引发一系列其治疗目的以外的反应。化学药品的副作用繁多,就是这个道理。对此,我们需要格外注意的是,这种机械的定向对治方法的正作用本身是否也在根本意义上具有负面作用。例如循证医学对于心痛定的临床再评价所显示。心痛定是八十年代以来,国内外广泛应用的一种钙阻滞剂,具有很好的降压作用,也无明显肝肾毒性。但经循证医学方法临床评价,却发现它有增加心肌梗塞的危险,剂量越高,使用时间越长,风险越大。在以人为中心的思维指导下,我们有必要考虑现行的控制药物中是否还有其它类似 “心痛定事件”的隐患,我们有理由怀疑心痛定并不是这种治疗方法所导致的唯一例外。毕竟循证医学所依据的证据都是已经发生过的临床实践,而我们以预防为导向的理念不能满足于必需要牺牲足够多的病人以至于让循证医学的方法得到充份的证据后才能去评价一种药物或一种治疗的被动局面。这就要求现有的全科医学需要进一步脱离对以疾病为中心的学科知识的过分依赖,创建能够真正运用于防治保康一体化的知识体系。而这样的知识体系,在传统的中医学中已经全然具足,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如理如法地掌握和运用。因此,中医全科医师应当是心脑血管疾病防治工作中的中坚力量,对此类疾病的有效防治不能不借助于具有全科理念的中医。

高血压的危害不在于血压本身的高低或者症状的有无,而在于耙器官的损害。动脉压持续性升高,引发全身小动脉硬化,从而影响组织器官的血液供应,造成各种严重的后果,即成为高血压病的并发症。在高血压的各种并发症中,以心、脑、肾的损害最为显著。所谓的耙器官也就是指血压增高时容易受到高压力、高灌注、高渗透、高滤过等影响的心、脑、肾等器官。临床资料显示,有效降压后虽然心、脑血管并发症有所下降,但高血压病所致的以慢性肾衰为主要特征的终末期肾病(ESRD)发生率却相对有所上升。这就提示我们,高血压时的阻滞,主要是发生在耙器官上。我们以整体观念来看待靶器官的损害时,要如何思维呢?我们知道中西医学的脏腑概念是不可以直接对应的,但对于心、脑、肾这三个概念来说,还是能够直接提示我们,高血压时机体的阻滞主要是发生在少阴。所以,高血压时少阴的气化不利应该是一个主要的问题。我们知道,利尿是西药降压的一个主要途径,但“有效的降压”反而会增加慢性肾衰的发生。这能不能提示我们是某一类的降压药不合理地干预了肾的气化,以至于虽然取得了暂时的血压下降,而最终伤及了肾脏的本体呢?我们在临床上确实能遇到长期服用寿比山之类的利尿降压药,后来服药也不能有效控制血压,而全身表现有少阴寒证的病人。当然相关的病例还不足以作出什么定论,且这类的统计是非常难做的,因为少阴寒证并没有哪些一成不变的“客观”指标让人们公认,甚至有时连夜尿频多这样的症状都没有,仅仅是靠病人的一些主观感受以及舌象与脉象来作出判断。另外,既便是能够明确高血压病人有少阴寒证,其对于病人当前是主证还是兼证也会影响着治疗的不同。所以,我们并不是想确立一个高血压等于少阴病或高血压要分几型之类的假说,这里不过是提示大家要真正从整体上来认识病情,时刻不能以疾病为中心,以指标为中心或以某个西医的病名为中心考虑问题。反观我们现在的中医治疗高血压,总是要讲平肝潜阳滋阴潜阳,因为高血压属于中医学所说的“眩晕”、“头痛”……事实上是这样吗?我们知道高血压并没有特征症状,大多数高血压病人是没有症状的,而且其血压水平与当时的症状表现不呈平行。所以很多人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血压偏高,往往是并发症出现时才会发现高血压的存在。这些病人又有什么阴虚阳亢的指征呢?我们想一想,在人体没有明显的主观感觉,而体内又已经有了“阻滞”存在时,这种阻滞的因素应该是属阴还是属阳?更可能是“寒热燥湿风”中的哪些呢?中医学认为哪些邪气更容易在人体中引起“阻滞”呢?在宏观上对这些问题作一思考,无疑会有助于我们在需要三因制宜、灵活施治的防治工作中避免僵化的思维。

本文内容由 知恩 提供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滔滔 2013/9/6 16:54
好,能不能具体在操作层面说下,谢谢
引用 把酒临风 2013/9/10 23:08
中医“血”的概念不是指流动在血管中的血液,这是西医的描述。现在西医“侵略”了中医,导致中医概念岐变,论治无从说起。中医的“血”是指流动在身体里的阳性的能量,它有间歇性,叫“脉冲”。治则还是要遵循气血相生的原则,平复阴气,疏解阳气,再助血行。
引用 liyuhong 2013/9/13 17:40
我们可以这样理解,而且不需要解释,就跟吃饭一样,但一般的人(包括病人)他能理解吗?呜呼国人,文化之痛,不理解就算了,还说歪理邪说!!!
引用 liyuhong 2013/9/13 17:50
中医“血”的概念不是指流动在血管中的血液,这是西医的描述。现在西医“侵略”了中医,导致中医概念岐变,论治无从说起。中医的“血”是指流动在身体里的阳性的能量,它有间歇性,叫“脉冲”。治则还是要遵循气血相生的原则,平复阴气,疏解阳气,再助血行。

改变流动在身体里的阳性的能量,平复阴气,疏解阳气,再助血行,再调五脏六腑

查看全部评论(4)

相关分类

下级分类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