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 民间中医网!

民间中医网

 找回密码
 立刻加入
正宗温县翻地垆土铁棍山药 无硫纯天然干品!每周末发货!
民间中医网 民间中医网 中医理论 查看内容

【原 创】杏林箫客-致反中医者:科学留下,你,滚开!

2010/11/29 15:08| 发布者: david92003| 查看: 978| 评论: 0

摘要: (一) 如果稻田里出现稻虫,中医解决的办法是:保持生态平衡,让青蛙吃掉虫子。某些西医则会不屑一顾地说:你那种方法太原始、太落后,没有实验数据,不科学!要科学杀虫,必用杀虫剂。我这杀虫剂是耗资N亿美金,由 ...


【原  创】致反中医者:科学留下,你,滚开!
作        者:杏林箫客
发表时间:2006/5/18 15:35
文章来源: 民间中医网 ,更多精彩内容,请访问民间中医http://www.ngotcm.com/

=========================================

(一)

如果稻田里出现稻虫,中医解决的办法是:保持生态平衡,让青蛙吃掉虫子。某些西医则会不屑一顾地说:你那种方法太原始、太落后,没有实验数据,不科学!要科学杀虫,必用杀虫剂。我这杀虫剂是耗资N亿美金,由N位院士、N位士、N位硕士,经N年潜心研制而成,获得过XXX奖,保证一瓶下去,一扫而光!用过之后,果然如此。不但稻虫灭绝,而且,稻田里鼠、龟、蛇、泥湫、善鱼、麻雀、青蛙也都渐渐绝迹。

明年出现更多的稻虫怎么办?那就用更多的杀虫剂。我们生产一代,研制一代,储备一代,总在不断更新。那象你们,老不长进,几千年来一直沿用同一种古老的方法。

我用天然的方法解决问题就是落后的?你用科技的方法解决问题就是先进的?在我看来,天然的才是最好的。科技在改造自然方面, 它的革命性有多大,它的破坏力就有多大!这一点,体现在医学上的结果就是:越治病越多!也就是患病的人越来越多,同时患有多种疾病的人越来越多。

有人患多种慢性疾病,每天要服七八种药物,多年如此,胃出了问题,肾也隐隐作痛,估计肝也好不到那里去。我让他在公园里找人学太极站桩,并递减药物,半年之后,神清气爽,判若两人。如今,已彻停药。

我深信,患者所服用的药物绝对是科学的产物,但它一定比天然的方法优秀且适用吗?

人体有着强大的、完美的自我调节能力,这是人类历经漫长的进化之后所凝聚的精髓,是任何药物都替代不了的。“不去破坏人体这种本能的、天然的、与生俱来的自我调节能力”是维护健康的最高法则!如果用科技的方法去破坏人体的生态平衡及自我调节能力,那么,只能说手段是先进的,后果是严重的,本质是愚蠢的。而且,手段越先进,后果就严重,本质上就越愚蠢!

也许,很多成果都是科学的,但科学的成果如果不能恰当运用,站在更高的角度来看,也就不科学了!而中医一开始就与哲学融为一体,用哲学指导“医学”,所以,它才有着如此强大的生命力。

曾有人言:人定胜天!将荒山、湿地都改为良田,结果,水土流失,山洪泛滥,沙尘四起,于是,如今又忙着退耕还林。

宇宙万物,相生相克,相依共存,尊循着天然而完美规律及法则。人类在多大程度上改造自然,就会在多大程度上受到自然的惩罚。中医顺于天道,法于自然,从不强行改变什么。所为者,在于恢复人体原有的平衡与状态,是一门合乎“道”的大学问。而某些看似科学的东西,真的那么科学吗?


(二)

天价医疗事件之后,一小撮反中医份子暂时偃旗息鼓了一阵子,最近,又静极思动,开始了新一轮的鼓噪与狂吠!

“是坚决取缔中医的时候了”!

“为什么”?
  
“因为它不符合科学的标准”

“到目前为止,人类对于科学一词的定义,尚无公认的、统一的标准。所以,要反中医请你直说,但不要盗用科学的名义!不要以为穿上科学的外套,你就成了科学的化身;不要以为高举科学的大旗,你就成了科学的代言人!科学一词无任如何定义,最根本的精神不会变,那就是----实事求是!而你们这撮张口科学、闭口科学的人何时尊重过事实?!”

反中医者说:中医是巫术、是骗子、是心理安慰疗法。有人居然发出了这样的置疑:“中医能治病吗”?

中医纵横数千年,治病万万千,到了今天,竟然有人敢问:“中医能治病吗”?这个问题目相当于:米饭能充饥吗?问这个问题的人如果不是白痴,就是无耻!

“中医能治病吗”?答曰:中医不但能治病,而且对许多内科疾病的治疗效果比西医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服气是不是?那就比一比啊!

当中医拿出事实之后,有的人就退而求其次,改口说:中医是有那么一点效。

“那么一点效”是多少?是5%有效?还是95%有效?

如今大量的中药针剂如丹参注射液,参脉注射液、双黄连注射液、清开灵注射液都在被西医广泛使用,问问他们,效果如何?!

有人又说了:那已经成了西药了。呵呵,明明是中医研制开发的东西怎么就成了你的了,莫非中医就不能与时俱进了?药物提取的化学技术不是你独家享用的吧?我的儿子让你抱抱难道就成了你的儿子?呵呵,无耻不?

(三)

天人相应,天人合一。人是自然的产物,人与自然有二个共性:

1、完美的自我调节能力;

2、天然的生态平衡。

除了极少数先天性疾病患者外,绝大多数人原本是无病的。所谓生病,其实质就是由于种种因素,破坏了人体原本完美的自我调节能力及天然的生态平衡。然后,代谢失常,产生一系相关列症状。中医的治疗,其实是通过各种方法,借助人体本能的自我调节能力,使之恢复到原本正常的状态,再一次达到人体的生态平衡。

比如:同样是胃溃疡,有的患者爱吃冷的,而有的患者则恰恰相反----怕吃冷的,中医会相据寒热虚实之不同而分别用药,而西医则基本上都是以杀灭幽门螺杆菌为主。在中医看来,幽门螺杆菌其实是人体内环境失去生态平衡后的产物,当人体内环境恢复生态平衡时,幽门螺杆菌也就无法为患了。

中医的“寒、热、虚、实”都是对整体“势态”的描述;西医的炎症、炎症、炎症都是对具体致病因素的描述。中医针对的是整体的“势态”,西医针对的是具体的“因素”;中医的标靶是动态的,西医的标靶是静态的;所以,对于同一种病,中医的治疗方案有时截然不同,西医的治疗方案往往千篇一律。

一百个人用同一种治疗方案,西医称之“标准化”;一百个人用一百种治疗方案,西医称之为“个性化”;它怎么做都有理,中医怎么做都是不科学!

中医经得起重复验证吗?当然!由于中西医针对的标靶不同,验证的的对象必然有异!中医重复验证的是证,西医重复验证的是病。

比如:白虎汤证,它针对的体征是:“大热、大汗、大渴,脉洪大”。临床称之为“四大”。

无论是什么病:麻疹也罢,肺炎也罢,糖尿病也罢,只要出现了以上一组症状,就可用白虎汤治疗,而且,用之必效!

中医调整的是状态。疾病在不同的阶段,表现出不同的状态,中医必须要随机应变。而西医如果认为是炎症,从始至终只需消炎即可。

不尊重中医的特点及客观规律,将西医帽子(标准)强加在中医头上,戴不上去就说:你的脑袋没长好,中医不科学!

中医早在东汉时期就已基本成熟,而西医只是在抗生素发明之后才正式站立起来。与中医相比,西医还稚嫩得很,让中医符合你的标准,凭什么?

附:【转贴】中医药“单挑”SARS成功
    
                                          本报记者 赵安平

6月9日,卫生部中日友好医院第十二SARS病区的3名SARS患者在病房里悠闲地踱着步子,再过几天,他们就可以出院了。加上前几天陆续康复出院的13名SARS患者,中日友好医院的大夫们在这16名SARS患者身上创造了一个全球第一的纪录:使用纯中医药的方法治疗SARS获得成功。

5月8日下午,吴仪副总理在中南海主持召开了中医药治疗SARS的会议,中日友好医院中医内科主任仝(音同,tong)小林应邀与会。会上,吴仪指出中医是抗击非典型肺炎的一支重要力量,要充分认识中医药的科学价值,积极利用中医药资源,发挥广大中医药医务人员的作用,中西医结合,共同完成防治非典型肺炎的使命。

仝小林告诉记者,就是在5月8日的这次会议上,吴仪副总理问了大家一个问题:用纯中医药的方法治疗SARS效果会如何?当时,谁也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5月8日会议结束后,仝小林回到医院,马上着手进行纯中医药治疗SARS的研究。

作为中医药大学.html" target="_blank" class="relatedlink">南京中医药大学原校长周仲瑛的第一个博士生,1985年至1988年,仝小林跟着老师做了一个国家“七五”重点攻关课题:“病毒性高热的中医治疗”。当时,病毒性疾病流行性血热.html" target="_blank" class="relatedlink">出血热的死亡率是7%多,仝小林他们采用中医分期辨治的方法治疗了1400多例流行性出血热病人,把死亡率下降到1.1%,此项成果获卫生部甲级奖。周仲瑛课题组后来又用中医药治疗了流脑腮腺炎病毒性肺炎等病毒性疾病,都取得很好的效果。毕业后,仝小林选择的主攻方向是中西医治疗糖尿病。这次SARS袭来后,仝小林当年用中医治疗病毒性疾病的经验派上了用场。

仝小林在他主管的第十二病区挑选出5月8日开始收治的16名还没有经过西医常规用药治疗的新发SARS病人,这些患者年龄最小26岁,最大63岁,入院时都有发热,且热程较长,部分有咳嗽、肌痛等症状,他们的胸片均有不同程度改变。

治疗上,仝小林课题组从中医的温病理论出发,使用4月份以来总结出的“四期八方”中医治疗SARS方案,同时做到不使用糖皮质激素抗病毒药物、免疫调节剂等西医常规用药,在没有明确的细菌感染证据前,不使用抗生素,疗效非常理想:经综合评价,病人平均退热时间为4.44±1.46天,胸片显示肺部斑片状阴影平均吸收时间为10.87±2.92天,治疗期间,无一病例病情发生恶化。初步测算人均治疗总费用约6千余元,仅为非中医疗法的1/3。仝小林课题组对SARS的基本病因病机作了系统的中医学描述:嗜肺之疫毒由口鼻或皮毛而入,邪居肺卫,酿热蕴毒;由卫传气,由气及营,气营两燔,毒瘀互结;热毒、血毒、水毒损络伤肺,旁及心、肝、肾;肺之气络大伤,宗气外泄,阴阳不相维系,终至元气外脱。仝小林说,早期的、肺部有变化的SARS病人,用纯中药完全可以治疗。他同时强调,做这个研究不是为了与西医比高低,中西医结合,通过多种途径找出最佳的治疗方案才是真正的目的。目前他们总结出的治疗SARS的总原则是:除热务尽,毒炎并治;开畅肺气,下不厌早;预防截断,发于机先;多期重叠,抓住主症;多脏受累,谨防突变;多种剂型,综合施治;中西合璧,优势互补。
    
《健康时报》 (2003年06月12日第一版)
  
                                             
【转贴】北京染非典医务人员超1/3骨坏死 广东尚无病例

南方网讯 记者昨天(16日)获悉,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重点课题“中西医结合治疗SARS患者骨坏死的临床研究”日前在北京启动。据粗略统计,在北京感染SARS的医务人员中,有1/3~1/2已出现骨坏死,而我国其他一些地区也出现了此类病人。尽管广州还没有发现类似的病人,但广州的一些专家明确指出,治疗“非典”时,大剂量使用糖皮质激素可能给患者带来严重骨科并发症———骨坏死,目前并不为广大患者所知,应该引起卫生部门的重视,对广东省的非典康复者进行跟踪调查。

治愈非典又发骨坏死

多表现为股骨头坏死,也有踝、膝等关节坏死

北京联合大学中医药学院附属鼓楼医院院长李翔发现,本院一位患SARS后痊愈的医务人员新添了一个毛病:大胯疼。这引起了李翔的高度重视:会不会是别的医院也曾经发现的SARS后股骨头坏死?她建议本院4位曾感染SARS的医务人员做一次核磁共振检查。结果,4个人中有3个人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股骨头坏死,其中两人尚未出现任何临床症状

据悉,北京已出现了不少SARS痊愈后骨坏死的病人,这种骨坏死多表现为股骨头坏死,也有人出现踝关节膝关节、肩关节坏死。由于医务人员职业的敏感性,首先发现症状和问题的多是他们。据粗略统计,在北京感染SARS的医务人员中,有1/3~1/2已出现骨坏死。在前不久世界卫生组织召开的有关学术会议上,SARS病人出现骨坏死问题引起高度关注。我国其他一些地区也出现了此类病人。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髋中心的专家已经为北京60位患有骨坏死的非典康复者进行过会诊。
    
激素用量过大是主因

一医院3000多例股骨头坏死病例中,激素性股骨头坏死超1/3

临床实践已经证明,应用糖皮质激素类药物治疗各种原发疾患可导致骨坏死病,其中股骨头坏死占98%,其余2%为肱骨头、掌骨和距骨坏死等。

据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骨科教研室主任何伟教授介绍,糖皮质激素包括甲基强的松龙、强的松、地塞米松、氢化可的松等,该类药临床应用十分广泛,具有良好的抗炎、抗过敏等作用,在许多疾病的治疗中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如系统性红斑狼疮、急慢性肾小球肾炎器官移植术后、严重创伤、皮肌炎、过敏性疾病、中枢神经系统疾病等,几乎涉及到临床各科,也是治疗“非典”的主要药物之一。但治疗“非典”时,大剂量使用糖皮质激素可能给患者带来严重骨科并发症———骨坏死,却并不为广大患者所知。

何伟教授指出,需要注意的是激素的大剂量使用已成为骨坏死特别是股骨头坏死的最主要原因,根据他们科3000多例股骨头坏死的住院资料统计,激素性股骨头坏死超过1/3.股骨头坏死一旦发生,如果未经治疗,至少有8 0%的患者将“遵循”坏死-塌陷-髋关节骨性关节炎的发展规律,在伴随髋关节疼痛的同时,逐渐导致关节活动及行走功能部分或完全丧失,患者因而丧失劳动与生活能力,危害十分严重。因此,对于不幸遭受“非典”的患者,在庆幸“非典”得以康复的同时,应警惕骨坏死特别是股骨头坏死这一并发症的发生可能,做到早发现、早治疗,从而避免其带来的严重后果。

广州尚未发现此类病例

SARS确诊病人状态跟踪评价项目已将是否出现骨坏死列为调研内容

就广州乃至广东有没有出现骨坏死的非典康复者,记者昨天致电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王智琼,王智琼表示卫生厅目前没有收到一例相关的报告,但他们已经收到其他地方的信息报告,“我们将会关注此事,但未接到卫生部的相关文件,目前还没有具体措施”。

记者又采访了医务人员感染最多的中山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的副院长黄子通,他说他们已经注意到这件事情,但目前还未发现医院曾经感染非典的医务人员有骨关节疼痛的现象,还未有计划组织他们进行系统检查。

而目前正在对100位左右的非典康复者进行系统跟踪调查的广州呼吸疾病研究所实验部主任郑劲平告诉记者,目前未发现出现骨坏死的病人,但他承认之前他们对这些康复患者的跟踪调查并没有包括是否造成骨坏死的内容。

针对上述情况,有关专家表示这可能与广州在使用糖皮质激素救治非典病人时比较注意适量有关,但仍有不少被救活的危重患者被施用了大量的糖皮质激素,当时为了救命无可非议,但警惕可能引发的后遗症同样是一种负责任的态度,何况谁也无法估计因为非典的特殊性,它的影响到底有多大。

令人比较高兴的消息是,记者从广州呼吸疾病研究所实验部主任郑劲平处获悉,目前国家高新技术研究发展计划(即863计划)已经将跟踪全国400例SARS确诊病人的生理、心理等状态的评价作为一个项目启动,广州呼吸疾病研究所是参与单位之一,该项目已经将是否出现骨坏死列为调研内容。据郑劲平透露,他们的工作从10月份开始,将会对被调查人做血液、骨X光、骨密度等方面的检查。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重点课题“中西医结合治疗SARS患者骨坏死的临床研究”日前已在北京启动。这一受到世界卫生组织极大关注的研究,将采用随机、双盲双模拟、平行对照、单中心临床试验的严格方法进行。

本文内容由 知恩 提供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下级分类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