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 民间中医网!

民间中医网

 找回密码
 立刻加入
正宗温县铁棍山药鲜品10号前付款预定95折!12月17号发货!
民间中医网 民间中医网 中医畅谈 查看内容

【分享】医学的目的与中医学研究 (陆广莘)

2010/12/2 19:58| 发布者: david92003| 查看: 1214| 评论: 2

摘要: 现在我们医生也好,医学生也好,是否都一致认为,医学的任务就是千方百计找毛病的,医学的发展或者水平的评价就是看它寻找疾病的能力,千方百计发现疾病的能力,确诊疾病的能力。企图通过它对疾病的认识,,从而发展相 ...


【分享】医学的目的与中医学研究 (陆广莘)
作      者: 无智亦无得   
发表时间: 2007/3/23 12:00     
文章来源: 民间中医网 ,更多精彩内容,请访问民间中医http://www.ngotcm.com/
=========================================


医学的目的与中医学研究(全国名老中医专家临床经验高级讲习班第一期    主讲人 陆广莘  根据录音整理)

现在我们医生也好,医学生也好,是否都一致认为,医学的任务就是千方百计找毛病的,医学的发展或者水平的评价就是看它寻找疾病的能力,千方百计发现疾病的能力,确诊疾病的能力。企图通过它对疾病的认识,,从而发展相应的争对疾病的治疗方法和预防方法,来得到征服疾病和消灭疾病这个目的。近百年来,几乎,把这个观点成为一个至高无上的命令。我们医生也这么认为,病人也这么认为。有的边缘地区病人到大城市,找大医院,找名医,首先就是要企图能够找出毛病来。确诊这个病在什么地方。那么这样一个观念,就叫疾病医学的医学观。这样一种医学观呢,使我们中医在二十世纪以来,一直长期被认为是落后的,是原始的,或者是不科学的。

原来的北大校长胡适曾经有这么一段评述,也代表了社会一般的看法:他说西医啊,能说清楚他得的是什么病,虽然治不好,但是,西医是科学的,或者说,就是治不好,也是科学的。第二句话:中医能治好他的病,就是因为说不清楚他得的是什么病,所以,中医不科学。因此,二十世纪以来,曾经广泛流传着:“有疗效也不等于科学。”那么自从1895年,从日本引进“科学”这个概念以后。到五四运动,所谓德先生赛先生,这个“科学”这个概念在我国成为一个非常至高无上的地位,不科学就认为就是坏,就认为是落后。因此,中医就走上了一个悲惨的命运。当时,无论是北洋政府,还是南京政府主持卫生工作的人员,多数是从日本回来的,根据日本的经验,消灭汉医,所以,他们把这个办法拿到中国来,在1914年,把中医排除在教育系统之外,1929年通过了废止旧医案,要把中医消灭掉。这个观念如此深入人心。因此我们就要问:到底医学是干什么的?医学是不是科学?医学是不是必须是科学?

所以第一个问题:医学是干什么的?中医要走什么路?医学的目的,1993年,我们接受美国哈歇尔·森特的邀请,他们发起了一个“医学的目的”国际研究计划。WHO副总干事跟他们说,你们这个课题必须邀请中国参加,因为中国是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后来发展中国家还有智利,还有印尼也参加了,其他的都是发达国家。为什么在90年代要讨论医学的目的呢?要讨论医学到底是干什么的呢?为什么要讨论这个问题呢?就因为当代世界性的医疗危机。当代世界性医疗危机表现为什么呢?从社会上,从政府从国家上来说,或者从家庭上来说,医疗费用不断上涨。涨到什么程度呢?涨到93年美国的医疗费用全年是9300亿美元,相当于它国民生产总值的40%。所以克林顿上台以后,就让他夫人来从事医疗改革。那么为什么医疗费用会不断上涨呢?所以93年这样一个国际研讨计划里面,第一个断言:当代世界性的医疗危机主要是由于争对疾病的技术统治医学的长期结果。就是说,第一个特点,是技术统治了医学,术统治了学,”学者,术之。”学是术的本,术是学之用。而现在倒过来了,技术统治了医学,那么什么样的技术呢?是主要争对疾病的技术,是千方百计找毛病的技术,千方百计争服疾病和消灭疾病的技术。那么什么叫疾病呢?按照西医的、西方的这个现行因果论和微观世界本质论,要求找出病在什么地方?什么性质?什么原因?就是说病因、病理、病位。他认识的方向是向后、向下、向外。就是回答,现在的过去,就是病怎么来的?是什么地方?这是往下走,微观世界本质论,由器官到组织到细胞到分子,往下走,认为愈是低层次的愈能反映事物的本质。因此,现在到一个什么情况呢?我们评全国青年的先进科技工作者,说某某某,他是硕士研究生,做到什么水平?做到细胞水平。某某某,他是博士生,他做到分子水平。就是说分子水平比细胞水平高。这么一个社会观念,这么一种科学观。它回答的是现在的过去,它怎么来的。那么它找出了病因,找出了病理,找出了病位,那么相应的去发展发明消除病因的,纠正病理的和清除病灶的治疗手段。

本世纪初1901年,艾里喜发明了锥虫红,开始了对锥虫病的药物治疗,一种染料,叫锥虫红,开创了化学疗法的先驱,以后他又发明了606,914,于1908年得诺贝尔奖。但是他给我们启发一个临床案例,这个案例是什么呢?他就是说,在试管里用锥虫红治疗杀灭锥虫的剂量需要六分之六。在动物身上,就是得锥虫病的动物身上,只需要六分之一。在试管里,需要六分之六,在动物身上只要六分之一,那么换一句话来说,还有六分之五从哪里来的?这是一个很值得思考的问题。类似这样的六分之一的案例,还有一个,就是在六十年代,在上海第六人民医院儿科的钱潮教授。治疗小孩的急性中毒痢疾,中毒性痢疾的死亡率很高,死于高烧,DIC,休克。但是钱潮教授就用六分之一的剂量,六分之一的治疗量,抗菌素,取得了一个把死亡率降低到20%以下,生存率达到80%的效果,很奇怪。为什么只用六分之一的剂量,反而使得疗效提高?全量的死亡率80%。那么他的理论就是说,全量的治疗,使得体内的细菌大量死亡,而死亡的菌体,它的细胞膜,脂多糖崩解之后成为类毒素。而大量类毒素的释放,引起体内强烈的反应,产生高烧、休克和DIC。那么他用的是六分之一的剂量,这个剂量仅仅是抑制细菌大量繁殖。那么我们要问了,他最后是谁去把身体里的这些细菌把它处理掉的?那么这两个问题,实际上最后解决问题的是身体内的修复能力,抗病能力,调节能力,健康能力。这个案例给我们怎么一个启示呢?就是医学对人们的健康的贡献度有多大呢?你做为一个医生,治好病,你的贡献有多大呢?大概是六分之一。如果,你要依靠身体里的自我的健康能力的话,你就要依靠他的六分之五,你的六分之一才能很好的发挥作用。

那么现在,从本世纪以来,我们所搞的消除病因的治疗,得出什么结论呢?很快就出现了抗药、耐药。我们那时候用青霉素,5万单位,现在一次就100万单位。现在的抗菌素已经到顶了,到最高级的抗菌素万古霉素,现在英国已经发现,已经出现细菌专吃万古霉素的,以万古霉素为生存的。美国的40%以上的结核病人是耐药的。疟疾呢?我们那时候有盐喹、氯喹、巴拉喹、克氯奎,都不灵,耐药。所以,咱们中国方面又发明了青蒿素。但是现在我可以奉告,中药研究所的实验室里面已出现了抗青蒿素的疟原虫,不仅对青蒿素耐药,而且对当代所有的抗疟药耐药。这叫什么?这叫多源抗药----MD2。多源抗药这不就天下大乱了吗?多源抗药这就找到了基因,找到了它细胞膜上表达的P170蛋白,可以测定。比如说,上海第一医科大学校长是肝癌的专家,他在46例肝癌病人身上联合化疗,一组联合化疗,不是单味药,一个疗程下来,发现MD2的基因表达抗拮,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这类病人没药了,没药治了。所以,直接对抗的治疗,消除病因的治疗并不乐观,到一个时期,现在可以说走到尽头了。而且,它坏在什么地方呢?它坏在加速病原体的变异。换一句话来说,制造新的病源体,制造新的疾病。现在爱滋病为什么那么难治?就是一个爱滋病病人身上,实际上有十几个亚性,变异,很快变异。所以说人和微生物之间的斗争,没有穷尽之时。相反,我们在治疗广谱抗生素引起的伪膜性肠炎,大连医学院的康白教授把正常人的粪便稀释后,然后灌到病人的肠子里,叫做重建正常菌群。现在广告上的三株口服液啊,双歧杆菌,我说哪里来的,就从这里来的。当然现在不是从粪便里来了,从培养基里来了。原来杀菌,现在给细菌,细菌并不是我们绝对的敌人。我们体表的细菌数比我们正常的人体细胞数还大十倍,你杀不完,永远杀不完。可是,我们过去,中医治疗感染性疾病,在实验室无法证明它抗菌或抗病毒的话,就说它不能杀菌或是抗病毒。明天张琪教授也要来讲,张琪教授原来搞一个抗泌尿系感染的方子,实验室不能证明它能抗菌,要枪毙,那怎么行啊?它临床有效啊!难道感染性疾病就是要做抗感染唯一治疗吗?那么,后来证明,它可以降低细菌的粘附作用,它不粘附在粘膜上,引起不了感染。去年,我们召开一个全国会议,浙江报到了肺部的绿脓杆菌,他证明了它可以提高粘膜免疫的功能。所以一个感染,有细菌,有粘附作用,还有粘膜免疫。不杀菌,作用是在这两个方面,病不是一样好了吗?这叫什么,这叫生态,生态和谐,你活,让别人也活。因此,可以说,我们现在开拓了一条自体性感染和病毒感染性疾病的非常广阔的前景,中医学在这方面大有前途。

我们解放初治乙脑,现在治流行性血热.html" target="_blank" class="relatedlink">出血热,过去我们治肝炎,再早我们治天花、麻疹。谁动用抗病毒药物了?所以我记得,我87年在国外去治爱滋病。对方的首席给我们出了难题,出了两个问题,第一,你们中国有爱滋病吗?你们见过爱滋病吗?第二,你们带来了那么多中药,中国抗爱滋病你们有试验吗?我想这个玩意儿,对方挑战了,啊,不是我们要去的,是你们邀请的,你们的总统找到了赵紫阳和邓小平,说你们那么多爱滋病病人,你们治不起,因为ADT每人每年1万美元。那我们派谁啊?我们派西医?我们没有ADT,ADT的生产WHO需要登记,每年的生产量就是5000份,当然派中医了!好啊,这个家伙!其实我们在大使馆见面时,你可以私下跟我们谈啊,现在就要跟我们叫阵了,我跟旁边的翻译说,今天这一仗我们好好打!这是看不起中医啊,不仅是中国看不起中医,外国也看不起中医!他是英国皇家协会会员,英国留学的。所以我说,我们中国当时中国人还没有爱滋病,当时有一例爱滋病人是美籍阿根廷人,在中国来旅游,得了肺炎,最后死于协和,尸剖证明他是爱滋病,我们小组的这几位专家,都没去看过这病人,换句话说,我们没有见过爱滋病。但是,他的前台词有一句话,前台词是什么意思呢?就是你经历过的病你也许能治,你根本没见过这个病,你怎么能治好?!是吧?所以这句话我必须向他解释,虽然我们没经历过这样的病,但是,中医不仅仅是一门经验医学,它是一门理论医学,依靠中医的理论,可以回答西医的问题。比如说,过去,有没有放射病啊?过去有没有微波病啊?我们伤寒内经里边有没有关于放射病和爱滋病的描述?没有。但是,我们可以回答它。因为,中医并不是根据疾病来治疗的。第二,既然中国没有爱滋病,中国绝不允许进口爱滋病病毒做抗病毒实验,没这么傻。而且,是不是病毒性疾病必须用抗病毒治疗是唯一的治疗才是最好的治疗?不见得!就是我刚才说的,抗菌治疗,抗病毒治疗会加速病原体变异。在变异的过程当中出现了所谓的耐药。那么西药由于这样耐药的结果,研制费用就越来越大。

那么我们问,中药几千年来,为什么一直有用?没有象西药这一百多年来狗熊掰棒子一样,淘汰得那么快,是不是中药就天生的不会耐药啊?不见得!我在58年,我们医院做过黄连素实验,我们当时人民医院的细菌实验室在全国是第一流的,一年之内,耐药菌株78%出来了。所以,现在黄连素是三线药物,我们一线不用,二线不用,三线偶尔突击,有效,马上就撤回来。为什么?防止它耐药。但是在60年代初,四川医学院就做了工作,黄连比黄连素强,就不容易产生耐药。因为黄连素是抑制细菌代谢的某一个渠道,黄连可以抑制四个渠道,所以黄连比黄连素强,黄连解毒汤比黄连强。复方比单味药强,最好的是什么?最好是辩证论治。辨证论治好于复方,复方好于单味药,单味药好于单体。60年代初这么一个研究结果,应该把它放大,这是个典型。为什么?因为61年,我们全国的第一届的药理学会用对抗疾病的治疗疗效观来筛选中药,各大医学院校汇总,介绍经验,结果结论是什么呢?绝大部分的中药是阴性结果,阴性结果也者,就是无效。少量有效的药物,比如说能降点血压的,能降点血糖的,能够抗菌的,能抗点病毒的,但是,比同类的西药,大大的不如,你这个降血糖的中药不如胰导素,你这个降血压的中药不如一瓶挂液。从第一届药理学会61年一开了以后,中医工作就大滑坡。但是,临床有效啊,这样一个教训。

我们在70年代,全国开展了老慢支的研究,老人家不是容易得老慢支吗?在老慢支的研究的过程中间,那些老中医全部打入牛棚里去了。因为解放前不是说,“家无三担铜,不能学郎中”吗?那么不是地主则富农,所以参与研究的人,从什么出发呢?从老慢支四个字出发:咳、喘、痰、炎,止咳定喘化痰消炎,搞了个十八般武器,就是十八味草药-----单味药,现在还有吗?没了,经不起时间和实践的考验。好了,这是第二个案例,也是全国的。所以现在,有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96年管理局召开一个会,我被评为国家管理局的专家咨询会委员,我就说现在有一个奇怪的现象,研究药,什么叫一类药啊?成分清楚的单体。单体啊,一类药。什么叫二类药啊?单位药。复方?是三类药,辩证论治,是四类药。那么这么一种研究的指挥棒,能让中医重视辨证论治吗?啊?所以,结果我们招来的标,我们科研成果评审,某一个病,什么一张方子的临床疗效实验观察,好了,最近管理局制定一个文件,今后这样的标书不收了,一个病,一张方子,证有吗?没了。所以我那天在广州讲了,现在中药西化的特征是什么呢?一病一方,一病一药,一病一单体,不用辨证了,没了证的内容,这是第一个。消除病因的治疗现状是如此,我们再回答,前年卫生部审标,我参加评标,结果有好几个单位投标,投标什么?投标研究中药的方法来解决MD2的问题,解决多源抗药的问题,我说好!这是有种!中医就是要回答西医解决不了的基本问题,这是第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纠正病理。血脂高降血脂血糖高,降血糖,血压高,降血压,出血的止血,支气管痉挛就扩张,高凝状态有20种抗凝药。结果如何呢?结果现在,在70年代已经发现,不管什么样的降压药,不管利尿性的降压药,扩血管的降压药,什么什么的降压药,降压药应用了以后,血内的肾素和血管紧张素活性增高了。这什么含义啊?意味着身体内升高血压的机制被动员起来了。利血平现在用吗?很快被淘汰了。10年前,钙通道阻滞剂在实验室里非常漂亮,它能阻滞钙进入心肌细胞,进入平滑肌细胞,因而它能够降血压,能扩张血管,能解决心率失常问题,因此心肌梗塞之后认为,心率失常可以导致死亡,因而产生了一个实验,叫CST实验,叫心率失常控制实验。结果用了十年以后,回过头来一看,用这个钙通道阻滞剂的病人,随着他持续时间和用量,与病残率和病死率正相关。正相关什么意思?用的时间越长,死亡率越高。

所以,现在出现了一个叫循证医学的概念。今年在广州开过一个会,在北京我们医院也开过一次,华西医科大学。西医方面呢?在上海也开过一次,请了朝阳的胡达怡去讲的。为什么都心血管的专家来讲呢?就是从心血管这个方面发现这个问题的。因此,循证医学要求什么?要求治疗终点,要求预后判断。就是说,用了药以后三年五年以后不发病,而不是说,当时怎么怎么好。现在因此,降血压的治疗不是把降血压做为疗效标准,而是看用了降血压药之后,他心血管事件的发病率和死亡率是降低了,还是增加了?那么问题出在什么地方呢?问题就是受体超敏。受体阻滞剂的应用,原来细胞上一个受体,一组阻滞应用以后,它就变两个了,加量,加量变四个了,一减药,就反跳。这就造成两个现象,一个呢,吃上了还戒不了, 一减药就反跳,贴上膏药了。第二个,性病.html" target="_blank" class="relatedlink">慢性病复发增加了。谁有利呢?药厂老板有利,象这个高血压你降压药就要一辈子吃下去。血糖高,降血糖的药你要一辈子吃下去。有完没完呢?我说,即使有效,也是傀儡政权,也是药物维持的。最近,有提到<<辩与不辩>>这篇文章, <<辩与不辩>>这篇文章里面举了两个案例,里面说中医应该在哪方面应该起点作用?一个案例是激素副作用。用仙灵脾可以一定程度上改变或者降低激素的副作用,就说外源性激素的抑制作用,你外来的激素量越大,持续时间越长,身体产生这个激素的能力就越下降,结构萎缩。比如现在时髦的胸腺素、或者说干扰素,外源性的东西进去的越多,身体反而不产生了。这相当于帝国主义的商品倾销,美国的面粉啊,纱布啊,棉纱进来了,荣老板就关门了,荣老板谁啊?荣毅仁,民族资本家就跨台了,这是药的问题吗?这不是,这是医学思想的问题。能怪药吗?

第三,清除病灶,清除病灶要求长驱直入,直接争对靶点,长驱直入的结果带来了体内化学污染,带来了体内的抗源负荷过重。抗源负荷过重使得免疫应答引起错误,免疫超敏,自身免疫力和免疫缺陷病大量增加。象现在什么皮肌炎啊,红斑狼疮啊,肾炎啊,肝炎啊,心肌炎啊,类风湿啊,等等,那不都是自身免疫力吗,什么叫自身免疫力啊?自身免疫力就是文革期间,这派打那派,自己人打自己人。所以,疾病医学,直接补充和对抗的疗法,并不象我们有些人看起来那么先进,那么神圣。

实际上,这个问题的发现,不是从我们医学界发现的,首先从农学界发现的。1962年,有一个女科学家叫卡逊,写了本书叫<<寂静的春天>>,春天应该草木繁荣啊?好了,寂静的春天,草木长不起来了,什么原因啊?农药,化肥。农药的直接对抗,化肥的直接补充。化肥好不好啊?我是干校的,30年前我在干校,69年9月12日到干校报到,江西干校,让我管试验田,那个试验田号称“吨半”,品种号称叫“东方红”。亩产吨半是一亩可以产三千斤的,杆儿比我还要高,使劲儿施肥啊。有用吗?没用,这个是不计成本,是不是你给的越多就越好啊?不是的,给得越多越坏!所以现在我们就要吃绿色植物了,买的蔬菜希望不要有农药了,不要有化肥了。现在已经臭名远扬了,62年发表这本书以后,过10年,禁用DDT了,但是,到今天为止,辽宁的,沈阳的哺乳妇女,乳汁里还有DDT的成份。所以,在化学层次上,在分子层次上,理解医学现象的这样一种“先进”的观点-------问号!成为一个大问号!好象把生命现象用化学的东西说明这就是先进的,这违反进化论!降低到35亿年以前的历史来说明问题。化学界承认,认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和根本性,化学界合成的化合物现在有10万种对人类有危害。共性的危害有两个:第一个,我们身体外周的白细胞数,我们学医的时候是8000-12000,正常值,现在变成6000-8000了,你说减了多少?减了三分之一到一半。第二个,男性的精子数这100年来降低了一半,日本发现了,丹麦发现了,我们中国也发现了。中国现在8对夫妇中间可能就有一对不能生育。这是什么意思?第一,我们的国防军不行了。第二,我们繁衍种族的能力不行了。所以化学界,中国科技大学校长朱清时提出了一个“绿色化学”的概念,跟绿色植物一样,绿色,或者叫环境友好化学。环境跟我们人类要友好,而现在的环境已经不得了了!两个多月以前,北大邀请了一个药理学家,专门做了个报告,叫组合化学,研究组合了,不是研究往下分了!中药研究是里头遭罪最深的,为什么?你中医能治好病,但你中医理论不科学,所以中医能治好病呢,就归结到药的物质技术上去了。在药上做文章了,在药上做文章,那过去生物碱能找出来的,好,有效,生物碱找不出来的认为是无效。临床有效,实验室无效。你治疗有效,但实验室不能抗菌啊,无效。这个过程痛苦啊,多痛苦啊!做为一个中医工作者,他治好了病,实验室说无效,我临床明明有效。现在,中药又出现了一些新问题。去年12月在海南召开了一个GAT会, GAT这个词是欧洲提出来的,就是植物药和药用动物药的质量标准问题,起草者是中国药科大学的教授杨炎,说少则二三年,多则四五年,中药这个名词将不用了,要改成天然药物。不知道在座的这些同道们对此如何感想?中药能降低到天然药物这么一个水平来看待吗?日本人在研究中药的时候,提出了一个概念,叫“前体药物”。中医早就有这个词,什么词呢?说“人参能补气,然而人参不是气;熟地滋阴,然而熟地不是阴。”对吧?这个是中医的一个常识嘛!可西医界的观点不是这样的,我进去的激素就是激素,抗体就是抗体。那么人参应该是一个前体,实际上这个概念我们在60年代初,我的一个老师已经提到这么一个问题,他59年跟我学中医,然后62前跟我们开高级课,他说中医为什么六味丸、八味丸、麦味地黄啊什么的用的那么多,用得那么广泛,他说了里边其中一个药,山药,叫做薯蓣丸,薯蓣丸的薯蓣不就山药嘛,化学结构什么呢?%¥##(专有名词)它在身体里可以变成什么呢?可以变成X酮、镐酮、胆固醇,它是个原料。这有什么好处呢?就意味着允许身体内给予加工,给予自组织,而不是你给我什么就什么了。前体,是尊重了身体里的自组织能力,不是包办代替,包办代替叫做代化,“化不可代”。因此,8月28日,有一个会,叫21世纪中医的学术发展的研讨会上,我做了个发言:我说什么叫发展?发展,是一个自组织演化的前进上升运动。发展不是别人给你封的,也不是别人给你加的,也不是别人给你包装的,而是自组织演化的前进上升运动。那么医学的现代化发展应该怎么看?我说,应该是医学本质功能的前进上升运动。

现在,有四个现象可以供我们参考:
      
第一个,就是化学观点的医学观上升到生命层次的医学观。我在做报告的时候我们药监局的副局长在,仁德全同志,他是负责搞中药的。我们中医管理局的两位副局长也在,卫生部长张文康同志也在,我谈的第一个观点。就是说从化学层次来说明生命现象这个认为是先进的,不对。化学层次必须上升到生命层次。因为,化学物质对生命的自组织功能和自调节功能的损害在20世纪就大大地暴露了,就我前面所说的,都是化学物质已对生命的自组织功能和自我调节功能的损害。化学界已经有了绿色化学和环境友好化学的概念,已经在发展组合化学了,我们医学界还在走它那个(老路),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现象:生物医学向人类医学的转变。这个命题是1977年恩格尔提出来的,恩格尔当年的原话是这样:现在统治西方医学的模型,是生物医学模型,这个模型今天已成为文化上的至上命令,或者说它已经取得了教条地位。它认为:一切疾病的疾病现象都必须要用物理化学原理解释。任何不能用这个物理化学解释的,要从疾病范畴中开除出去,它对于敢于提出生物医学疾病模型的终极真理提出挑战,提出疑问的,敢于提出更有用的模型的人,视为异端。那么这篇文章出来以后,我们在广州开会,我们医学界广泛接受。所以我们大家现在广泛宣传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但是,心理、社会因素只有人类才有,所以我说,严格的说,应该说要生物医学上升到人类医学的模式去理解才行。

第三,要由疾病医学向健康医学转化。刚才说了,我们93年医学的目的的国际研究计划里边尖锐的提出了当代世界性的医疗危机,主要是由于争对疾病的技术统治医学的长期结果。因此,96年WHO有一篇报告,叫《迎接21世纪的挑战》,公然亮出这种观点,21世纪的医学不能继续以疾病为研究领域了,应该以人群和人类的健康为主要研究方向。不知道在座的同志能不能扭得过来啊!我们好象老是就认为,医学的任务就是治病,医学就是找毛病,医学的实践就是治病,我看这需要思想上有一个解放,不是因为洋人这样说了我们就这样,而是因为我们要从中医自身本质来回顾这个问题。那么,刚才说的恩格尔所说的“生理----心理-----社会”医学模式它实际上还是疾病医学模式,它实际上回答的是疾病的原因不仅有物理的原因、化学的原因、还有心理的原因、还有社会的原因,如此而已。它是个疾病模型,它没有超出这个框架。所以说,我们面临的21世纪没有几个月了,我们思想的转变是相当深刻,由疾病医学向健康医学的转化。

第四,对抗医学向生态医学的转变。1976年,WHO第一次召开讨论传统医学在卫生保健中的贡献问题,那个时候我们文化大革命还没有完全结束。那么WHO考虑到世界各国的卫生保健事业,光用西医解决不了了,而且费用越来越贵,很多发展国家享受不了这种高技术的治疗,而且很多发展中国家基本上实际上主要依靠当地的传统医学。这个后来国内翻译有一本书,里面的评价很好,这里我就不说了,很好,有进步。对于苏联东欧的情况如何,对于北美如何,对于拉丁美洲如何,对欧洲如何,对非洲怎么样?都具有分析,都有了解。有的地方是非常精辟,譬如说,反对仅仅把传统医学归结为药学的理解,就是“废医存药”,这个外国也有,不仅是中国有。它物质论嘛,你治好病,这是药的作用,就在药里面作文章。可是,用你的观点找出来的药,不灵!那么当时,对传统医学的定义,传统医学这个词儿,是非常模糊的,无法下定义,只能说是不是什么的什么。怎么下传统医学定义呢?就是说,现代医学、西方医学、科学医学、实验医学,或者说对抗疗法,这个出现以前就一直存在了的古老的,具有文化地域特点的治疗手段。西方医学的特点就是对抗疗法,血压高就降血压,发烧退烧,出血就止血。那么真正造成革命的问题,我刚才说了,冲击波,是60年代初农药和化肥。因为在人身的应用时间又短,又是个体,他死了也不知道。可是农业是大面积的使用啊!几年下来一看就不得了啊!这个人们就惊呼了!这个农药的危害,化肥的危害。最后就发现,中国人用有机化肥,哈,这个还很棒,土壤也不硬结,然后呢,庄稼也好,种的瓜呢也甜。现在,那化肥催出来的玩意儿,西瓜虽然又大,可是没味道,变了,我们现在吃的那个填的那个鸡,就不好吃了。要吃那种野食的那种鸡了,到上海去,他们说,要吃那种吃野食的鸡。农药化肥对医药界的冲击,从理论上加以树立,然后从观念上加以改变。那么这四个转变提出来供同志们参考。我相信,不是一二十年,二三十年,就能彻底改变的,因为习惯势力总是滞后的。那么,刚才《辨与不辨》这篇文章里面举了两个,一个是中药能不能帮助解决减轻激素的副作用。第二个呢,解决帕金森。治疗帕金森是用受体阻滞剂,越治后来病就越严重了,实际上是受体超敏。所以,中医必然也在自觉不自觉的解决西医解决不了的难题的时候,也在回答着这类问题。

那么医学到底是干什么的?我想,我们能不能今天这样看,用积极的观点看,医学它的本质功能是努力发现和发展人的自我健康能力,医学应该努力成为对人的自我健康能力发展服务的这门学问。人们说,对人类健康服务,但你这个为人类健康服务是空洞的,你怎么为健康服务?啊?你给了维生素了,你给了氨基酸了,就健康服务了?你必须发现和发展他内部自身的自我健康能力。这个概念啊它的前身叫“自我痊愈能力”,“自我痊愈能力”是在93年美国邀请我讲学的题目,就是说做手术后以后,伤口缝合,看它伤口愈合的情况怎么样,缝只是创造条件,真正长好是它自己的。伤口愈合好,是因为他年青,因为他体格好,因为他修复能力强。如果一个人很衰老营养不良,病了,他伤口就不怎么愈合,这是个痊愈能力。好,有病的时候,人有痊愈能力,那没病的时候呢?有维持机体健康的能力啊!天气有变化了,外面有感染了,有污染了,很多人都是没有病嘛,所以,原则上说,生理学的主题,就是稳态和适应是如何实现的。

1970年的时候,西德有两个科学家,在《未来学》的一篇著作里头,预测2000年就是当时三十年后医学的发展,他指出来,医学的发展要具有质的飞跃,它的标志是什么呢?标志就是对于调节机制和防御机制的活动原则。请注意,仅仅是活动原则,因为细节是无法穷尽的。但是你得重视,你得重视人体里的稳态调节,重视抗病反应机制,防卫反应机制。20世纪给我们的教训,从农药化肥出来以后,直接对抗、直接补充。直接对抗、直接补充是在物理化学的原理上建立起来的,而忽视了生命的本质。生命的本质从贝他洛非对生命的本质下了个定义:生命的本质在于生命物质过程的自组织性和它的自我调节性。这是现代语言,中医怎么说,自组织性中医叫“气化”,自我调节中医叫“神机”,《六微旨大论》里面不是说“升降出入,无器不有”嘛。无器不有指什么?世界观啊!没有一个器没有的,这不是世界观吗?所以说中医的世界机是有机论的世界观,是生命的世界观,每一个个体都是升降出入的主体性开放系统。因此,“升降出入,无器不有”,所以“气者,生化之宇”,是生生化化的一个容器。“出入废,则神机化灭;升降息,则气立孤危”“气止则化绝,神去则机息”(《五常致大论》)。我们到八宝山告别,跟谁告别?跟遗体告别。为什么?死了。死了怎么解释的?人活了100岁,活到120岁,人百岁五脏皆虚,神气皆去。最后剩下什么?剩下形,形骸独具,完了。形体在不在?在,还摆在那儿。也许盖上党旗了,洒了很多花,他没法跟我说话了,我们跟他告别是跟遗体告别啊。所以,真正的生命是气和神,是气化和神机,是气化的自组织,是神机的自调节。什么是自组织?鲁迅先生说,他好象头老牛,吃的是草,挤出的是奶。怎么进来是草,出来是奶呢?由草变成奶是一个自组织过程吧!对不对?是这条牛的贡献对吧?吃进来是草,挤出来是奶。自组织,是自组织!不是别人给的组织!自调节,是对内稳态的调节和对外适应的调节。

我们中医的发展史上,就是一开始,就受到疾病医学的冲击。我们从中西汇通开始,到衷中参西,到中医科学化,中医现代化。总的说来,向疾病医学学习。说中医保守,我不承认。我有三个数据,说明中医不保守。第一个,我的老师的老师都学西医的,我的老师章次公先生是卫生部中医顾问,他在上海开业的时候,请西医大夫来教听诊,教叩诊,这是一个学者的风度。所以说,中医界的老中青都在学西医,而西医有几个人来学中医的?不是毛主席强调西医学习中医,有多少人啦?当年,动员西医学习中医的前提,就社论上说关键在于西医学习中医,前面的前提没了,后来就误导了,就是说中医的发展,中医的振兴,中医的继承都是关键在于西医学习中医--------错了!毛主席原话不是这样的,毛主席的原话是什么呢?解放初,我们这里当年都经历过中医进修学校。什么叫中医进修学校?进修什么?不是进修中医,学西医!中医进修学校是学西医的!学了1年多西医后,回去以后变教材了,这教材里边还不都西医的东西吗?所以,中医学西医不用动员,不用提倡,实际上中医界是开放的,是在努力学习的。毛主席说的什么?中医在野,西医在朝。西医不懂中医,不了解中医,轻视歧视中医。所以现在关键不是中医学习西医,而是西医学习中医。这个弊病是这样来的!所以后来把希望都寄托在他们身上了,中医没事了,不关中医的事了,中医缴枪不杀!

本文内容由 知恩 提供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知恩 2007/7/3 16:24
医学的目的与中医学术研究三

他说,西医大夫请你会诊,你必须要知道西医大夫诊断的这个病是什么,对吧?西医对这个诊断和指标的意思你要知道,要“心知其意”。第二句话叫“不为所囿”,不能被它所束缚。我说,这句话对我来说是一辈子受用,因为什么呢?他找你想解决问题,你也是思路跟他一样的,我还是刚毕业,对不对?我初出茅庐的西医,还不如他呢!你帮他个什么忙?要帮忙就拿我中医的玩意儿来帮忙。

我在86年做了个报告提到,当前中医界的使命是什么呢?我们各个医院,老中青,都在和现代结合,但是现在的检测手段有哪些东西能纳入到你辨证诊断里头呢?白细胞2万,你说是属于热还是属于寒?转氨酶高800和转氨酶200你用药有什么区别?糖尿病的指标高或低,你用药是不是有上中下区分?根本不是那么回事,跟这没关系!那么,换一句话说,到今天为止,经过100多来年中医学西医过程中间,把这些指标也学来了,但是只能是在辨证论治的外头,做为治疗前后的参考指标。为什么叫参考指标?比如说皮下出血性紫癜,出血,我们中医认为是脾不统血,我吃药以后,不出血了,可是一查,血小板长得不多,好象没有长到5万以上,西医说没效,我说有效,病人说有效。这个怎么弄呢?我做实验,实验观察在电子显微镜下,血小板的伪足正常,脾虚的这个伪足搭桥搭不上,健脾药一用以后,伪足就正常化了,它们之间能发挥它们之间的本质共同作用了,这是我们有证据的。这个脾虚的题目呢,我们是后来者居上,全国广州啊,我们北京中医院啊,成都都做,我们走在后头,但是我们走的另外一条路,他们走的是胃这条路,就是胃主降,腐熟水谷啊,我们走的是脾,运化津液,化生气血,灌溉脏腑,助阳升清,从而表现为,脾主四肢,脾主肌肉,脾主统血啊等等,后来我们发现四君子汤这类东西,脾虚的时候肠胃绒毛的尖端脱落,影响它的吸收,结果用健脾药以后呢,长起来了,长好了。这个工作被大连应用了,大连的康白教授他们就搞了个双歧杆菌,双歧杆菌用进去以后长好了,可再用又下来了,可健脾药一用,就变得长期稳定了。所以我说,中西医结合,这个倒是有点中西医结合的味道。

西医的直接补充,直接对抗有一定程度的有效性,但是认为它一统天下,可以解决一切问题,它向这个方向多走半步,它就谬误了。那么中医有没有呢?中医有没有这个历史呢?有啊!所以我在北医讲课的时候,人家说:虚者补之,盛者泻之,寒者热之,热者寒之,中医的治疗原则,对不对?他们说对,我说不对!我是中医研究班长,我说不对,不是我说的不对,是黄帝说的。呵呵!你们原文看看,<<病机十九条>>里面有,“夫百病之生也,皆生于风寒暑湿燥火,以之化之变也”。对吗?他们说对,我说不对!因为这是违反了正为本,邪为标嘛。对不对?不得虚,则邪不能伤人嘛。第二句话,经言:盛者泻之,虚则补之,请注意它上面写得有两个字,“经言”。这个“经言”这两个字,绝不是黄帝和歧伯对话的这个经。是他们以前学派的观点,或者我们假定是扁鹊学派的观点,这个是对抗疗法,盛者泻之,虚者补之,黄帝说,“方士用之尚未能十全,”这是第一个,所以十九病机下面就展开了。第二个<<至真要大论>>里面还有一段。“论言治寒以热,治热以寒,而方士不能废绳墨而更其道也。”我问我们研究生,这段话对吗?他们说对!我说错了!指出错的不是我,是黄帝,黄帝说:“有病热者寒之而热,,有病寒者热之而寒,二者皆在,新病复起。” (《至真要大论》)老毛病没去,新毛病又起来了!黄帝说得很漂亮,“因药病生”,“因药病生”是什么?是药物给的!所以对抗疗法的教训在《至真要大论》里早就有了。怎么总结?总结说:“初工凶凶,以为可攻,故病未已,新病复起。”(《移精变气论》)是谁的责任啊?初工。对不对?是医生的责任。医生的责任在什么地方呢?“病为本,工为标,标本不得,邪气不服。”(《汤液醪醴论》)病人是本,医工是标。治疗手段是什么呢?是标,病人的本------主要矛盾是什么呢,正邪相争嘛。是正为本,邪为标,你现在抓住了邪,我使劲攻,初工凶凶,以为可攻,你没有抓住证,你没有把证作为你的本,作为你的依靠对象,结果你治了半天,怎么样?邪气不服。去年在大连开会,去参观了旅顺,日俄战争的地方,我非常感慨,这段历史有如我们的抗菌药跟细菌在我们人体里打仗一样,我发现细菌了,我用抗生素打,脑子里没有人,战场在哪儿?在人身上,倒霉的是谁?人。旅顺这仗倒霉的不是我们中国吗?所以中医反对关门打狗,对外感性的疾病采取“给予出路的政策”,这文化大革命后期提出来的,“给出路的政策”。解放初期,麻疹性肺炎,麻疹性肺炎后来免疫学家描述它,就是肺泡里面有许多巨细胞,叫巨细胞肺,那时候没有电子显微镜,只知道里面有个胞体,实际上是病毒,定义为免疫缺陷,相当于现在爱滋病的免疫缺陷,祝教授他们用抗菌素治疗,无效,死亡率很高,请中医,中医怎么办呢?升麻葛根汤,透发,一透发疹子出来了,好了。这个透发就很有道理,用透发的治疗可以治病毒,可以治关节炎,可以治自身免疫病,是吧?可以治荨麻疹,对不对?这是个免疫系统的问题,我87年在国外治爱滋病的时候,我非常欣赏天津的二医院,有个女的,她就用升麻葛根汤来治疗粒细胞减少、血小板减少,有道理,有启发。所以,表证在中医是个大内容,太阳篇是那么多内容啊!那么,我刚才说了,皮肤类似于胸腺的功能,它皮下广泛分布着狼疮细胞,现在知道狼疮细胞是免疫抗原提升细胞,这里面奥秘深的我就不说了,时间来不及了。你不杀菌?对,我就是不杀菌,用透发的方法。

蒲辅周蒲老,今年他百岁时候,人家总结了很多,我说蒲老啊,一辈子两大战役,第一战役是成都,治腺病毒肺炎,第二战役是北京,治脑炎。他擅用的是《寒温条辨》里的升降散,升降散变方有15个,他用升降散治疗病毒性感染,效果很好,一般的感冒效果很好。最近一个案例,86岁,我的老朋友了,他五十年代就找我看病,他是一个医学编辑,跟医学院是非常熟。一天来了电话:陆大夫啊,我不行啦!我手麻,嘴麻,脸麻。他知道,是中风先兆,这种病人往急诊室一送,到那儿,我看就完了。怎么?这救护车一来,这急诊室环境,急诊室那个架势啊,病人一紧张,这扣越扣越紧,就完了。我说你别动,让保姆过来,接我的电话,我开个方子,什么药?僵蚕、蝉衣、葛根、赤芍、大黄、甘草6味药,快去买。哎――,过两天,来电话了:哎呀!陆大夫啊,他知道这是中风先兆啊,这种病人,所以说升降散还可以治心血管病,脑血管病,可以降血脂,这是络病嘛。李时珍也谈到络病,叶天士也谈到络病,所以说,外科方子可以用到内科,内科的方子可以用到外科,是吧?外感病方子可以用到内伤病,这就需要你融会贯通了。所以你钻进去以后,你就会觉得非常有味道。

昨天晚上,要我在开讲习班前写两句话,有些老大夫就写了,我想了想,我说写两句话,第一句话,是我老师临终前的遗嘱,“欲求融和,必先求我之卓然自立”。次公先生五九年去逝的,也是朱良春的老师,“欲求融合”,因为这个经历一个世纪了,我们的任务是融合,对不对?无论中医现代化也好,中西结合也好,中西汇通也好,都是要融合,现代的科学,西方的这个,要求融合,你必须先求你的卓然自立。“求我之卓然自立”,你有东西,你就吸收得快。现在我们的任务,就是在于我们不能有效的吸收利用西方科学技术。可以插一句话,国家去年从5000万开始启动中医的课题,清华北大有很大的积极性,我今年10月份在清华讲课,好多教授在听课,听完话又请我座谈,座谈后又请我吃饭。他们正好是清华的校庆,要跟我们合作。可惜,去年我们中医自然科学基金重大课题没有一个中标,没有中标,就是课题你形成不了重大课题。我们的学科领导人他不是中医的思路,这是很可悲的。他们知道内幕消息,开始5000万,明年就1亿,近两年就2亿,滚动式的,现在启动不了,这是我们中医界可悲的事情。所以从大体来说,现在看来,中医马上要恢复元气,还需要很大的过程,为什么卫生部90年代的三大方针,重点一个农村,一个预防,一个是继续振兴中医药,对吧?卫生部方面是这样要求,90年代贯彻始终的继续振兴中医中药,因此,为什么那些老一辈的中医,我们这些中医都学过西医的!你看看邓老的实验,朱良春的,焦树德的,这些都有现代实验啦,他不排斥!但他有赖于我们中医的自身水平-------科研水平,教学水平,医疗水平。

那么很重要的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就是叫做“知病知不病。”《方盛衰论》里面有段话:“知丑知善,知病知不病,知高知下,知坐知起,知行知止,用之有纪,诊道乃具。”这段话非常重要,没人注意这个问题。知丑知善,辨证里头的“知丑知善”,是什么?从致病作用中去发现它可被利用的治疗作用,就是化害为利化毒为药的医药,催吐药发现了,可以用作袪痰剂,是不是?更重要的是“知病知不病”,这句话非常重要,知病知不病就是通过临床表现,通过病态的表现,要发现它背后的生理功能。请注意,这个话呢,我是学的西医的话,阿根廷的一个内分泌医学家发现的,甲状腺的功能你知道吗?平时不知道,甲亢了才知道。脾脏的功能原来知道吗?我们学医的时候不知道,认为脾脏拿掉就行了,后来拿掉以后发现免疫功能下降,自身免疫病增多了。胸腺的功能知道吗?都不知道。就是当它病态的情况下,才能发现它背后隐藏的生理功能。好了,“知病知不病”,中医老早就有一个断语,我们在研究脾虚的时候,脾之善恶能知乎?它说,“善者不可得见,恶者可见”。所以我在总结脾的这个问题时,脾虚的时候,才能显示出脾的正常功能,在病态的条件下你才能知道它隐藏的生理功能。这是第二个。

第三个,就是说,“当其位则正”,你的脏腑,阴阳,气血,当它的功能位置正常时则正,“非其位则邪,邪则变甚,正则危”。危所以善者不可得见,亢尽胜,则二者可见。我们现在看见了这个东西,比如说我今天呼吸吐痰,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呼吸道的清除能力这个不足,对不对?那么你应该怎么办?止咳行不行?错了!要帮助他咳嗽,是吧?好,接下来这个概念,就是说我们所见到的临床现象,实际上都是人体为了保卫自己功能目的性行为,或者说都是主体性的抗病反应,不能都看成是打击的对象,见血压高就降血压,见血糖高就降血糖。为什么降压药反而使得身体内的升压机制被动员起来了?所以我在文化大革命前就提出了,血糖和血压不能做为我们打击的对象,文化大革命时给我贴大字报,但是,现在越来越证明我的观点是对的。为什么血压高?身体为什么要维持一定血压?身体为什么要维持一定血糖水平?重要器官要得到必要的血液供应才能维持它的活动,而大脑是最最要紧的,因此,升高血压它的目的,它的功能目的性行为目的性特征是什么呢?就是解决重要器官要得到必要的血液供应,如果你改善了这个,它就不需要升高血压,就象一个高层建筑,最高层是司令部,司令部它要水,要热,他的秘书就给锅炉房打电话了,锅炉房怎么办?锅炉房就加压啊!对不对?加压加到上面满足了,秘书不打电话了,如果加压加到还不满足,电话老打啊!电话在打就是肾素血管紧张素在提高。
高血糖和高血压的关系,我的老伴,早上一起来血压高,180/110,我说你别着急,你先吃饭,吃完饭以后150/90,我告诉你,老年人,肝病的,上午9、10点钟,下午3、4点钟,给他含块硬糖,这个时候出现低血糖,就会升高血压。低血糖的症状实际上是升高血压的症状,大家知道,心慌、手颤、出汗、嘴麻,是吧?这个是什么?这个是肾上腺系统的动员,在升高血糖的同时升高血压。这个我从哪里来的?从急诊室碰到一个胰岛细胞瘤,胰岛细胞瘤一进来,打呼噜,一量血压,呜----高的不得了,然后使劲降血压,根本不是!是低血糖所引起的。我们现在知道,高血糖,高血脂,高血压,动脉硬化,冠心病,等等,加在一起,现在提出一个观念,叫心脑血管病危险因子综合症,X综合征。就是把原来的病放在综合症的下头,在这个概念以前呢,认为这个综合症的前提是什么呢?是激素的问题,雌二醇和镐酮的关系,上海的匡老啊他们都持这个观点。国外的观点,现在提出来,认为是胰岛素病,胰岛素对抗是个扳机点,这个只是个参考,现在的意见知道里边还要加上高尿酸啊,尿酸血症啊什么等等。所以中医在治疗这个的时候,你知道这个背景,你也不要使劲去降血压降血脂降血糖了,对不对?冠心病,我跟学生讲课,“冠状动脉供血不全”这个词儿是不完全的,因为冠状动脉供血不全,你要扩张供血扩张血管,扩张血管的药一用,结果耳朵红了,脸也红了,别的地方也红了,可是呢,冠状动脉这儿硬化了,它扩张不了,医学上叫什么?叫缺血现象,越用扩张血管的药物心绞痛越厉害,血都跑到别的地方去了。你认为扩张血管,你瞎掰,扩张得了吗?这是一。

第二,中医胸痹的方子,第一个是瓜蒌薤白白酒汤,瓜蒌薤白半夏汤,瓜蒌薤白桂枝汤,然后有热怎么办?小陷胸。当然了,现在我们用方药,可能变化更大,那就说,心脏,作为一个血流供求的器官,它本身是为大家服务的,或者说它只用5%,还有95%是为大家服务的,别的地方要,它就无条件的给,对不对?你运动的时候,麦氏特试验,或者是抽烟血管收缩了,或者是一顿饱餐后S—T段波有变化,如果你是(),你能不能减轻胃肠负担?减轻胃肠负担,它心脏负担也就减轻了,胆肝系的问题,苔黄厚黄腻,温胆汤。人家说你这个温胆汤怎么也治心血管病?对,就这么一个道理,你如果说是晚上睡觉睡不好,恶梦,白天焦虑,紧张,大脑大量耗血,那当然心脏就是玩命的干,所以你得降低求,改善供,供和求是阴阳的关系,跟大脑的关系,跟胃肠的关系,跟运动的关系,是五行的关系,这不是阴阳五行吗?阴阳五行为什么不能用啊?思路要比你这个单纯的在那里活血化瘀要强多了吧?77年,岳老办了个中医研究班,全国各地省市一个人,让我去讲了一次,我讲了8个小时,上午4个小时下午4个小时,当时他们搞了个冠心2号,陈可冀也坐在前头讲,我说你们的心是好的,但是原来是一个气滞血瘀,然后呢,用理气活血的方子,做了多少试验,然后做了多少临床,100例,疗效多少,有78%,挺好。现在你变成冠心2号,这个冠心都是气滞血瘀吗?如果有气虚血瘀又将如何?痰瘀相关又将如何?所有的冠心病都这样吃,结果呢?理气药老用怎么样?破气耗气,对不对?所以我今天不是狂妄啊,我也许得罪人,现在时髦的宣传的那个丹参滴丸,它的构方还就是这个原理,我不是吹嘘我们研究所,我们研究所搞的4个方子:有阴虚的、阳虚的…..你起码有个系列的方子吧,单独一个方子,你时间一长,失败下来,就兵败如山倒啊,这个事例很多啊。病情会变,所以他现在花了很多投资,要打入FDA,但我们要请一些医学专家预测一下,这个理气药老用,是不好的。我们要采取补救的措施,理论应该要跟上去。因此我当时跟岳老写了一篇文章,“扶正祛邪”对不对?我说不完全对。应该要叫“扶‘正祛邪’”,正祛邪三个字是一个词组,正气祛邪的能力。“扶正”,是我直接补充,“祛邪”是直接对抗,“扶‘正祛邪’”我强调身体内有一个正祛邪的能力,是吧?就是痊愈能力啊,抵抗能力啊,免疫能力,我帮助它,而不是包办代替。这是第二个。

第三,就是流通自主演化。大家知道,”升降出入,无器不有,器者,生化之宇”,它自己生化就是流通,哪个地方不流通了,哪个地方就完蛋了,就坏死了,对吧?只有流通才能促进自组织,那么它气血流到胃,组成胃的结构和功能,流到肠子,就组成肠的结构功能,这个不需要我们包办代替的,对不对?因此,你只要解决气血津液的流通,因此《病机十九条》的最后一句话,就是“疏其气血,令其条达,而致和平”。这个话,李中梓的《内经知要》,就把它归结为,提高到这么一个高度,“一部内经之关要也,此治虚实之大要也”,中医的治疗方法,都是围绕这个东西,中医的推拿、膏药、用药内服,都是为了围绕这个东西……补之者血气方行,清之者血气方治,温之者血气方和,通之者血气方调,我现在再加一个,就是涩之者血气方凝,因为那时我在北医讲课,我希望理法方药一义贯通…..阴阳自和,病必自愈,请注意,自和。

第四个,就是稳态适应性调节。稳态适应性调节是中医的脏腑阴阳,那么请注意,在62年的时候,人民日报发表一篇文章,中医理论体系的核心是脏腑,阴阳五行把它给开除出去了。他企图用结构论来建构我们的理论体系,但是中医的阴阳依据,治病必求其本,本于阴阳,没了!诊断上谨查阴阳所在而调之,没了!治疗的目的,阴阳自和,病必自愈,没了!所以我说我们还不如韩国人,韩国人把阴阳做成他们的国旗了,成为他们文化的标志。咱们中国人见了阴阳,不科学什么啊就躲啊,把最核心的问题,非要说成什么朴素的唯物论,朴素的辨证法啊,非得要朴素两个字,为什么自己腰板不硬呢?阴阳是有机论世界观,美国的帕克,加州理工学院的一个物理学教授,就非常推崇阴阳。阴阳可以这样解释啊,在93年换届的时候,有一个导弹专家,问我,他是政协委员,我也是政协委员,他说你中医还是西医,他说我请教你一个问题,中医的阴阳怎么理解?我说,阁下从事什么专业,他说我是从事航天的,我说啊,中医的阴阳相当你们的导弹,啊,阴阳与导弹有什么关系啊?我说,你们导弹不是有目标吗?自己有目标吗?自己有动力吗?是一个自己的目标动力系统,我说阴阳就是自己的目标动力系统。目标是什么?目标是稳态的适应,动力是什么?动力是稳态适应性调节。啊,真棒!真棒!那你们比我们复杂得多了!所以我们和科学界要交流,我们不能自己老是东家贵,不敢做,老是自己就矮人一等,干吗?这是我们祖先的荣誉啊!韩国人能把它放在国旗上,我们自己就害怕!那么,我在这个阴阳里面是分了4条腿,出、入、上、下,这个你们去琢磨去。这是个开放系统,所以阴指的是什么呢?阴应该是一种什么状态呢?阴是指向稳态的自组织调节,就是它调节什么呢?调节自组织演化的,把身体的自组织演化影响到服从于整体的稳态了,属阴。那么,肝阴是属于为肝的稳态服务的,指向对外适应的目标的自组织演化,自调节。把自组织演化调节引向对外的适应的属于阳,不神秘嘛!阳主动,阴主静,阳主调动,阴主机制,这不就是调节吗?为什么说调节就时髦,说阴阳就落后了呢?

“五行”,我第一篇文章,1956年第一篇文章,就是讲五行的。当时要废五行,我不同意,“五行”实际上是一个循环前进上升的生命过程。生长壮老已,生长化收藏,咱们到北京的话,中山堂,中山堂前面有一个五色图,我们背靠中山堂往前看,南边是红的,北边是黑的,左边是青的,右边是白的,中间是黄的。对吧?东边青龙,右边白虎,东边是肝,西边是肺,他说你们这个中医怎么把肝弄到左边去了?他不知道中医的地图观念,中医地图和西医地图的观念不一样,西医的地图上北下南,右东左西,中医不是!上南下北,左东右西,所以从地图学的发展史上,这个视角是不一样。所以,中西医结合,我对它给予很高的希望。就是因为它们两者是不相同的,它们不同在什么地方呢?一个疾病也好,一个健康也好,都是正邪相争,这没错吧?但是这是一个什么过程呢?对于疾病来说呢,是邪侵正的间距大,正祛邪的间距小,邪气所凑,其气必虚。因此,如果邪这里做为病因的理解,邪侵正呢,是做为病理的理解,那么它在什么位置呢?就是病位的理解,那么这三个加在一起,就是我们今天的西方医学的疾病医学模型,对吧?有它的存在价值,但是,要包办一切,把这个半边天下不要了,它就要走向错误。“正”是什么?“正”是调节,刚才说脏腑阴阳是调节嘛,“正祛邪”就是抗病反应嘛,我们说的抗病能力,对吗?然后,病位传变,病位是属于空间的,我们中医非常重视传变,这个是时间的展开,这个正祛邪虽然弱了,但是邪它反而亢进,正象我们刚才所说的,血压高,并不是真的血压有问题,而是血液的供求有矛盾了,吐痰了,恰恰意味着肺的清除能力不足,在70年代初,有个专家提出了肾炎这一类的自身免疫病,基本上是由于清除抗源的能力不足,因此他提出来用免疫抑制剂,那些激素啊,环磷酰胺啊,因为一用免疫功能就压下来了……。那么,既然是清除抗源的能力不足,那么就应该把它提高啊,那么这里头我举两个案例,一个过敏性鼻炎,发现LgE增高,中药吃了有效,发现LgE下降了,他得出一个结论,说中药是免疫剂,把LgE降下来了,我说这个解释错误,为什么呢?他这种解释具有治疗和病因之间的关系,对吧?目中无人。我怎么解释呢?中药是提高了LgA的分泌,合成,粘膜免疫。而LgE呢,本身是有发动LgA的分泌合成的,但是它不成,所以它使劲增高,但LgE增高了,完成任务了,LgE不需要增高了,这个案例。第二个解释,肝炎的病人都有丙种球蛋白增高,高蛋白血症嘛,我们治肝炎的时候,开始用当归,这个西医啊用当归丸,现在用白凤丸,用了以后开始下降,他认为这个也是免疫抑制剂,把这个抗体抑制了,错了!中医中药实际上是提高细胞免疫力,细胞免疫成功了,抗体免疫增长恰恰是细胞免疫不成功的表现,这个也是阴阳的观点。就是说我们如果在理论上武装了,我们对于现代这些现象我们可以在高层次上加以解释,可以回答,而且,我们可以处理这类问题。那么好了,既然,我们向疾病医学学习,但是有个问题,就是我们过分的忘我了,我们向疾病医学学习的这种,过分的忘掉了我们的辨证论治。那么西医的认识方向是一个目标功能性诊断,后下外,中医的认识方向是前上内,中医的诊断是目标动力性诊断,西医诊断是本质原因性诊断,那么把中医中间的那个拿走,那不就是中西药结合吗?那对于我们健康疾病的认识是不是更全面啊?所以我是拥护中西医结合的,现在问题在什么地方呢?中西药结合理解被为用现代化研究中医就认为是中西医结合,而现代科学方法呢,又是标准,又是模范,又是现代的榜样,又是科学的化身,它来给你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它认为合乎它的就是精华,不合乎它的就是糟粕,那不就糟糕了吗?所以中西医结合的前提是平等。在某种意义上,我说生命体是只能往前不能拉回来,生长老壮已,是时间不可逆的,今天是1999年9月12日,过了这一天,以后就没有了,对吧?所以,生命是拉不回来的,只能往前,时间不可留。因此,更有价值的诊断是向前,是生命体运动目标,是功能行为的目的性特征。比如血压高,为什么?它是要解决重要器官的必要的血流供求矛盾,那么你帮助它解决不就好了吗?白细胞为什么升高?为什么发烧?发烧就为了清除病毒!所以病毒学专家做了这么个实验:把病毒感染的动物,三种动物放在不同的环境下,冬天,一种放在室外,一种放在室温,一种放在温箱,室外的几小时就死亡了,室内的24小时,48小时以后体内还有病毒,温箱里的动物体温升高1度,4小时体内就没有病毒了。所以病毒学家呼吁临床学家见发烧不要随便退烧,可是现在病人的家属,我们现在的科研成果的评定,好象退烧时间越短越好,不行!这种退烧退得越快越好的观念,我记得我们以前用安乃近,一打下去,呜--------往下降,变成36、35度了,孩子出汗啊,出得,我一看可惜,这多伤元气啊!现在这个药禁用了,我说我对小孩一律不用退烧药。怎么办?你给我用热毛巾擦澡,然后我给吃点表散的药,“给出路的政策”,什么升麻葛根汤啦和升降汤合用,北方交大,我的一个外孙,他小的时候就用这个方子,这个方子用纸裱啊,这家抄那家抄裱糊得国画似的,用了好几十家,现在他又生孩子了,现在这个小孩又生孩子了,不是说我的方子怎么怎么好,我的指导思想,给出路政策,这个是对的。

那么对于直接对抗,盛者泻之,虚者补之,寒者热之,热者寒之,中医就全部作废了吗?没有。中医怎么办呢?加以限制,三个原则。第一,“大毒治病,十去其六七”,对于西医而说,这是不可接受的,大家必须要根治嘛,对不对?那么“大毒治病,十去其六七”,我说对。95年我在张家界讲课的时候,我说我们老年病啊越来越多了,我今年也七十三了,我说要找病的话,那身上这个病那个病有的是,都管吗?我说生病不可怕,所以两句话,第一句话,“从错误中学习”,第二句话,“在待定中延年”。据说,一个人,一年里头有一两次得感冒的人很少得癌瘤,据说,这个人身体棒得不得了,平时不得病,但一生病就玩完了,是吧?就说小孩在发热生病的过程中间,他的免疫系统发育的时候,必须战斗,在战斗中成长,你一来就退烧,一来就退烧,结果呢?这个孩子变成虚弱儿。据说,英国人发现,小孩一天洗手洗5次以上的,抵抗力很差,所谓脏一点的,相反没病。所以说,不干不净,吃了没病,哈哈!我们在某种意义上承认无敌国无外患者…,孟子说的,一个国家没有敌国没有外患,这个国家就完了,现在的现代病,条件太好了,什么影视空调病,这种生活方式给我们带来了退化,那么中医最后的治疗目的是什么?并不要求邪的彻底消灭,只要“正气存内,邪不可干”就行了,“标本相得,邪气乃服”就行了,它服了就行了。你服不服?服?好,服了,行了!因为什么呢?因为第一,你不可能,你能把邪都消灭吗?你可能把细菌都消灭掉吗?你能把细菌都杀完了?你能把天气变化控制吗?你能把情绪心理的变化都消灭吗?不可能的嘛!适度的紧张对于人的健康来说,是有好处的嘛!第二,没必要,为什么?因为所谓健康,也是正邪相争嘛,对不对?没有邪,你怎么显得出你是正啊?不是敌军万千众,怎么显得你是我自屹然不动啊?对不对?不是风吹浪打,怎么显示出你是闲庭信步啊?英雄本色就在周围环境中体现出来。就是说,你的适宜能力越强,你就越健康。你换一个环境你就耷了,就不行了!所以现在孩子的教育为什么光智力不行,还要情商啊,很多功课很好的,到美国去自杀了。我们北医三院一个眼科大夫,功课很好,派起去,他是临床大夫,当地就不让他做临床,让他做实验,可他做实验笨手笨脚,老师一批抨,他脸就搁不住了,他在国内是拔尖的人物啊,到那儿呢,后来自杀了!范得着嘛,你说!吃多了啊,人的性格的生长,医学怎么发现和发展人的自我健康能力?不光是生理的,还有心理能力,社会心理能力,最后达到什么目的呢?“中和位育”,生态和谐。中庸里边: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中医追求的是什么呢?“与万物共育而不相害”,内经里有一句话:“与万物沉浮于生长之门。”你说多高尚啊!就是说我活,让别人也活。

医道,并不远,道不远人,道跟人并不远,以病者之身为终事。刚才说了效法,效法是向谁学习?第一是效验,我们追求什么效验?我们追求养生的效,治病的效,是人的自我健康能力的效,边缘屏障功能的效,界面全息效应的效,抗病反应成功的效,流通自主演化的效,稳态适应调节的效,而不是病因病理病位的效。中医也是追求效果的,中医的效果怎么评价呢?第一,是边界屏障功能的效果,边缘屏障功能里面还有个界面全息效应,就是我刚才说的经络腧穴,从局部能治整体,从体表能治内脏,为什么有人得气有人就不得气啊?就是界面医学的问题,请注意,这个腧穴的问题很重要。南京医学院在腧穴上注射药物,最近在我们杂志上发表了,剂量非常小,但是效果很好,血药浓度并不高,机制是什么?不清楚,这篇文章发表在中医基础医学研究杂志第8期,这个边界功能的问题请大家注意,非常重要。辨证的这个“证”,既是我们的观察对象,又是我们的作用对象,中医的作用就是作用到这个边界上的,请注意,这个是西方医学遗忘的角落――“界面医学”,我们提出一个“界面医学”,物理学有个界面物理学,化学也有个界面化学,天文学气象学也有个界面,界面,“界面医学”是中医的特色,因为它是人和环境相互作用的界面,长期进化的产物,我上面已经说了好多了,这个疗效,值得我们好好探索,什么共同免疫系统啊,什么脑肠肽啊,什么皮肤的等等,是吧?第二是抗病反应的疗效,这个也是中医非常重要的特点,现在西医也开始慢慢重视了,但是没办法,好多临床家根本不信,比如说用免疫促进剂,但是免疫促进剂也是代替的,也是包办的,我给你转移因子啊,我给你干扰素啊,而不是调动人体它的自组织自演化,那么中医就采取调动的方法,这个领域非常广,将来你们在抗肿瘤啊等等,高血压什么,你们思路这么一变,就不要把它看成都是你镇压的对象,它是个服务对象,你的服务对象。正象拉稀,我们就应该把它还泻一泻,为什么?因为拉稀是为了清除啊,结果反而止了。第三个,流通自主演化,最近不是都在搞活血化瘀吗?但活血化瘀有流于庸俗化,这里头气和血的关系没搞清楚,没搞好。根据我们的实验证明,血的流通,血液里的血小板变化,它的粘稠度,取决于血管内壁细胞,血管内壁细胞的内壁数它的PTL影响着PSL,所以中医说“气行则血行“,中医说的风是什么呢?中医的风是交感性血管反应,这个是大量的实验证明了的,所以“治风先治血,血行风自灭”是可以这样解释的。那么中医的风、寒、热、湿、燥、火、痰、瘀、气瘀、血瘀,这些概念啊,实际上都是抗病反应,这些我们都有论证的,为什么?它是气血精液的派生,是气,有病的时候,寒、热、瘀、火是跟气有关,燥湿痰水跟津液有关,风和瘀是跟血有关,风是跟血管反应有关,瘀是跟血液动力跟血液流变有关系,所以,我们已经解决了,中医的所谓邪,“邪气盛则死”的邪,实际上是非其位则邪,是气血津液的派生,是脏腑阴阳的发动,“五脏发动,阴伤脉盛。” 这些内经里面都有原文的,不是我的发明创造。这个领域,一个界面的问题,一个抗病反应的问题,是我们中医非常重要的拿手好戏,第三个,流通自主演化性,这个活血化瘀,我们如果不是把它庸俗化的话,这个里边都是我们中医可以发挥优势的地方。最后就是阴阳,五脏阴阳,我刚才说了,一个冠心病,你能不能用一个阴阳五行的观点来看问题,那样的话,我们有四条,西医有三条:病因、病理、病位。中医的四条:有界面、有抗病反应、有流通自主演化、有稳态适应调节。最后,我们追求的是生态和谐,这符合我们整个科学发展的现象。整个啊,国家啊,社会啊,都要走向生态的,那么在跨世纪的时候,我们展望一下,我们觉得我们的信心呢,不是随随便便的自已吹牛,而是经过一个客观的论证,有比较多的数据,来说明这个问题,因此我觉得,为什么中国科学院的科学家论证,在近期内中国最有可能取得世界领先地位的学科领域是中医和中药?但是,我们必须从疾病医学和对抗疗法的观念中解放出来,当然,不是排除它,我还是说,把它超越、包容,第一个就是我们要达到治病的效果。第二个,“久而增气,物化之常,气增而久,夭之由也”,我们一个方子不要用得太久,所以我跟我的学生说,过去我们的处方,解放前我的处方是效不更方,有效就方子不要变了,你不要复诊了,你自己去买药去。现在不对,我改了,效必更方,有效了方子一定要变,你有效了方子干吗要变?我说我到北京学了一句话,叫“见好就收”,北京有句土语啊,叫“见好就收”,嗯,有很多哲学意味。小时候家里有个书房….其中一句话,我一直记住了,对医生也有好处,叫什么?“得意不可再望”,很多赌徒啊,这是赢来的,还得去啊,最后输光了才算!赌徒心理啊,“得意不可再望”,我说这句话是警句。第三句话,是列宁的话,列宁说,事物向正确的方向多走半步,怎么样?谬误。我们正常值是这个,向正确的方向多走半步,怎么样?过了。过不是过犹不及吗?那么,一个复杂的病,一个慢性病,特别是老年病,他是多因素的,你从这个角度处理的时候见到效了,好,我换一个角度,这有什么好处呢?你老用老用怎么样?最后跟西医走得一样,最后耐药,对不对?鸡好吃,你天天吃你受得了吗?所以要变。一个是被动的变,病机在变你得变,另一个是主动的变,策略上的变。我跟我老师学得不少,我的老师他们下围棋的,能看好几步棋,不是这步棋怎么来怎么来,那是下等的,他一个病人来了以后,他要看三步棋,第一步怎么来,第二步怎么样,随着我们年龄增长,随着我们阅历多,我们对病的驾驭我们应该要有更高层次的驾驭能力。

那么我今天谈的呢,主要目的是给大家鼓劲的,这个好日子我可能看不到了,我今年已经七十三了,再活二十七年就一百岁了,这二十七年能不能整个改变我们中国的情况?我想还可能有滞后,这里面有个交综错杂的问题。现在这个情况是什么呢?就是说,中国和国外,中国在搞现代化,国外发达国家呢,要想回归东方。因此呢,各自在抛弃自己的传统,东西方,各自在抛弃自己的传统。西方在抛弃他的笛卡尔啊,牛顿啊的传统,我们呢,在抛弃阴阳五行的传统,而各自又向对方的传统靠拢,就捡对方的破烂去了。所以,我记得有一个女性作家,她说得一句话对我非常受教育,她说什么呢?“成为自己,比什么都重要。”什么叫成为自己?“我就是我”,“中医就是中医”,“政协就是政协”,“中国就是中国”,首先要成为真正的我,第二句话:“也不要千方百计去影响别人”,因为我包打不了天下,对吧?中医啊,也包打不了天下,现在有人提出非常高的要求,让中医包打天下,什么病都让它治,行吗?不行,没必要。现在我们中医界能够应付社会上很多的难题,身心医学的问题,病毒性感染的问题,自体感染性的问题,心脑血管病的问题,我们能帮助解决一点,延长寿命,改善生命质量,好!我说我们中医是有贡献的,有贡献它就会存在。中医永远不会亡!谢谢大家!
引用 知恩 2007/7/3 16:28
作者: 无智亦无得   
时间: 2007/3/23 12:09

=====================================
个人以为,这篇文章是每个学医的人必须拜读的一篇大作。我说的是学医,不仅是学中医。如果在学医前连医学的目的我们都不清楚,那我们是在干什么?我们学的是医吗?

虽然有一些医生很优秀,没有读过这篇文章,但我想他们对本文所提出的理念应该早已乱熟于心。

希望大家转贴。

知恩注:无智亦无得先生原帖5楼提供书稿附件下载,先生的整理工作很辛苦,向先生致敬!
http://www.ngotcm.com/forum/viewthread.php?tid=46434

查看全部评论(2)

相关分类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