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 民间中医网!

民间中医网

 找回密码
 立刻加入


民间中医网 民间中医网 中医临床 查看内容

【整理】天台无意子先生上传医案集

2010/12/2 20:33| 发布者: david92003| 查看: 8327| 评论: 18

摘要: 无意子医案0092 记实文章《胃癌从良记》 天台无意子整理2007年7月 乙酉年,戊寅月,庚申日(离2005年春节还有四天),2005年2月5日(星期六),己到吃晚饭时分了,三男一女急匆匆推开《民间中医》老先生 ...
【整理】无意子医案0092 胃癌从良
作者: 青城山人   
时间: 2007/7/23 14:42     
文章来源: 民间中医网 ,更多精彩内容,请访问民间中医http://www.ngotcm.com/

=========================================

http://www.ngotcm.com/forum/viewthread.php?tid=58339

无意子医案0092

记实文章《胃癌从良记》

天台无意子整理2007年7月
   
乙酉年,戊寅月,庚申日(离2005年春节还有四天),2005年2月5日(星期六),己到吃晚饭时分了,三男一女急匆匆推开《民间中医》老先生办公室的门。
   
老先生和他的弟子们也正要出门去吃自助快餐,见来的人们神态急迫,只好退回原坐位,问道:你们何事焦急?!那女的一边说一边用手指着一位年近65岁的老汉说:“先生救救我爸爸!” 老先生方才看清二个中年男子扶着一位瘦骨如柴的老人站在那里。先生忙说:先坐下吧!
   
先生的一位弟子轻轻地嘟哝着:“我们还没吃饭呢!”先生耳尖,即说:“你们都去吃,给我带碗面条!” 弟子中有一人推门出去了。那女子急说:“先生,对不起啊!四天前XXX给您打过电话,您老当时在山里,说是今天回来的,我们就自己过来了,路上塞车,所以晚到了,您们先吃饭,我们在门外等。”
   
先生没正面回话,却开口问那老汉:“您叫成校,是胃癌开刀复发的吧!?”成校点点头,成校的女儿趁机向先生介绍她父亲的病情。
   
原来,成校于2004年“五一”节后即感胃十分难受,吃西药很灵,一吃就舒服了,但后来就不管用,7月份就感觉早晨口气很难闻,大便拉出一些不常见的杂乱东西,怀疑是胃炎,同事们用胃镜一看是溃疡,挂了一段时间抗生素,时好时坏,整个夏天胃口不好,隐胀隐痛,10月27日经病理组织检查,确定为:胃窦部高分腺癌,己浸润至肌层(见图一),决定开刀(见图二、图三)。
   
成校有气无力地轻声说:“开了才三个月啊!现在吃不下,拉不出,臭气又冲到口了,我是医生,我知道西医救不了我这条命了。”
   
先生说:你伸舌头,我看看。所有人都围上来看成校的舌头,只见此舌红而无苔,燥红不润,且从舌根开始一条有手指宽的黑条己伸延出,至舌的2/3处。先生看后又凝视了成校几秒钟,即让我取D#药粉一包,倒入纸杯,冲入开水,交给成校。先生说:“成校,你慢慢品尝我这自制的消结水,不要摇晃,喝到剩1/4的时候再加满开水,慢慢喝完。我让徒弟们给你配药,同时你也趁机听我吹牛解解闷。”
   
先生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成校身边,然对大家开言道:“据成校女儿介绍,成校于10月31日胃癌切除,肝囊肿切除,腹腔网膜切除,切断并封十二指肠,清除胃周淋巴结。手术肯定是成功的,但不久就出现一系列状况,证明毒未能清除,实际上手术刀干净的进去,不可能干净的出来。更主要的是没解决成校得病的根源(内因和外因),这个根源性问题不靠吃中药和他个人生活习性的改变,就是好胃也会生出胃癌。这就是整体观,辩证施治的道理。”
   
先生指指成校说:“他己瘦成这个样子,路都走不动几步,脸色灰黑无光,大便干结, 小便频数,全身发软,湿毒瘀滞,务必几天内尽快消瘀结,清污秽,然后扶正化瘀同时下手,以达到解血毒、长胃肌、生粘膜之效。” 此时我们师兄弟己配好大部分药,于是先生从二个大瓶中又倒出二种药粉包好,一并给了成校,又嘱咐了几句,就说我们要吃饭去了。
   
饭后,我们缠着要师父讲治胃癌,师父说:好险哪,若黑条达舌尖,则胃气绝,无救矣!等治愈成校的胃癌后再好好讲吧。
      
2005年3月1日,成校女儿来电说,服药效果很好,舌中黑条己消失。3月3日,成校自己来电话说:服药后2天黑条就没有了,现在上4楼不累,晚上不哼了,能够自觉出去走走了,谢谢先生。此后,每个月成校都自己来取药。我见过几次,感觉他气色、精神越来越好。
      
2005年3月23日晚饭后,成校来拿药时,正好碰上一个叫蒋幽娘的胃癌患者,女,68岁,成校只知她是胃糜烂,就说:我胃癌都治好了,你的轻,先生三下五除二就解决了。成校这一句话,让蒋幽娘精神为之一振。这是成校做的一件好事。
   
先生要成校去做个胃镜,成校说:先生,做胃镜难受呀,好没好我很清楚,己经没事了。先生说:“再吃一个月,就改汤剂,你路远,以后调方打电话说说就行了,改动不太的,但鸡、鹅、肥肉等不能吃,气功要坚持练。如果一年半内胃都不出问题,就说明你的胃己经‘从良’了,那么你写几个字给我,我就结案了。” 成校说:我现在就写!师父说:一年半后!(见图四)
   
蒋幽娘的早期胃癌,她自己不知道,医院报告结论也作从轻书写(见图五)。
   
从2005年3月23日晚开始治疗,3月27日夜,胃刺痛如竹刺,3月29日上午大便中有薄皮状物体,以后几天均有此物排出。4月6日,原腰带部位(胃底部)痛也消失,胆旁有时有点痛(原来很痛),大便已经正常,己没有太脏的物体,小便正常。舌苔:薄白,唇色淡。
        
2005年4月21日,蒋幽娘做胃镜,显示已基本愈合(见图六)。5月8日蒋幽娘来述;原来天天出虚汁,现在不出了,血糖也正常了。6月26日,大便色黄,成型,软硬适中,血糖、血压正常。
        
2005年7月17日,先生看了蒋幼娘手掌上的一个部位后,宣布:胃己全愈。时至今年五月,成校和蒋幼娘都常给师父打个电话,问个好,不过师父倒是人走茶凉,不提起他们。这大概就是他常说的,人要忘掉许多东西,否则“磁盘”装不下。
        
2005年8月15日晚上,我和师兄弟们在师父那里‘摆龙门阵’,大师兄问师父:治癌要始终贯穿扶正,师父为什么开始治的几天都很少用扶正的药,这二个胃癌都这样。我不明白其中道理?
   
师父笑答:“你们说治癌要始终贯穿扶正,大道理都对,对大多数肿瘤癌症来说,治疗中始终贯穿扶正没错。因为:《内经》说:‘ 邪气盛则实,精气夺则虚 ’。恶性肿瘤发展迅猛,邪毒嚣张,病情险恶,病人多具有进行性消瘦及恶液质的特点,并出现阴阳气血偏虚的见证。扶正培本,可以提高患者抵御肿瘤的能力,控制肿瘤发展;换言之,恶性肿瘤的论治,必须祛邪而不忘扶正,扶正与祛邪相结合。而中药扶正主要依靠脾胃。所谓‘有胃则生,无胃则死’、‘脾为元气之体,元气为健身之本’,所以有‘脾旺不受邪’之说。食欲不振,脾不健运是癌症的通病,加之癌肿消耗体质,更加促进机体衰竭。因而健脾益气,调理肠胃,是扶正补虚的重要内容。只有脾胃健运,使‘生化’之源不竭,才能耐受祛邪药物之攻伐。”
   
师父提高声调:“但是,你们要牢牢记住:治胃癌谈扶正,在胃己烂的一塌糊涂,满胃皆是脏污之物,吃扶正药又有何用?污秽毒霉之物不除,将扶正之药混入其中,恐怕是扶了坏人的正哦!壮大了对手,更显自己之薄弱。故对胃本体有病者,扶正亦有个时机问题!要到毒霉污秽之物清之七、八,方可让患者服用扶正培土的中药,如首乌党参黄芪白术猪苓菟丝子女贞子、淫洋霍,有明显提高机体免疫机能作用。为了不延误扶正,故清除秽物宜速,消肿活血生肌宜快,非有特速之药不能显效。而且,此二类药的运用、搭配、服法均如摆兵布阵,先后有序,扶消兼顾。
   
及至大敌己退,扶正上升至首要时,亦需仔细分辨体内阴、阳、气、血的盛衰,决不能陷入面面俱到的‘十全大补’中,要把扶正与祛邪辨证统一起来,要以中医辨证论治的原理与方法来权衡扶正与祛邪之间的轻重缓急。
   
因此,治疗胃癌不能拘泥于老的治则,即教科书上说的:‘早期以祛邪为先,中期以攻补兼施,晚期以扶正为主,’而要在不同时期分清主次,特别在化疗放疗期间及后期,病人往往出现火毒内攻或阴虚火旺,治疗宜清热毒养胃阴,特别是到后期白细胞减少,也不宜强补,在分寸要把握在能顶得住即可。即便大功告成,也要缓缓补脾益气、养肾阴,使用参芪之类亦不宜过。补阳时注意耗阴,养阴时防抑阳。即善补阳者,必于阴中求阳,则阳得阴助而生化无穷;善补阴者,必于阳中求阴,则阴得阳升而泉源不竭。” (全文结束)

本文内容由 知恩 提供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知恩 2007/10/4 23:04
【整理】无意子医案0087 肺癌 消遁
作者: 青城山人   
时间: 2007/7/28 19:54     
文章来源: 民间中医网 ,更多精彩内容,请访问民间中医网http://www.ngotcm.com/

=========================================

http://www.ngotcm.com/forum/viewthread.php?tid=58779

根据无意子医案0087整理

记实文章《报道 肺癌 消遁》

   『早已森严壁垒,更加众志成城。
    黄洋界上炮声隆,报道敌军宵遁。』

   
毛泽东在1928年 秋的《西江月  井冈山》诗词中如此描写面对强敌的气概,敌军宵遁的快慰。在人类与癌症博斗中,一些历经战火洗礼的老军人的表现,给其他人带来的财富是什么呢?!
        
2004年4月27日傍晚,一位叫陈国欢的七十多岁老人,在他儿子的陪同下找到民间中医老先生的办公室,老先生一看来人比自己年长,马上起身迎上。陈老的儿子说:先生,这是我父亲,情况我都在电话中向您介绍了,他脊椎痛了有几个月了,吃了西药、中药都不管事。
   
先生观陈老脸色灰厚、鼻梁中上带青、唇紫,呼吸喘急,大、食、中指甲及指上端焦黄,但眼之神光仍现。即问:您抽了多少年烟,饮食喜好怎样?
   
陈老轻答:唉!14、5岁到山里跟共产党的第二年就抽烟了,都五十多年了;吃肉、吃糯米食是以前养成的口味,改不了啦;土改时学的喝茶水,当区委书记时熬夜,茶越喝越浓,半缸茶叶半缸水;文革时打倒了,但身体那时候好;这二年越来越不对劲了。
   
先生一边听陈老说,一边开方子,陈老说完了,老先生方子也开好了。他把方子交给我说:你给小陈,让他明天先捡七帖,一帖三煎,水开五分钟即可,上午、下午、晚上各喝一中碗。先生站了起来对陈老的儿子说:你带你父亲去医院检查一下肺部!
   
一个星期后,小陈来电告知其父脊椎己基本不痛了,但有点酸麻,我没放下电话就问先生:师父,陈老说不痛但酸麻,要不要换方?先生说不用换,再用七帖,请陈老停吃他最喜欢食品,还有让他去查一下肺!
   
原来小陈年纪不小,也己四十过五了,他住省城,是一家全国性大报的省记者站的头,他父亲离休后一直住在老家县城的老房子里,很是潮湿,但老巢难舍。小陈又常出差,一晃个把月过去了,陈老查肺的事还没去办。
        
2004年6月10日陈国欢气喘呼吸困难,送县医院诊断为肺气肿,经抗生素输液治疗稍有缓解,但睡不能卧。2004年6月12日晚上小陈将父亲送到省城我师父处,师父对我说:陈老肺里有东西,表像是痰浊壅肺、咳喘痰多,色白黏腻呈泡沫,短气喘息,倦怠乏力。宜先以化痰降气、健脾益肺作缓解。
   
师父给其配了一个月的药,处方为:
   
苏子、川贝、法半夏、厚朴、白芥子、炒莱菔子各12克,黄芪、陈皮、前胡各10克,当归、
   
白术各15克,党参、茯苓各20克,肉桂、神曲各6克。并嘱陈老在家棉鞋。
        
2004年7月5日小陈来电告知其父肺气肿己好,痰能出,淡黄色,脚汗能出,胃口还好,但还存在胸闷现象。师父再次催他们去拍胸片做CT。师父说:我们中医说陈老肺里有东西,他们也不信,一定要用仪器拍个照片的。
        
9月23日小陈与当西医专家的朋友联系后,让父亲住进省第一医院准备查肺,24日作了胸CT和头部MRI检查,检查后,小陈与朋友作了沟通。这位朋友明确告诉小陈:你爸是条索状肺腺癌,还有不少纤维性硬结瘤,位置长的不好,靠后胸壁方向,这个年令了,不宜动刀、化放疗,住一段时间就回家乡去,吃好点,因此,还是不让他知道是癌为好,报告单内容会处理好的。(见图一、图二)
        
9月24日晚上小陈在电话里先将检查的真实情况告知吾师,请求救救他老父亲,然后父子二人拿着报告单来见我师父,师父说:“拍了片你们自己就清楚了,脑里机器锈了要擦洗,肺里不干净,要清理一下;陈老是希望我这个修理工速度快点,还是慢慢修?” 陈老随即答:那当然越快越好!
   
师父说:“要快就要熬得住十分的痛苦和十分的难受。” 陈老站起来提高声音:“先生,我是从枪林弹雨中活过来的人,在游击队搞侦察,什么苦头都吃过,您这中药难道比炸弹可怕?!您只管用药,我保证忍得住!” 后来,师父告诉我,他用的是激将法。也亏得用了激将法,激得陈老拍胸夸下大口,这一招还真救了他的命,此是后话了。
   
师父当即开出三张处方,嘱陈老按以下程序服用:
   
第一方:制半夏,川贝、干姜,桔梗,杏仁,鱼腥草,百合,黄芪,薏米仁甘草。用水五碗煎成三碗,分三次服用(上午、下午、晚饭后),此方用一天即停,7天后恢复服用,连续服用7天。
   
第二方:红花、舒筋活血粉、仙灵脾、郁金、木香、三棱、白附子、法半夏、黄芪、党参、归尾、丹参、21粉、、车前子、黄蜂。此方用7天即停。
   
第三方:第16天开始服用消结丹(师父自制的药丸),早、中、晚饭前半小时各3粒,用小米粥汤送服;晚上11时服2粒用哈士蟆壳研粉装的胶囊,用淡醋茶送服。此方用21天。
   
陈国欢没回老家县城,就住在儿子家,并且按我师父要求,每天记日记。(见图三)
        
9月26日——29日,陈国欢服药反应很大,全身痛,骨关节痛。30日舌溃疡和痔疮己基本好了。国庆节期间陈老在比较平和的状态中度过。
        
10月20日—25日这五、六天是陈国欢最难熬的日子,也是他一生中第一次因身体难受得想自杀的日子。陈老后来说:“特别是23日这一天,胸、头乃至全身没有一点舒服的地方,也不痛,好像空气隔绝,只给你吸一点点,胸内有一种要爆炸前的感觉,恐惧和无望无助加绝望,几次想跳楼自杀;但想到事前老先生征求过我意见,我也吹了牛,要是自杀了,大家还要笑话我,终于坚持了下来”。(见图四-1)
        
23日下午,陈老在一阵猛咳后,感觉喉口中有异物,用手入口抓住异物,同时人为作咳吐动作,边咳边拉,慢慢地从喉内拉出比筷子略细的灰色粘性长条状物体,约四五十公分长,后断了,其粘性如强力胶,粘在手指上的部份是用刷子刷洗的。此后陈老一天比一天轻松。
        
10月26日陈国欢自己到省一医院,仍然找他儿子的朋友,搏士生导师朱医师,陈老说了这几天吐出了不少东西,朱医师马上给他开了二张单子,定于27日、29日分别做胸CT和头部MRI,并决定片子出来后举行专家会诊。(见图四-2)
        
11月2日上午8时,陈国欢父子二人按时到省一医院看片,并等待会诊。朱博导是个很尊重事实的西医学者专家,他认真地看了片子,又用听诊器仔细地检查了陈国欢的肺、心部位后,稍抬头,用充满疑惑的眼神看着陈老,自言自语似地问:“奇怪,一个星期前刚听过,才过去一个星期,肺的问题就基本解决了!吃的什么药啊!?” (见图五)
   
陈老的儿子回答:“是中药”。朱博导说:“中医是大有名堂啊!专家会诊会不开了,没必要了;心脏有点小毛病,吃点药,注意些就好了”。陈国欢在当天的日记中欢快地写下:“我自己感觉咳嗽大减,胸闷大有减轻,心情也很好,明天可以回家乡了”。当天下午,陈国欢在儿子陪同下,游了六个风景名胜点。(见图五)
        
2005年1月13日陈国欢参加老干部体格检查,身体状况良好。(见图六、七、八、九)
        
2005年正月初六,陈老儿子在省城一家酒楼宴请师父,代表他父亲感谢吾师的恩情(师父治病都是兔费的)。席间,三师弟提了个问题:“师父,是否每个肺癌或其它肿瘤病人,服中药后都要经受如此难忍的煎熬才能新生呢?”师父说:“不是的,这一年治的肺癌也有好几个了,并不都要集中吐出,对体弱、意志力弱、心里负担重的病人;对已经西医治疗,元气损伤大太虚极之人;对多种绝症集于一身等等的各种患者;均要因人因症因时制宜,还要根据其家庭条件、家庭人际关系等决定治疗的方式方法、治速之快慢、用药之多少及方剂调整的时机。陈老是个见过生死的人,很了不起。当然,他眼有神光也让我下得了决心,在调理药用了半个月后,就用猛药攻其要主堡垒,但对付陈老的方法不宜常用,还是按前几例的缓攻之法为主。”
   
宴会结束前,师父向服务员要了一张纸,开了一张方子交给小陈,让他给其父长期服用。我看了一下是极其普通的养胃祛湿方子。……光阴如梭,一晃就到了2007年。
   
2007年“五一劳动节”,应陈老邀请,师父带着我们5个徒弟,在小陈陪同下到陈国欢老家旅游,中午陈老夫妇亲自动手为我们做了一桌家乡美味,酒席上,陈老谈笑风生,一点都不像76岁的老人,他还吹牛说自己是2006年的县老人蓝球队和爬山队的队长,今年才“退休”。我师父用怀疑的眼神看看陈老的儿子,小陈点点头说:“他们那是闹着玩,比赛都输掉的!”一桌人哈哈大笑,陈老也难为情地笑了。(全文)
引用 知恩 2007/10/4 23:07
【整理】无意子医案0053:和风细雨治白血病(转录)
作者: 青城山人   
时间: 2007/7/17 09:17     
文章来源: 民间中医网 ,更多精彩内容,请访问民间中医网http://www.ngotcm.com
/
=========================================

http://www.ngotcm.com/forum/viewthread.php?tid=57861

无意子医案0053
               
《和风细雨治白血病》记实文章
                        
天台无意子整理2007年7月
   
甲申年、壬申月、庚申日(2004年8月9日,星期一,农历六月二十四),下午3时半,伍岳突感人将塌垮下来了,一种无力无望的实感,令其有几分恐惧。整整半个月的低烧,用了半个月的抗生素,丝毫不见好转,而且呼吸也越来越不顺畅了,有时刷牙还牙龈出血,上腹老是微胀不适,一天没胃口了,而产生恐惧感还是第一次。
   
伍岳是高级知识分子,技术专家,负责全省的某一专业技术管理的把关工作。是不是几个月来没日没夜的工作,累的?还是夏季高温熏的中暑了?得赶快用科学仪器认真的查一查!伍岳打通了在医院当主治大夫的中学老同学的电话,约好了晚上空腹去抽血检查(这是开后门行为)。
   
第二天一早,伍岳出家门口就见老同学在路边等候,甚感奇怪?老同学递上昨晚10时21分采样的《血常规检验报告单》说:“伍岳啊!别拼命了,升了官又怎么样呢?!你看看身体都搞成什么样了!”伍岳楞了一下,一手接单子,一边回话:“不好好工作,还能白拿工资。” 低头一看单子上那么多箭头,傻眼了……。(见图一)
   
白细胞计数5万多!GR#中性粒细胞绝对值5万7!还可见形态异常细胞!伍岳对西医指标略知一、二。他脱口问老同学:白血病前期?!老同学说:要相信科学,要查骨髓才能定性……。二个人边说边走,然后就直接去了省第一医院,这一天是2004年8月1O日。血常规和髓检初检非正式数据(开后门的罗!)都出来了,伍岳闭口不语,老同学也欲语未语,无助的人和无奈的人站在一起,二个高级知识分子突然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是。(见图二和图三)
        
8月16日,骨髓细胞学检查图文报告出来了,各类型的早、中、晚幼粒占67%,定性。(见图四和图五)怎么办哪?西药干哪!
   
我们无需再对伍岳接受西药的治疗情况进行追述和评价,反正他于国庆长假后的第一天(10月8日),和他的妻子一起找到了“民间中医老先生”。
   
老先生眯眯的眼晴看着伍岳,听着伍岳的叙述和恳切的求救之言。
   
听完伍岳的叙说,先生让我给伍岳沏上一杯白开水,然后先生轻轻的,慢慢地说道:
  
“伍岳啊,白血病是西医名,说的很可怕,你不要太在意。这种所谓的早中晚幼细胞,不就是相当于生个儿子是残疾的或者是个株儒吗?己生出来了,总不能都杀死,也要培养教育,让他们干点力所能及的事,对社会也是贡献,只要今后不生残疾儿就行了。西医用毒药消灭残疾儿,一是不细胞道(相对于人道),二是把健康儿子也杀了,或者把健康儿子也毒害成残疾了。那你这国家就没兵源了,交警、武警、边防部队都空虚了,老百姓都残疾了,我看一个坏人入侵就占领了全国(比喻身体)!十八世纪,洋人的鸦片就是要让中国人都残疾了,以达到不战而图我中华!西药的开发者是好心救人,但害人的副作用明显以后,他们自己都很少用,这是我去美、欧、俄各国时,他们亲口说的。但西方国家卖给中国西药是很积极的,也很成功,因为中国洋奴多,可能大多数是不自觉地当洋奴。伍岳啊,这是又一次鸦片战争!广泛性、复杂性、持久性更胜于十八世纪!”
   
先生点了根烟,又递给伍岳一支,伍岳听得入神,没注意,先生就把烟放在桌子上。先生又接着说:“据你所述,你有慢性咽炎,长期服抗菌素消炎,也就是抗生素,这东西是个双刃剑,但杀自己人比杀敌人还要快。你长期服抗生素,坏人免疫功能不断增强,好人免疫功能不断下降,你成了鸦片鬼了!这是你得这个病的内因。听你说你是负责生产安全管理的,这个活,天气一热就忙,现在当头的都怕出事丢乌纱帽,你们只好到处去督查了,这也是不是办法的办法。你辛苦了几个月,过度劳累了,又不懂国学养生调节,不会日劳夜补、开出闭收之功,因此,内虚则外邪入,此病之外因也”。
   
这时,伍岳的手机响了,是他老同学打来的,先生说:接吧!只听伍岳说:“老先生同意给我治的,谢谢!” 伍岳乘机问先生:“近二个月用西药,人又虚极,走路都晃,整夜流冷汗,一摸都粘,化疗时吃啥吐啥,活受罪啊!说进行骨髓移植,成功率对半,一排异就完了。要是儿子成家立业了,我死了就死了,现在还不能死。”伍岳的夫人狠狠地踢了他一脚,先生就笑了。
   
先生接着伍岳的话说道:“你10月4日的幼稚细胞还是那么高,用了这么多抗生素,白细胞计数还是一万五,要是停西药,指标马上又上来,不停西药肝、肾、肺很快出大事。这就是你那位同学要你找中医的原因吧?!”(见图六)
   
伍岳和夫人都点点头。先生说:“这就是西医中的中医,比中医中的西医聪明,很实事求是,是真正讲科学,讲辩证的大夫。今后我把你治好了,你首先要感谢他!资料留下吧,我先看看。这几天停所有药,多睡觉,在室内活动,早饭小米粥,中饭姜汤面米,晚饭素菜,喝点酒,微醉睡大觉,不许碰老婆哦!初二(10月15日星期五)晚上八点半来拿药和方子,初三开始服药”。伍岳夫妇起身,我看到他脸上己泛出红光,眼神也亮了。
        
10月15日晚上,先生坐在客厅的一个角落,弟子们依墙坐在大方凳上,每个凳上垫一蒲团,与凳面一样大小,先生正在给大家讲《性命圭旨》一书。晚上 8时30分,伍岳如期而至,轻步走到最边上的一个空位,缓缓坐下。先生看了他一眼,继续说:“归根到底,要明白性之六字,命之六字,有界无界无分别界,有相无相无分别相,有执无执无分别执,有为无为无分别为。大家不要把修身养性当作唯一,否则是执是着相,该干什么还是要干好什么,用善心善行为众生为自己。散了吧!”。
   
众人各玩各的,有些向先生告辞走了,伍岳近前,先生从上衣口袋拿出一张方子,并让我取一大瓶丸药给伍岳。先生说:“丸药治病,方剂调养,禁忌必守。为了让你树心信,你每月去血检一次,连续三个月正常了再换药换方。我是不赞成血检的,但是为了让你们放心”。
      
10月18日急性子的伍岳去做了个全血生化检验,令他难以置信的数据:白细胞计数4千(基本正常),幼粒没了,其他指标趋好!(见图七)
   
这可能吗?才吃二天药呀!他立即打电话给先生,先生没正面回答:“你的血多得发胀啦!”伍岳只好噢嗳的轻声了几下,挂了电话。他后来说那一晚睡不着。
   
伍岳的身体恢复很快,他完全相信了中医的神奇,工作的狂热劲又上来了,接连的出差也没不良感觉,一直拖到12月8日他才去医院复检(见图八)。
   
结果发现又有几粒幼粒(1、5%),这下冷静下来了。他拿着10月8日和12月8日的二张单子去见先生,好像犯人一样心情把单子交给先生。还好,先生笑咪咪的看着单子说:
   
“战争之后,国家需休养生息,你又动用国力向外扩张,内乱必起!记住了,就是没有病的人也会得白血病,何况你还是恢复期。健康人会得病,治愈的病也可因为你不注意而复发或生出其他病。”先生想了想又说:“病与未病,健康与不健康永远是相倚的,我治过多个白血病,有粒、有淋、有慢、有急……,有些七、八年了跟正常人一样,有的因又受化学药物和环境污染再发作的,如果是客观原因,我会再给药,如果是主观不注意,我是铁石心肠,见死不救的”。伍岳头冒热汗说:先生,我知道了。
        
12月20日伍岳偷偷地又去做了检查,高兴地给我打电话:“老兄,又正常啦!白细胞到六千了!”我说:“你不要告诉先生,勉得被训一顿”。我为他高兴。(见图九)
        
2005年元旦期间,伍岳请我去喝洒,大家都有点微醉,伍岳问我:“你师父如此高明医术,何不开家专治癌症的医院,那肯定生意不得了,高楼大厦都盖起来,名震海外的”。我很沮丧的告诉他:
   
“先生不会干的,他也不需要挣钱,那些有权有钱人救得多啦,师父要钱他们还巴不得呢!他们也愿意投资办民办医院,这样以后万一再生病,或亲朋好友生病,也方便找先生。可是先生不要,他说靠他一个人,一个医院解决不了问题,关健是要让人们懂得如何自保,他说上工治未病,而这个上工既是要有上工水平的医者,又要是具有上工思想的治国者。用各种形式教育年轻人学习上工的道理比治病、办医院重要。”我打住话,喝了几口汤,就说酒不能多喝了,咱们回家体息。
         
2005年1月19日伍岳的检验报告单交给先生(见图十),先生没看单子,看了一下伍岳的舌苔,问了二便情况,就说:“你回家陪老婆孩子吧,把份内工作做好就行啦!今后的检验报告托人带来就行了,你又不学医,我又不收徒,用不着常来。”
         
2005年1月31日伍岳托人带来检验报告单(见图十一),先生没看,问我:“多少啊?”,我说:“几次都六千以上”。先生说:“你告诉他练练易筋经、六字诀,那些都是国家认定的好功法,可保他一生安康”。
         
2005年2月16日(见图十二),3月24日(见图十三、图十四)伍岳的检验报告没给师父看。6月30日,伍岳来看我,送我几包陕西的特产尝尝,他说:“我这十天可是让身体经受了高强度的考验了,去了陕西华山,爬了几个峰,回来正赶上煤矿出事,带了个工作组连续下几百米深的矿井三天,天天晚上半夜休息,还受凉了,没吃感冒药,按先生以前教的喝热开水,过五天就自然好了,看来己经彻底好了!”
         
7月25日(见图十五),10月27日(见图十六),11月25日(见图十七)伍岳的检验报告,我都只告知师父,也没给他看,他也不问,好像没有伍岳这个病人。因为师父在去年9月接了个恶性黑色素瘤(被大医院放弃治疗的,说最多活半年),他发誓要让这个人活过半年。师父近60岁的人,但是一种挑战性的性格,对新课题兴趣很大,对己攻克过的就不感兴趣了。所以众人背后都称他为“奇怪老头”。
         
2007年元旦前,伍岳来看先生,带来珍藏多年的茅台酒,师父拿酒瓶一看,张大嘴,啊了一声:“还印有毛主席万岁的字呢!这酒在床下怕有30年了吧?”于是他摇晃了几下酒瓶,叹了口气说:“完了,恐怕不到半瓶了。你们要记住,这酒是好药,能治许多病,用对了头了,能治几种癌症、绝症。天下万物都是天物,自有其奇妙之处,掌握分寸皆可利人。”
        
2007年1月22日,伍岳自己送来“血凝报告”和“尿检报告”,先生坐着仔细看了,然后站起来对伍岳大声说:“这样吧!以后我不看了,你也不要送了,该注意的都在2004年10月份说过了,今后做好份内工作,饮食素净为主,练练我说的功就行了。”先生停了一下说:“我估计你没决心练功,但你一定要练!我不会久留闹市,今后难得见面,全靠你自觉了”。
   
伍岳看看我,没听懂先生的意思,我推开窗,阳光的暧意和冬月的寒凉都感受到了……。(本文结束)
引用 知恩 2007/10/4 23:13
【整理】根据无意子0083、0086医案:治疗二例食道癌 资料整理
作者: 青城山人   
时间: 2007/8/5 20:36
文章来源: 民间中医网 ,更多精彩内容,请访问民间中医网http://www.ngotcm.com/

=========================================
   
http://www.ngotcm.com/forum/view ... 9294&highlight=

记实文章《食道本无癌,消之旬月间》

2004年6月8日,南方的天气己常显热闷,这对于患有高血压、心脏病(心脏装了起搏器)、糖尿病的郑裕老人来说,则更是火上浇油,特别是己连续二天咽不下饭,喝粥都堵在喉咙里,只能很慢地饮小口水还呛,人软绵绵的无力,他感到情况不妙。
        
这种感觉他曾经有过,那是56年前他在中共浙东游击三五支队侦察科时,在外出执行任务遇到情况不妙前的一种潜意识的感觉。70年代未,送大儿子去惩罚越南时,也曾有过丝丝不安,还好,儿子受点伤,活着回来了,而今天却是很强烈地感到自己生命要走到尽头了。怎么办?还是自己找人陪同去医院“火力侦察一下”吧,摸清敌情,看情况再通知儿女们!
      
6月9日,郑裕老人一早就到市(省级)里一家大医院检查,医院结论:食道造影:食道下段局部中断,腔狭窄,粘膜破坏,并且不规则小金影,造影剂通过受阻。结论:食道下段癌(见图一)。郑裕苦笑着说:汔车要断油罗!他随即电告儿子们从外地赶回来商量后事。
        
大儿子到了后就拿着《影像诊断书》找医生私下交谈,又请一位己退休的西医专家看了片子,最终形成结论是:食道癌位置长的不好,加上年老有多种危病混合,如开刀也活不了个把月;如不开刀充其量半个月也要饿死。
      
大儿子想来想去只有到前段时间刚认识的一位老中医那里治治看,至少要让父亲能吃东西,多活几个月,让他尽尽孝心。他自责:几十年来只有父亲关爱我们,我们都没认真地尽子女之孝心啊!2004年6月11日下午,郑裕在五个子、媳的陪同搀扶下,进了老中医的办公室,大儿子恭敬地給老中医递上求医书(见图二)。
      
老中医很认真地询问了郑裕的生活习惯,饮食偏好,二便变化,又翻阅了几本历史病历和几张医院图表。我在旁察觉老中医(以下称先生或师父)几次短暂的皱眉,感觉郑裕的病症可能比想像的复杂。只听先生说:“郑老,您是久经沙场的老革命,对绝症能如此直面,我很佩服;你的病从查出来看是食道的事,但按我的观察病根应该在胃,病因在血,所以还需做个胃镜来证实一下我的判断。”郑老的大儿子急忙说:“先生,医院说插不进管子呀!您得赶紧让我父亲能先进食,他好几天没吃东西了,靠输液和喝点水维持的!”
      
先生笑了笑,说道:“你放心,我肯定让你父亲明天喝汤,后天喝粥,大后天吃软饭;但他的病的确在胃里。过个把星期去做个CT总可以吧!你父长期吃糯性、盐重之物,加上咸鱼、咸蟹刺多,既滞胃又伤食道;胃滞之物发为霉气又上逆,久而久之食道变质;而你父因诸种原因造成血热,血热妄行郁结于胃、食道己损之处,故发为此病;中医称作噎膈。”先生略沉思了一下又说:“最近,我有点忙,郑老的食道我负责打通。对胃的治疗,你们回当地找老中医开方调理,近80岁的人了,肝、肾都很弱,只能三分治七分养,千万不能用抗生素。”
        
随后,先生拿出一小瓶麝香(用一种黑色木头雕刻瓶子装的),一包牛黄,还有其他几种药粉,然后分别倒出一些,用小电子称计量后将之混合拌匀,又让我们将之分成50小包。先生把50小包药交给郑裕的大儿子,并嘱咐他:“上午、下午、晚上各用一包,开水冲化后慢慢下咽,每天给我一个电话报告情况,输营养液照常进行。”
        
6月13日下午郑裕自己来电话,告知12日晚饭喝了一碗咸味的粥汤,没有噎住,而且晚上睡得很熟,今天上午九时过了才醒,人也有劲了。
         
6月14日中午郑裕的女儿来电话问:我爸想吃糯米汤圆,能否少吃一点。先生不同意。
        
6月17日上午郑裕的大儿子来电话说,他父亲邻居揭发他父亲在小摊上吃汤圆。先生听了后,哈哈大笑:“人哪!以食为天,郑老饿了这些天了,嘴馋哪!反正都近80岁的了,熬不住就放他一次,否则心里难受,也对健康不利。”
        
6月20日郑裕家人反映,病人胃口大增,现在一顿能吃十二个馄饨。这些天里,子女们不断地调整饮食品种,让老郑真正的享受了“口福”,而且体重也增加了五、六斤。        先生得知此一情况后,通知郑老的大儿子:“我的任务完成了,但你们要抓紧去医院查胃,我11号己说过你父胃有问题!但不要用西药,这个年纪了,吃不消的。”
      
6月21日郑裕到省医院做检查,因不愿做胃镜,改做CT,果然不出先生所料,结论是:胃癌(见图三)。当天下午,郑大公子单独来见先生,汇报医检情况后,先生很认真地说:“你父多种疾病集一身,带着起博器,又有高血压、糖尿病多年,吃降压降糖西药己重伤肾脏,肺功能也不好,所以这个胃癌不能再用西医治了,而且西医也不赞成给近八十岁的老人开刀、化疗。我开通了你父的食道,再给你一个活血化瘀、祛湿毒养胃肠的方子,回家在当地找老中医随症调整方剂,这样可以多活个一年半载,享受一下你们的孝心。”
      
7月2日,郑大公子看望父亲后回到省城,眉色飞舞地对先生说:6月9日看过我父亲《影像诊断书》的退休西医专家,前天来看望我父亲,见我父胃口大,一顿饭二小碗一口气就吃下了,他很有感触地说这是中医在创造奇迹啊!而先生却说:少吃多餐多滋味,劝劝你爸最好别吃糯米和过咸食物,他的肾不好啊!
        
8月20日,郑裕到市中医院做了个检验,指标比去年同期大有好转(见图四),医生也对郑大公子说:为什么癌扩散病人居然肝胆脾胰肾基本正常呢?为什么肠、前列腺,膀胱都清楚呢?
         
9月1日郑裕从小县城搬到了交通不便的老家农村居住。
         
2005年春节后,郑大公子来感谢先生,他说:“先生,我父去世,是吃了晚饭,睡觉后没再酲来,没任何痛苦。他生前多次说谢谢您,没让他饿死。他要我拜您为师,好好学做人的道理。”先生说:不用谢!你父肾气衰极而去,是善终就好。自此,郑大公子常在先生身边,助先生救人。
                                                                           

(二)        
   
刚过50岁的欧宁,是个有成就的企业家,这种成就除了依靠他的才智,也少不了成天陪客户、官员等吃喝玩乐的付出。对于他来说,烟、酒的刺激早己让他的咽部肿痛长年未消退。
        
2005年2月份欧宁已感觉吞咽不适,过了春节则出现吞咽困难,这令他隐约感到身体要出问题了。反正有的是钱,找家著名医院先查一查再说。
        
3月份,欧宁去一家大医院作了检查,医生二话设说就“穿剌活检”,不久就告诉他:没事,就是咽部肿胀,良性的!医院开了些消炎药(抗生素)带回。
   天台无意子有感:    这一幕太象0077号医案中的卢珊女士被穿刺活检未见癌细胞,待观察的结沦。
        
欧宁也感觉吃了抗生素后,挂了一段时间吊针,咽喉是好了些。西医也没说饮食、生活上要禁忌什么,因此,他基本上恢复了原来的生活状态。仍然是一天四包烟,从睁眼到睡觉前,几乎没停过;肥肉、浓茶加熬夜。
        
可是从入夏开始,发现早晨起来脖子也僵硬,吞咽困难现象越来越频繁。为了业务工作不停顿,欧宁不断加大服用抗生素的量,同时利用午休去医说吊大瓶。这样坚持到9月初,他自感问题严重了,因为喝粥都咽不下了,说话发声嘶哑,客人们己听不清他的全部表述了。
        
9月14日,欧宁终于进了市(省级)第二医院作了《动态喉镜检查》,检查报告(见图五);病理检查结论是:下咽后壁鳞状上皮重度异型增生,癌变,伴坏死。(见图六)这一下,欧宁傻眼了,自己成了癌症病人啦?要饿死了?他带着这些检查报告,出了医院就直奔上海。通过关系住进了上海华山医院。
      
华山医院认为此处癌肿不宜动刀,建议放疗,事己至此,放疗就放疗吧,死活也就这一拼了。经15次放疗,效果不明显,咽喉反而更痛,脖子完全僵硬,流质饮食也下不去,靠输液为生。后来,欧宁跟我说,那几天他曾暗自流泪。想想这一生拼博究竟图什么?拼来拼去拼得吃口饭都难了!他在心中默默地发誓:谁要能让我度过这一生死关,我要皈依佛门!
        
很凑巧,同病房的一位胃癌病友给他提供信息:听人传说在某省某市有位民间中医能治多种癌症,只是要有熟悉的关系。隔了一天,华山医院的西医朋友也告诉他:你的癌位置长的不好,动刀太危险,还是找找民间的中医试试!我们医院放弃治疗的不少癌症患者,也是回家吃中药,有些治愈了,有些比我们预期的活得长。
        
2005年10月8日,欧宁终于在铁哥们的陪同下找到那位民间中医(以下称先生),先生看了全部的病历资料,让欧宁张口,察看了咽喉及舌苔,又捏了捏欧宁的手掌相关部位,问了二便情况,就开言道:“从我的理伦上说,这个部位是没有癌的。既然习惯这样称呼了,我只好告诉你,你是没癌治出个癌来!3月份穿剌活检是重大的外因,后来用了那么多,那么长时间的抗生素是造成病情恶化的重要外因,放疗只不过把肉烧焦了,还影响了原本好的机体;但话要说回来,得这个病,根子还是你自己的的不良生活习性和嗜好。食咽部的癌的形成是漫长的演变,大约需要2年以上,各种刺激使这个部位毛细血管的数量增加,穿剌活检等等造成机体应激反应,最后发展成团状血管,鼓起来了,你还能吃得下东西?!癌肿块会压迫附近器官。压迫喉返神经,会声音嘶哑;压迫支气管,会刺激性干咳;压迫膈神经,会不停打嗝;压迫迷走神经,会心动过速;压迫臂丛神经,会上臂酸疼;压迫上腔静脉,会出现面部和上肢肿胀”。
        
欧宁越听越紧张,额头都冒汗了,急得脱口而出:“先…先生生,还…有办法吗?”先生一听就笑了,在座的人都苦笑着咧咧嘴。只听先生又说:“没事的,我会有办法的,只要你听我的话,照我的要求去做,短则一个月,长则三个月,你就基本恢复正常。但好了后也要记取教训,不要再拼命工作了,也不要乱吃乱喝和抽那么多的烟了”。欧宁连续点头,脸色也好多了。
        
先生边说边开方子,又让我去拿一个月用量的“消结丸”。把药和使用方法告知欧宁后,又嘱咐说:“服药期间禁食糯米、鸡肉、蛋黄、肥猪肉、鲫鱼、豆类;少食生冷油腻腥辛辣”。
        
2005年10月19日欧宁来电说:晚上痰多,精神很好,己能吃软饭、面条,胃口好,就是喉咙还是有点哑。10月22日欧宁来电说:痰很粘性,有杂质。10月26日,欧宁去医院做了MRI,结论:好转。(见图七)
        
2005年11月02日,晚上20:57时,欧宁来电话:已作喉镜检查,癌块表面己光滑平整,仅早上第一口痰有血丝。先生说:“有血丝就快好了,看来用不了一个月就可以转入养护期了!”(见图八)
        
2006年1月17日,先生路过欧宁所在的城市,欧宁全家和他的哥哥一起宴请先生,席间欧宁几次想吃块肥肉,都被他夫人制止了,先生说再熬几个月,才可以尝尝。我们看着欧宁那馋劲都笑了。
        
2007年6月欧宁来看先生时,神彩飞扬,大谈事业很顺利,谢谢先生救命之恩。先生说:欧宁,你看你食、中指的指甲都黄了,你要少抽烟哦!欧宁难为情的点点头。我在他脑袋上戳了一下,二人都笑了。
引用 知恩 2007/10/4 23:24
【整理】无意子0330医案转帖:《脑病从痰治》及图表
作者: 青城山人   
时间: 2007/9/18 23:20
文章来源: 民间中医网 ,更多精彩内容,请访问民间中医网http://www.ngotcm.com/

=========================================

http://www.ngotcm.com/forum/view ... 2621&highlight=   

根据无意子0330医案:治疗脑松果体肿瘤资料

根据网友要求,提前整理公布。
                       
记实文章《脑病从痰治》
                                                         
天台无意子2007年9月
   
脑病从痰治的论点,是古中医学中的一个派别的重要命题。这一派别认为痰是与多种脑病发生发展有着密切相关的致病因素,所以脑病须观察是否与痰有关;在临床辨证上,痰浊性脑病常见风痰、痰火、痰湿、痰气4种类型;在治疗方法上根据病情的轻重缓急及兼证、变证,采用多形式的配方和多种服用方法进行组合,以达到引痰下行、发散、泄出的目的。甚为奇妙!
        
2006年国庆长假,19岁的应怡姑娘与同学们一起过得很愉快,大家尽情的玩,放开的吃,尽管是中秋季节已感寒冷,但玩起来也是香汗湿衣,吃起来更是头冒热气。节后她渐感疲乏,几次感冒,几次用抗生素压下,可是脑袋总是发沉,时不时莫明头痛头晕、呕吐,眼晴也是时亮时暗。快近元旦了,连续头痛性呕吐半月,父母也感觉她神情异常,于是决定到上海的大医院请著名专家检查一下脑子。
      
2007年1月2日,应怡入上海某著名医院检查,很快诊断结论出来了:松果体区肿瘤,最大为3Cm,脑积水,生殖细胞瘤可能。(见图一)
   
医院认为需立即手术切除!专家们研究准备了二套手术方案,并1月5日打开了应怡的脑腔,发现摘除肿瘤风险极大,遂即改为“脑室--腹腔分流术”,手术当然又是很成功(与华佗当年开胪水平相当),不过应怡的大脑与腹部之间被埋了一根自来水管,称之为自压自流管。可是肿瘤问题没解决,怎么办?放、化疗!(见图二)
   
应怡经历24次放疗,己成无发鬼模样,白细胞极低,反复使用增白药物,仍然难以起色,仅为1700,脸白青,卧床不起。身体免疫低下,随时可能发生多重感染。(见图三)
   
父母带着应怡在上海几家医院转来转去,看着应怡日渐衰弱,继续治疗也没有什么希望了,因此,在名西医的建议下,决定找中医。
        
2007年4月12日晚上,应怡父母找到了我师父,全面介绍了应怡的情况,请求救救他们的女儿。师父说:“我已经不收冶病人了,小女的病就由我的大弟子来调理吧!我先说个意见,你们听听是不是这个理。” 师父顿了顿说:“从你们的介绍和所带资料分柝,小女之脑瘤系火夹痰升而郁结于脑,由痰所致的诸多病变中,以脑的病情最重,病势最急快,且病程长而缠绵难愈。故脑病从痰论治,在中医学中历来是一个重要的命题,在当代尤具现实意义。痰为有形之邪,具有随气运行而流动不居的特性。故其为害,上至巅顶,下至涌泉,随气升降,周身内外皆到,五脏六腑俱有。我分析,小女还有血瘀的问题,发病前肯定例假异常。”应怡母亲接话说:“是的,去年下半年,应怡一直痛经、有块。”
   
师父接着说:“如不动刀,可用中药散化肿瘤,祛除痰积,渐渐而愈。可惜现在动刀、埋管、引流、放、化疗,元气大伤,且埋管自流脑液,脑压稍高即会通过自流管丢失有机营养液,这也是今后应怡难以恢复强壮的原因,但可以维持在一定的健康状态。那么,如何用药呢?因痰浊的停留与流动,必然影响气血运行,导致瘀血,痰与瘀互为因果,互相转化,瘀痰互结,胶固不化。因此,用药化痰化瘀必兼顾之。拟用丹参、玄胡、半夏、胆星、浙贝、白芥子、黄芩、白芷、橘红,南北沙参、枳壳调理。”
   
师父站起来对我的大师兄说:“头居人体最高部位,手足三阳经及督脉均会于此;五脏精华之血,六腑清阳之气皆聚于此。头为清明之府,元神所居,需要气血精髓濡养,不容痰浊之邪盘踞,若痰浊上犯,则发为脑疾,故化痰、活血并重,痰化瘀散,气血畅行,头患方可愈。为救急计,你亦可先用特种消结丹开路,然后上述方剂跟进,用气功扶助,用牛黄、虫草善后。” 大师兄一边记录,一边频频点头。师父与应怡父母握了握手,就走了(他急着去天目山会友)。
   
大师兄开好方子,写了医嘱,我帮他取出特种消结丹,一并交给应怡父母。
        
2007年4月29日,应怡自已打电话来:“谢谢叔叔伯伯们,我现在好多了。就是有点奇怪,开头几天服特消丹,头是不痛了,但痰很多,有时痰卡在喉头产生恶心呕吐,呕出来的痰很粘,拉丝很长,像胶水,会不会脑子漏了呀!” 我们几个师兄弟都很惊讶,相视一下后,几乎是同时笑了起来。我们开心的是第一次直接接触脑疾病例,一下子就认识到从痰论治的实效。(见图四、图八)
        
2007年4月30日晚,应怡在其父母陪同下来看我们,姑娘长的很清秀,只是因头发没了,戴了个帽子,看神态己能生活自理。她问:“爷爷在哪儿,我想看看爷爷。”我们知道他说的爷爷是指我师父,就开玩笑说:“爷爷说了,你头发长出来,他才见你呢!”应怡难为情地脸红了。据她说,这几天早晨起来后也有呕痰现象,不过痰比原来清稀,胃口也越来越好。
        
2007年5月26日应怡父来电:白细胞己升至2300了(见图五)。大师兄将情况报告师父,师父嘱原方减丹参、玄胡,加当归、苁蓉、女贞子、白术、决明。
         
2007年6月19日应怡母女来告知:白细胞2700了(见图六、七),体重增了5斤。应怡揭开帽子让我看,真的长了满头的黄毛。我笑称她是正宗的黄毛丫头。
   
应怡一直等到晚上,才见到我师父,一见面她就跪下说:“谢谢爷爷救了我的命!爷爷我这里经常不舒服,您一定能有办法把它去掉。”应怡用手指着右耳上的头部说。师父摸着那个微微鼓气的一条说:“这就是埋的自流管?!从头理到肚子吗?”,应怡答道:“是的,爷爷有办法吗?我想做个正常的人呀!爷爷--。”“会有办法的。”可是我看到师父说这句话的时候,眼晴朝上,眼圈红红,声音有点变调。
   
我知道师父恨西医轻易开刀又无奈地引流埋管。师父后来说:脑壳打开,压力变化,脑子涨大,瘤不能摘除,不放脑液,盖都盖不回去,前年那个人开了刀,也是不能切除瘤,结果只能少盖一块头盖骨,头上只好鼓个大包,煎熬了几个月,惨叫而死。我去看他时,你们还录了像,那鼓出的包真吓人!现代‘科学’造孳啊!
   
应怡和我师父在哪里聊天聊了个把小时,师父从天文地理到鸡毛蒜皮考问了应怡,应怡也考向了师父一大堆向题。有一个问题把师父难住了,应怡问:人有来世吗?!师父犹豫了几十秒钟,笑答:过十年再回答你!
   
应怡母女走后,师父对我说:去管不易,不去管讨厌,因此,应怡的营养不能过,活血也不宜过,告诉她父母,方剂再调整,减当归、苁蓉,加五味子、茅根。
   
9月10日,应怡与几个朋友出来玩一天,顺便来看“爷爷”,我问她气功练得怎么样?她说:早、晚各一遍,身体没异常感觉,白细胞总在2700到3000之间。想参加高复班读一年,明年参加高考,问一问爷爷行不行。我当即给师父打电话问此事,师父说:太辛苦了,如果去读,以主攻文科为宜。有机会能安全地去掉引流管,彻底消去隐患后,再参加高考为好。
   
我向应怡转告此意见,她摸摸头说:那我再考虑考虑罗!我望着她走得很轻松的背影,心里想:经过生死线的人,成熟得快。


http://www.ngotcm.com/forum/viewthread.php?tid=50247
引用 知恩 2007/10/4 23:31
【整理】无意子0337医案记实文章《刀下逃生》
作者: 青城山人   
时间: 2007/9/27 18:29     
文章来源: 民间中医网 ,更多精彩内容,请访问民间中医网http://www.ngotcm.com/

=========================================

http://www.ngotcm.com/forum/viewthread.php?tid=63128

根据无意子0337医案:治疗胃癌晚期四期资料整理

                        
记实文章《刀下逃生》
                                                      
天台无意子于2007年中秋节
   
2007年7月19日,50岁的卫英女士静静地躺在上海一家著名医院的手术台上,准备给她下刀的是全国著名的外科主刀大夫某某教授。教授与卫英的丈夫是好朋友,尽管经胃镜、活检、并邀其他医院专家会诊定性:胃癌晚期四期,恶性肿瘤(MT),cT检报中显示己扩散到腹部,必需全胃切除(见图一)。但教授心里十分清楚:手术意义不大!
   
教授戴着薄皮手套,拿着手术刀的手,迟迟下不了手。他对自己精湛的刀术没有丝毫的信心不足,但在他手下开了刀,经化疗和用抗生素后又有几个能安祥离世的呢?那些手术成功,小命不保,死不暝目的惨状不能在朋友妻子身上重演!
   
他毅然地放下刀,走出去对卫英的丈夫说:“不开刀只能活个把月,开了刀也可能活不了个把月,何必吃那么多苦头,我想还是不开了,找找中医吧,说不定能多活一段时间,不会那么痛苦。”
卫英的丈夫很沮丧地说:我们平时从不看中医,也不知道到哪里找得到能治癌的中医?!教授说:有的,我们这里放弃了的人,有的找到中医治,还活的好好的,中医这东西是有些名堂。卫英的丈夫点点头说:那就托人找找看。
   
刀不开了,医生们动员卫英化疗,咋办呢?只能先疗吧!7月20日开始第一次化疗,7月27日开始第二次化疗(见图四),二个疗程下来,卫英己奄奄一息,原计划还要做第三次化疗也只好放弃。8月9日经多个专家商议,决定放弃化疗,转求中医调理(实际上就是西医放弃治疗,病人回家等死了)。
        
2007年8月10日卫英被运到某大军区在东南沿海某著名城市的疗养院住下,但人己整天迷糊,靠输营养液活命。
   
卫英的丈夫根据从上海了解的情况,开始到处托人找我的师父。8月13日我的手机连续接到一些有份量的电话,都是请求师父救救卫英的,我将这些电话以及卫英的病情转告师父,师父就一句话:化疗过的人不治,来不及了!
         
8月14、15日师父的二个大学同学找上门来,这下子把他难住了,只好同意先看看人,如果能救也由徒弟们负责治疗,他是不再接诊了的。师父的二个同学连说:也行,也行!总是个人情啊!
         
8月15日下午,卫英的丈夫带着复印的全套资料来见师父,我也在旁接看翻阅,觉得这病真的太重了,太晚了。从资料上看,卫英的胃贲门口大弯侧3X3厘米隆起、溃疡、质硬,后、前壁有3枚0、5厘米大小溃疡、蠕动很少。贲门处癌肿挤压造成难以下咽。加之西医在活检时又摘去了十九块肉,整个胃伤痕累累了!己有腹水,左心宝舒张差,左肾有结晶体,盆腔见63X36液性暗区,化疗中用过增白剂,肝区回声较密欠均等,胃与胰、门静脉主干分界不清,肝周、脾周少量弧形液性密度,局部腹膜明显增厚,欠光整,腹主动脉旁见多发肿大淋巴结影。肝右后叶局部肝内胆管结石伴局部胆管扩张,肝内钙化斑,胆囊息肉。总之,从西医角度看,是转移了,且腹膜己种植转移了(见图二、三)。
   
据卫英的丈夫说,卫英脸色青白吓人,.很瘦,胃痛如刀绞,痛得汗下如珠。
   
师父一边听一边看完了资料,抬起头犹豫了一下说:“现在许多科学家都说胃内如果有幽门螺旋杆菌之群居,会造成急性或慢性胃炎,经过数十年后胃的腺体逐渐消失或被小肠型的上皮细胞所取代,于是导致胃癌的发生。而从中医角度看,胃癌的成因虽然很复杂,但是饮食和情志是最重要的因素,比如吃多了胃胀,酸辣剌激胃,生气了胃也不舒服,兴奋了忘悼饿等等,直接反应很快。以前,日本人嗜食腌制食物及盐渍食品,被许多流行病学专家也认为是造成胃癌的主因。卫英的胃癌成因主要是性格内向,运动偏少,胆气上逆,饮食倚偏,加上一不舒服,就挂针吃西药,搞得胃太干净了,没了抗菌免疫功能了,胃对自身肿毒和外界剌激均反应呆滞,久而久之形成此恶疾。由于喜静,症状不显,及至发现疾己顽矣!如几年前看中医,应该从四诊中可判断胃出问题了。”
   
卫英的丈夫接腔道:“先生分析的很准,可惜我们这些大城市长大的人,几乎是忘了中医,从小一有病,父母抱着就去挂针,吃几片西药,症状消了就算好了,不知抗生素带来的危害呀!”
   
师父沉默片刻,又说道:“当务之急,宜用几天猛药,冲开阻滞,先得把胃口开了,让特定的食物带着秽肿之物从肠便排走,禁食绝对是姑息养奸;当然药物混食物必须快速通过肠道,对于从胃癌基地跑出去的游击队要从尿里排出。就胃癌本身来说,一个月就能见分晓,但就全身状况来说,成功与否取决于卫英练习气功的效能,能否挡得往游击队发展的速度。我己不直接治病了,交给他(师父指了指我),我可以做指导员。”
   
当屋里只剩下师父、我和三师兄时,我问师父冲关之药有多种,那一种为好。师父让我问三师兄,我刚转头要问,三师兄说:我也不知选那一种呢!师父说:你们自己商量吧!说完话他就回家了。
   
我和三师兄研究了很长时间,决定用冰片、雄黄调消结丹的基粉,先用凉开水冲此混合粉服2天,然后再用炒焦的麦芽粉、丹参、元胡、白芨、黄芪、薏米等十几味药煮粥喝,每日三次,并让患者辅之虫草、石斛调理。
        
2007年8月17日晚,我和三师兄将一包包共30天量的药交给了卫英的丈夫,并教了二个气功动作,让他在卫英体能好些对教会她。我又对他说:“你们在无路可走,卫英无药可救的时候来找中医,也是对中医的支持,我会尽力而为的,但不要寄予太大希望。”卫英的丈夫是个高干,在这个时候他只是一个劲地说:谢谢!谢谢!
   
我望着他的背影,顿觉肩头很沉,觉得由要用事实来教育他们,由他们这些人来宣传中医,必定事半功倍啊!
         
2007年9月6日,卫英打电话给我,开口就说:“你是我救命恩人啊!用药第三天就能吃稀饭了,就是那个药饭,后来肚子饿,也再吃点面包,一个星期就能在房间走走了,今天称了体重,比一个月前重了四斤半,脸色有点隐隐红光了。” 说到这里,她咯咯地笑着说:“这段时间的大便臭极了,大便中有乱七八糟的杂物,便后如不及时冲洗,家里就臭不可闻。”我知道这是胃中秽物下行排出,是好现象。因此,我回答:“在意料之中,按时服药,认真练功。”
   
性急的卫英丈夫看卫英一天一天好起来,白天也能到公园走走,饮食、大、小便均有规律,睡眠也正常,就于2007年9月12日带着卫英到省级大医院做胃镜及生化检查。检查报告出来一看,他们夫妻俩都惊呆了。胃贲门口大弯侧3X3厘米隆起质硬的东西消失了,仅表现为粘膜增厚粗糙;原后、前壁3枚0、5厘米大小溃疡也仅表现为一个0、6X0、7厘米的溃疡;诊断结论也变成:怀疑贲门Ca(见图五),胃窦溃疡。其他各种检查大部显示指标和特征转好(见图六、七、八)。
   
夫妻俩兴冲冲地拿着一叠单子给我看,我看了胃镜图文报告也是惊奇不己,但还是压住喜悦地说:刚开了个好头,任务还很重,还是按部就班吃药、练功吧!我当即给师父打了个电话,报告卫英的检查情况。师父只说了一句:才吃23天药,就去检查啦!那么可以用走小便排毒的药了。我立即把早己准备好的药交给卫英。
        
2007年9月15日,卫英来电话:大便没以前那么臭,小便又浑又臭,是一种难闻的酸臭。按照师父的理论,此毒来自淋巴和骨头。
   
卫英每天都记日记,隔一个星期送来给我看(见图九、十)。
   
今天中午(2007年9月25日)卫英给我师父和我们师兄弟送来许多盒素月饼,我看她又有点胖了,就说:月饼这些甜粘之物不要吃。她又咯咯笑着说:“是有点想,但坚持熬住了,最难熬的是做气功后,食欲大开,光吃点软饭、稀粥,像永远吃不饱。”逗得我和师兄弟们哈哈大笑。(未完待续)   


http://www.ngotcm.com/forum/viewthread.php?tid=50247
引用 122116873 2013/7/19 10:06
很好,拜读了
引用 gook3721 2013/8/13 15:15
好精采的医案,文笔也好。
引用 乡间小溪 2013/8/28 18:03
等着看更多文章
引用 zonedrfox 2013/9/4 18:28
很好,论坛应该多发布些类似医案,边玩边赏边学。
感谢整理,有劳弄个全集,期待。
引用 做人要厚道 2013/9/8 13:23
功德无量,可使慧者避免炼狱般的酷刑,或得救或得以善终,
引用 long0575 2013/9/24 14:56
多谢分享,敬候下文!
引用 long0575 2013/9/24 14:57
多谢分享,敬候下文!
引用 sisleyaa 2013/9/24 15:17
多谢分享
引用 thslsh 2013/10/13 08:16
好医案,精采,楼主怎么联系?
引用 Z1104 2013/11/16 16:30
拜读了,谢谢
引用 烟台小雨点 2014/8/12 19:20
功德无量
引用 jiangchaowei 2016/9/29 09:55
不错,振兴中医
引用 jiangchaowei 2016/9/29 10:17

查看全部评论(18)

相关分类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