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 民间中医网!

民间中医网

 找回密码
 立刻加入
正宗温县翻地垆土铁棍山药 无硫纯天然干品!每周末发货!
民间中医网 民间中医网 中医临床 查看内容

【原创】根尘不偶:甲型流感防治

2010/12/2 21:31| 发布者: david92003| 查看: 1938| 评论: 1

摘要: 今天晚上主要想和大家交流一下对于流感、瘟疫的预防和治疗的思路。尤其是目前的猪流感,现在改了名字叫甲型流感,在香港已经有确诊病例,好像有波及国内的趋势。今天谈一下对于这种比较峻猛的流行病,中医怎么去对待 ...


标题: 20090502根尘不偶老师讲甲型流感防治
作者: 安时处顺   
时间: 2009/5/7 17:38
文章来源: 民间中医网 ,更多精彩内容,请访问民间中医http://www.ngotcm.com/

=========================================

今天晚上主要想和大家交流一下对于流感、瘟疫的预防和治疗的思路。尤其是目前的猪流感,现在改了名字叫甲型流感,在香港已经有确诊病例,好像有波及国内的趋势。今天谈一下对于这种比较峻猛的流行病,中医怎么去对待。但是对于甲型流感,目前我也没有接触到病人,今天谈甲型流感的治疗完全是纸上谈兵,能不能和真实相吻合呢,其实我心里一点底儿都没有。所以只能把我以前治疗流感和普通感冒的一些经验和体会跟大家汇报一下,提出自己一些建议,也许对大家有所参考和帮助,达到这个目的就可以了。

首先,目前对于甲型流感,各方面已经有很多预防、治疗、分析的思路出来了,包括也有几个方子公布出来了,更多的专业的老师是从五运六气方面来分析今年这个运气,分析今年这个疫病的趋势,也提出了治疗上的办法。我本人对这个五运六气毫无研究,所以说句实在话,让我从五运六气角度谈一下瘟疫,我实在是谈不了,讲的都是我在临床上真实病例的一些感觉。

有这么一句诗,“春江水暖鸭先知”,春天江水暖和了,游水的鸭子首先知道水暖和了,为什么它知道的早呢,不是说鸭子聪明,任何动物对天地的感应都是有的,人是万物之灵,感应应该比动物更敏锐,但为什么现代的很多人在瘟疫来临之前毫不知情,等到处都是病人了,才知道瘟疫真的来了。这说明现代人对天地的交感已经比较差了,为什么呢,因为人的生活习性、行为已经与大自然、天地的一气周流,与整个的道偏的比较远了,已经很难与自然水乳交融的相处。从另一个角度来讲,大自然不正常的气候变化,也可以说是人类自己造成的。

最近也就是一个星期左右吧,我已经明显感觉到今年这个气候与往年不一样了,能感觉得到。就感觉这个气有一种压抑,憋闷的感觉,这个时候是春夏之交,我以前讲脉象时跟大家谈过,春夏之交春脉弦啊,还没有完全散开,还带着一股收劲儿,天气一旦变热的时候,马上就变软,春天木气升散但还带着一股收劲儿,慢慢要变成完全散开,一到夏天天气很晴朗,很热了呀,脉就会变软,一气就完全弥漫散开,变得很柔软,就在这春夏之间呢,正常时候的天气应该是很晴朗,很温暖,比较舒适。但是最近呢,不光是我有这个感觉,好多病人的脉象都是一种弦紧有力的脉,有一种不舒的压抑之气,这是不是与目前的甲型流感有关呢,这个我也不好说,只是说有这样一种感觉,在病人身上也能够感受到这种变化,所以说无形之气决定有形之体,任何疾病都是这样,大的流行病,我个人认为,必然在发病之前,整个天地之气都会有一种范围很大,气势压抑弥漫地很广很有力的气场。用以前的话来说,疫气,疫疠之气弥漫过来,紧跟着才会有大的流行病发生,所以说病未到,气先到,就像下雨先刮风一样,是这个意思,这是先谈一谈我最近的一些感觉,一股沉闷压抑之气。

下面讲一下对于流感和感冒的治疗。先从最普通的感冒讲起,慢慢过渡,一直讲到比较严重的流行病,瘟疫。我们知道普通咳嗽.html" target="_blank" class="relatedlink">感冒咳嗽是常见的症状,一般我们用解表的,行气的,麻黄桂枝、小柴胡一类的,把这个一气通畅一下,烧是比较好退的,一两副药烧就退了,一般不会超过三副,比较好治。但是感冒不会马上好,还会有咳嗽,吃饭差啊,慢慢再恢复一个星期左右才会好,对于年龄比较大的,可能会咳嗽好长时间才会好,我们就要思考这样一个问题,普通的感冒发烧,不是木气不升,就是金气不降,或者是中焦不运,这几种情况比较常见,我们对应着处理一下,恢复一气周流,退烧是很快的,为什么咳嗽会延续一段时间?这说明感冒的过程在体内产生了一些痰浊,脾胃为生痰之源,肺为贮痰之器,传统的学院派中医都这么讲,这也是有道理的,普通感冒也是一股不正之气,它影响体内一气正常的周流,一气不能正常的周流,必然会产生痰浊,产生的郁浊必然会在体内积聚,用药物把气恢复通畅了,退烧了,但郁浊不能排出去,还会咳嗽,这时候用上化痰的,运中焦的药,慢慢地把体内的痰浊化一化,很快就能彻底痊愈,这就是无形之气恢复地快一些,有形的痰祛除的慢一些,这是一个常识,就算不是大夫,生过病的人也会有这个体验。

像流感呢,大部分的人也经历过流感,流感通过我治疗的病人的经验来看呢,流感发烧来的较快一些,普通感冒可能一两天才能烧起来,流感可能一有不舒服,几个小时就烧起来,一旦烧起来就很难退下来,普通感冒表气不开,木气升不上去,用上麻黄汤桂枝汤一通,就把这个郁结打开了,右路不降,中焦不运的,用点平胃散三仁汤,厉害的用点麻杏石甘汤,白虎汤,很快把气的问题就解决了。但是流行感冒呢,还用这些方子去治,疗效就很差,或者没有效果,那么这个区别在哪里呢?流感也发烧啊,发烧无非就是这些情况,要么是升不上来,要么是降不下去,要么是中焦转不动了,不可能有其它的情况啊,为什么用上这些药不灵了呢?我们就要思考这个问题,是什么原因,其实就是因为这股疫疠之气,这股浊气,这股秽浊之气不正,普通感冒这股邪气虽然也是不正之气,但是相对来说清透一些。流感病毒是一股浑浊之气,浑浊的比较厉害,这股浑浊之气一旦到了人身,很快把人清透的周流的一气变成了淤浊之气,这时候一气马上就转不动了,体内的淤浊,代谢产物都排不出去,体内马上变成了一滩死水。就像小河流水,本来很清澈,很干净,不会坏的,流水不腐嘛,一旦受了淤浊之气的影响,就流通不了了,脏东西排不出去了,就像一滩死水一样,都臭了,就像夏天的污浊之水,又臭又脏,还热呼呼冒着臭气,就像这样一种景象,这时候单纯去流通,就像拿风扇去吹一吹,根本就不解决问题,力量太小了,这时候非常之时,就要用非常之药,首要任务就是要把这股淤浊,其实就是中医讲的顽痰,要把这个问题解决。在医院曾经碰上这样一个病人,在医院都是用非常好的抗生素,用上抗生素以后,也能够退烧,为什么呢,抗生素凉性非常的大,一下子就把病人的湿气弥漫,湿气熏蒸加上顽痰搅和在一块,就像一锅糊糊一样,你用上非常凉的抗生素,就像秋天下了一场雨一样,空气会变的清新一点,但是痰还是在里面,气至少变清透一些了,所以烧相对能退下来,但是病人会浑身难受,这个问题是解决不了的,只是退烧。如果我们用上化痰的,通下的药,比如泻心汤之类的运转中焦的,用上一点通下的,用上一点开肺的,帮助污浊往下降,化痰的,很多病人会排出大量的胶粘臭秽的大便,量非常的多,黏黏的,排出像浆糊一样,在马桶里根本冲都冲不下去,这个味非常的臭,能够被它熏倒,形状像浆糊一样,糊在一块就像稀糊一样的东西。一旦排出臭秽的大便以后,病人全身症状马虾米脑傺胃气,行行气啊,善后的这些方子可以用上。这种病人呢,我们碰到了不是一个两个。讲到这里我就在想,不同的感冒可能会有不同的症状,有的人可能发烧,有的人可能咳嗽,有的人可能浑身难受,症状差别很大,而这个流感,大家症状相差不大,发烧很快就烧起来了,这是为什么呢,就是因为流感病毒这股疫疠之气,这股秽浊之气过于强烈,人体的正气根本挡不住,不是对手,碰上就被俘虏,一气周流完全被浊气控制了,症状肯定都一样了,都是污浊之气的表现。

瘟疫有很多种,有的身上会长很多疹子,像小孩得的麻疹啊,水痘啊,在冬天春天的时候,比较冷的时候,会有比较明显的肌表症状,皮肤会起小痘痘,小疹子,这些流行病侵犯性也比较强,但相对也是比较好治,因为冬春时候天气寒冷,肾气处于收藏状态。肾气是先天之本,人体一气周流的动力和源泉,生命的根本,所以这时得病还有依靠。另一方面,凡是在皮肤出现的,有形的痘痘,疹子,有形的病变,说明这股病毒的淤浊之气还是有局限性的,一团一团,局部的,哪里有小痘了,哪里郁得就历害,说明正气比较足,能够把浊气推出去,能够使浊气一团一团的聚在一起,不至于弥漫全身,一气周流的内部还有一个相对通畅的道路。反过来如果到了春夏到时候,春夏阳气升散,一气周流由一个收敛凝固的状态慢慢地散成一个散漫的状态,所以一气周流的力量就减弱了,自身就比较弱了,所以说到了秋夏的时候易拉肚子,阳气都散到外面来了,里面一气弱了,稍微吃点不合适的,脏腑之气就容易受损伤。所以春夏之交,阳气刚刚要散开,肾气变刚刚得比较虚的时候,也开始下雨了,天地之间开始有湿气了,湿气逐渐有弥漫之势,一旦有瘟疫流行,往往比冬天更严重,因为肾气已经不是那么坚强了,没有力量了,一旦来了瘟疫只能是背水一战了,这时候瘟疫来临时,人体症状会更严重一些,开始讲的感觉到的天地之气,相对比较阴霾,比较压抑,所以这时候人体处于肾气比较虚,一气周流相对不通畅的状态,这时一旦这股疫疠之气蔓延,可能真的会引起比较严重的症状。

我们来看一下刚搜到的国外的患者的临床症状,早期症状主要是发热,咳嗽,咽痛,身体痛,头疼恶寒,疲劳,个别会出现腹泻,呕吐,浑身肌肉疼,眼睛发红,这些症状跟普通感冒差不多,都是一气周流不畅的表现,这时候如果能及时治疗,刚感到不舒服,还没发烧,如果能够抓住机会,去宣通一气,很有可能把这个病治好,比方说用上麻黄附子细辛汤,麻黄汤这样的方子,网上我看了一下,倪海厦先生主张用大青龙汤,这个思路也不能说错误,他有他的道理。这里有一个机会,必须是刚刚得,这时一气刚受影响,刚刚有一些郁滞,体内完全的郁结还没有生成,一气还能流通得动,趁这个机会赶紧用上比较峻猛的流通阳气的方子,从左路入手,可能一剂而愈,一副药就把这个病治好,所以说经方还是有用的,不是说没有用。但是这里面也有问题,就是春夏慎用麻黄,因为春夏阳气已经散在外面了,如果用大量的麻黄,就会把一气更散在外面了,用麻黄完全是背水一战,已经没有退路了,所以必须把机会把握好,机会只有一次,就是刚刚得,刚刚不舒服,还没有典型的症状时用,但是有多少人能把握的好呢?从网上的资料来看,一有不舒服,也就是几个小时,立马就高烧了,可能来不及煎药,马上就变成一个比较严重的症状,再加上有一部分人体质比较虚,用得比较早,也有可能把这一气散得太过,身体太虚的人,不见得效果会很满意,所以用大量辛散的药来治疗目前这个甲型流感,我个人认为有一定的风险。

我们古人讲的,治温病有几个禁忌,要禁汗,禁下,禁用大下的药,还有禁吐,大吐伤中气。所以像大青龙汤,麻黄汤,麻黄附子细辛汤这些,我建议大家没有十足的把握,不要去冒险。

这个甲型流感,从卫生部网站公布的资料来看,有些患者病情迅速发展,来势凶猛,突然发烧,超过39度,继发严重的肺炎吐血,胸腔积液,肾功能衰竭,败血症,休克等等,这个病来的快,发展的也很快,青壮年居多,从西医讲的症状来看呢,都是一气周流卡住了,中断了,为什么呢,就是因为甲型流感这股秽浊之气比一般的流感更历害,就像一张非常粘的网一样,一上来就把你兜住了,网起来了,动不了,就像用很细的小绳子把你捆起来了,你即使再有力气也挣脱不开,那只有想办法把网化掉,有人说用刀子把网切开,其实用刀子切都切不断,所以说我不建议用麻黄,因为这股秽浊之气一旦在体内弥漫以后,就好比是顽痰胶水,胶粘痰就像胶水一样,这时候用行气的药根本就没有任何用处。

如果大家做家务就有这个感觉,就如用手擦油很多的碗一样,弄自己一手油,还擦不干净,用手擦碗,就比如用麻黄吧,能擦下一点,但如果油很多的话,也解决不了问题,这时要用一点肥皂,洗衣粉,或者是面汤,去把油化开,根本就不用擦了,一冲就没有了。

所以不管流感也好,瘟疫也好,它改变了体内的环境,把人体清透的环境变得非常粘浊,污秽。为什么会很快发烧?很快发烧就是气滞了,走不动了,气有余则化火嘛,气走不动了,堵在哪儿,哪儿就发烧,这个瘟疫它不是伤寒传经那么简单,它是直入五脏,五脏六腑全进去了,到处变得黏糊糊的,四处都走不动了,那么这个时候怎么办呢?还用小柴胡行气,用麻黄汤发散吗?还是用白虎汤潜降?这时四处都走不动了,就像沼泽地一样,这时候用上这些都不灵,这个时候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宣化顽痰,只有把这个顽痰化开,变成相对能流通的痰,能流通的清痰,或者变成湿气,只要能流通,我们就有办法,什么方子都可以用了,这就是问题的关键了。所以我前两天给大家推荐了一本书,叫《瘴疟指南》明朝治疗瘟疫的书,作者是郑全望,书上说痰去则病根就去了,就是这个道理。

那么我们想一想这股顽痰我们怎么去祛除,既然体内有一股胶着的顽痰,必然体内也有一股胶着之气,实际上所有的顽痰都是湿气演变而来的,中焦就是湿气,所以这个病根就在中焦,中焦这股湿气不变成胶着之气,这股胶粘痰也不会有这么严重的病情,相反呢,这股湿气在疫疠之气的作用下,变成了这种顽痰,胶着体内,这股顽痰在中土是最多的,在肠胃最多,因为从五行来讲,土是万物所归,伤寒论讲一旦传到了阳明腑,就到头了,不会再传了,土者万物所归,无所复传,同样的道理,这股顽痰一旦占据了胃肠道,就没有出路了,邪气正气都没有出路,所以化顽痰的同时,要开通要路,给腑气一个出口,这是非常关键的,所以大部分瘟疫病人要么是便秘,要么是大便不畅,也有腹泻的,腹泻是肠道淤浊的比较厉害表现出的一种症状,实际上肠道还是不通的。

不管非典也好,还是这种甲型流感也好,从症状上来讲没有体表的症状,没有这小痘痘,疹子这些,只是高烧,脏腑衰竭,这说明这股淤浊之气弥漫全身,流通性极差。如果把有体表症状的流行病比作一个阳证的话,没有肌表症状的流行病就是一个阴证,它的症状就更重了,所以治疗就从这股淤浊之气的特点来想办法,一旦病人出现高热,出现明显的肺部症状,我们知道这是顽痰郁结,阻碍一气周流,普通的药物在气的层次上,不管是升还是降,还是斡旋中焦,都不会有很好的效果了,只有一条路,那就是化顽痰,通肠腑。

用什么来通,秽浊之气应该是在土气的范围内的,顽痰都是湿气变过来的,都是在土气的范围内的,而且今年是已丑年,土运之年,脾土为病的概率更高些,土气的缓和之性变为了壅滞的顽痰,怎么来治疗土气为病呢,木能克土,土气趴在那里不动了,怎样让它动呢,木气是升动的,所以还要靠木气来化解,什么样的木气来化解,麻黄就不行了,麻黄有勇无谋,这时候派不上用处,这股木气必须是清香,柔润,坚韧,阴柔,不能太急了,要兼具这些特点,没有这股清香的土气,就化不了淤浊,秽浊之气就去不了。如果这个药没有一股柔润之性,柔润之势,没有这股韧劲儿,它也不能进入胶粘痰之中,好比是搞地下工作的,对付那些比较阴,比较秽浊的人,也要有一种比较阴柔的东西,能够进去,就能解决这个问题。

那么什么药具备这些特点,我个人认为,有一味药兼具这几个特点,那就是竹沥竹子里面天然生成的液体。竹子是中空的,本身就像木气一般,直上直下,升达很快,竹子本身弹性很好,韧性很好,竹子是芳香的,大家大部分都吃过竹笋,很清脆芳香可口,竹沥又是一股液体,芳香气凉,很清透,我们提出的特点基本都全有了,可以很好地把这个问题解决。余国俊老师在他的书里面讲过,当痰比较多的时候,用大量的鲜竹沥,可以很快会把这个痰化掉,这是他的个人经验,我学习应用了以后效果非常好,所以中医毕竟给我们留了一个办法,一物降一物。这个鲜竹沥有点偏凉,春夏之交的时候人的里气偏虚,肾阳有点散了,阳气还是稍微不足,用上大量的鲜竹沥来化痰,有耗伤阳气的弊端,所以我临床上在鲜竹沥里面加上鲜姜汁,兑在一块儿,这个效果就非常好了,基本就没有太大的弊端,就可以大量服用。一般的小孩感冒长期咳嗽不易愈的,咳嗽比较剧烈的,痰又很多,黏黏的,小孩又不愿意喝太苦的药,用上大量的鲜竹沥,加上鲜姜汁,效果非常好,咳嗽当天就可以好个差不多,非常明显。

目前市场上卖的鲜竹沥,一盒六支左右,一块多钱一盒,一盒六十毫升,比较便宜,是单纯的鲜竹沥,不是那种复方竹沥,再把核桃那么大的生姜,把它切碎了,压一压,压出一勺子生姜汁,把它兑进去,三五岁的小孩,不太大的小孩,一天喝上两三盒,也就是120到180毫升,效果非常好,咳嗽当天就可以好得差不多,非常明显。

对于甲型流感这种剧烈的疾病,体内的顽痰更多,更严重,又以成年人居多,自己配的姜汁竹沥,一天照着十盒二十盒三十盒喝,应该没有问题,喝到能够把体内的顽痰化开为止,体内的顽痰化开了,可以流通了,就好办了。实际上就是用竹子这股清透坚韧之气,来破体内的这股浑浊淤浊胶着之气,痰一化,一气周流恢复,我们就可以随证用药,马上就见效。解决问题的根本就是化顽痰,最理想的化顽痰的药物,我个人认为就是鲜竹沥配鲜姜汁

普通的鲜竹沥因为它很便宜,大城市大多都没有人愿意卖,挣不到钱呀,但是能买到复方鲜竹沥,复方鲜竹沥内含杏仁这味药,杏仁这味药是破肺气的,真正高烧的时候,这一气都已经走不动了,消耗很大,再用复方鲜竹沥,如果喝多了的话,大量的杏仁就会把气破掉,所以这个复方鲜竹沥,不能够喝,只有单纯的鲜竹沥可以大量的喝,没有问题,可以当水喝。如果实在买不到鲜竹沥,可到药店去买竹茹,竹茹就是竹子去皮后刮下的竹屑,很细的,一片一片的,买那种颜色比较亮的,闻着没有什么味,看上去比较干净的,自己熬一熬,那就算是竹沥了,效果跟天然的鲜竹沥是类似的,这是其它药物不能代替的,这是讲的化顽痰的办法。我觉得只要把痰化开,其它的问题都好办。

但是病人不光是有痰,还有发烧,一气周流不畅啊,我们还是要用点药,用点什么药呢,网上也有很多方子,我个人也准备了一个小方,跟大家说一下:薄荷(后下)20g,苍术25g,陈皮10g,鲜生姜(切碎)30g,川椒2g,白蔻(打碎)6g, 生苡米60g,黑丑(打碎)20g,生大黄5g,生甘草5g,干姜(打裂)15g,黄连(打碎)1g。

我讲一下这个方子的思路,假设有这么一个病人,他已经高烧了,首先要用大量的鲜竹沥流通化痰,化痰的同时可以吃这个方子。在这里用薄荷其实是小柴胡汤的意思,行气,我觉得柴胡还是比较猛一些,不够柔和,因为一般人高烧,这个气都比较弱了,用的药要稍微柔和一些,薄荷或茵陈都可以,如果病人湿气不是很重的话,用薄荷好一些,薄荷偏于行气,如果湿气比较重,用茵陈会好一些。苍术是平胃散的意思,运转中焦,苍术,陈皮,生姜,都是运转中焦,川椒宣一下肺气,白蔻,薏米是三仁汤的意思,使湿气流通下行。大黄的量比较小,加快一下下泄速度,主要是靠黑丑来泻下,二丑给大家讲过,这个药打碎后煎出来黏黏的,和这股淤浊之气性质比较近,比较柔和,用它来泻这股顽痰效果比较好。后面这个干姜,黄连是泻心汤的意思,用来运转中焦,因为中焦必然是湿气凝滞,连苍术陈皮算上,实际上是平胃和泻心两个运转中焦的方子。

因为真实病人的具体情况没有见到,这只是一个估计,只是纸上谈兵,碰到具体的病人还是要因人而异,不要生搬硬套,大家可以把这个作为一个思路。方子是很灵活的,大家完全可以自己组方。

有一些注意事项,很多人认为高热要清热解毒凉血活血,到底能不能用,从症状上来看也不错,但是我们要看得更深一点,就是之所以出现高热的症状就是因为顽痰引起的一气不周,所以我个人认为清热解毒的药,更多的是消耗正气,而不是解决这个问题,大家要注意。有一篇报道说,板蓝根治这个病适得其反,说得就是这个意思。

另一方面呢,如果病人没有用药就腹泻了,要不要涩肠止泻。我个人感觉千万不要用,如果怕脱水的话,可以适当输液,多喝水就可以,但是不要用收涩的止泻药,一旦用收涩的止泻药,就把顽痰都收到里面了,可能根本就好不了,要权益轻重,通因通用,要用流通的办法,使它泻的更痛快一些,这个腹泻,我个人理解是它郁得太厉害了,所以才腹泻,这种腹泻肯定不是很痛快的腹泻,而是很难受的腹泻。

虽然讲了这个病的治疗,为了不让这个病在我们国家流行起来,我们还要多做预防,那么怎么来预防呢,这股秽浊之气,要用芳香来破它。所以我们在家可以多用一些艾叶,艾卷,城里的可以买一些艾卷,在家里把艾卷点上熏一熏,就会有一股芳香之气,把这股浑浊之气散一散。如果自己愿意带一个香包的话,自己可以配几味药自己做一个。

可以用白芷、细辛、白蔻各3g,打成细粉,做几个小香包,可以够一家人用了。这个香味也挺大的,有的人受不了细辛的味道,不用细辛也可以。这就是预防的一个小方。

总之,以预防为主,一旦不幸碰上这个问题了,治疗方法我们也有,不至于惊慌失措。我们讲了治疗方案,首先不能峻散,用大量很峻猛的药往外散,也不能大下,用大承气汤,只有用流通的方法,来化解阴霾,所以这个治疗的办法,我总结了一句话,就是清润流通以化阴粘秽浊,这就是治疗思路。

我们古人对这种流行的瘟疫,已经有很好的办法,讲到这里,我也向大家推荐两个古人的方子,这两个方子都是《验方新编》上记载的方子,大家有这个书的都回去查一查。

雷击散皂角、北细辛各三钱半,朱砂、明雄黄各二钱半,藿香三钱,枯矾、白芷各一钱,桔梗防风木香、贯众、陈皮、薄荷、法半夏、生甘草各二钱。 薄荷、法半夏、生甘草各二钱。共研极细末,贮瓶中勿令泄气,随身携带。凡遇急症,取二三分吹入鼻中,再用一二钱姜汤冲服。服后,安卧片时,汗出而愈。

首先雷击散,皂角,仲景皂荚丸是化顽痰的很好的方子,细辛入阴分,流通性很好,皂角和细辛等于我们用的鲜竹沥,化痰流通,皂角细辛可能比鲜竹沥更好一些,更猛一些,这个方子之所以效果好,就在于皂角细辛,但是细辛要有处方才能买到,所以这个方子虽然发上来了,但是可能配不齐药,朱砂,雄黄很多人可能都不敢用。大家看用法,姜汤冲服,这是考虑到中气虚,护住中气的意思。

辟瘟散:苍术五钱,桔梗、神曲各三钱,贯众、滑石、熟大黄、明雄黄、厚朴、生甘草、法半夏、川芎、藿香各二钱,羌活、白芷、柴胡、防风、荆芥、北细辛、前胡、枳壳、薄荷、陈皮、皂角、朱砂、菖蒲、公丁香、广木香、草果、香薷各一钱。共研细末,瓷瓶收贮,勿令泄气。每遇患者,先用二三分吹入鼻中,再用三钱,滚姜汤冲服。若遇体虚者加党参四钱,煎汤冲服。小儿每服一钱。

这个辟瘟散药就比较多了,苍术用了五钱,量比较大,也用了细辛皂角,其它的有行气化痰的,清热利湿的,有泻下的大黄,行气的柴胡防风,主要是芳香化湿的比较多,也是用姜汤冲服,这时候是滚姜汤了,体虚的加党参,这是灵活变通。这两个方子的处方立意,给我的感觉比较好。有条件的可以配一些,关键时刻可以救急。

要讲的内容就讲这么多,最后说点题外话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气,这一气与天地的一气在互相交感,互相交流,互相影响,这些瘟疫、灾难不仅仅是大自然自己的事情,它跟人类本身密切相关。很多情况下是我们本身的一气偏了,从而导致大自然的一气也偏了,互相影响,所以说从大的方面来看,不要怨天尤人,很多情况是人类自己导致的。为什么植物受的影响小呢,植物没有私心杂念,比较单纯,比较清透一些,所以受的影响小,所以现在还有植物、药物可以帮我们治病。如果人类不去思考自己的不当之处,总有一天,天地之气由于人类社会的偏颇,严重到能影响植物了,那时候连用一个正常的药物都很难了。打个比方说,如果竹子都生病了,我们连竹沥都没得用了,怎么办?所以我们在积极应对瘟疫疾病的同时,要学会反思自己在生活中的不良习惯,希望不会有那一天。

今天晚上就跟大家讲这么多,根据自己的临床经验讲一下自己的看法,完全是纸上谈兵,不见得跟真实情况相吻合,如果大家真的碰到疾病的时候,希望大家能灵活变通。希望大家都健健康康的,今晚就讲到这里。


安时处顺:全篇由弘毅生整理。希望大家细心体会,不要辜负根尘不偶老师的慈悲之心。

[ 本帖最后由 知恩 于 2009/8/3 16:50 编辑 ]

本文内容由 知恩 提供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善如水 2011/7/6 15:59
李老师吉祥!一片慈悲心,盼醒众迷人。南无阿弥陀佛!

查看全部评论(1)

相关分类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