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 民间中医网!

民间中医网

 找回密码
 立刻加入
正宗温县铁棍山药鲜品10号前付款预定95折!12月17号发货!
民间中医网 民间中医网 中医畅谈 查看内容

中医之路——模糊着

2010/12/5 19:56| 发布者: david92003| 查看: 2383| 评论: 33

摘要: 我是中医药大学大二的学生,学的是中医临床专业。刚刚开始学习的时候,有着很大的热情与信心,想在新的科目新的环境大展拳脚。但是一年下来发觉自己那点热情消失殆尽,对于老师上的专业课感到很乏味。现在看那些中医 ...
我是中医药大学大二的学生,学的是中医临床专业。刚刚开始学习的时候,有着很大的热情与信心,想在新的科目新的环境大展拳脚。但是一年下来发觉自己那点热情消失殆尽,对于老师上的专业课感到很乏味。现在看那些中医古籍很浮躁,看那些教材更不用说了。摸摸糊糊的找不到自己的方向,我其实一直有一个愿望,就是不希望我们的后辈像我们一样学得糊糊涂涂。我想把中医的脉络理清楚,把原理里清晰。然后能够以另外的一种方式告诉初学者,用一种整体观用阴阳的理念去主导这个中医的说明。我也有很多心愿,我打算在我学校期间或者毕业后到中学小学普及一下中医,让更多的人受惠。但是我的口才似乎没有那么好,现在的基础理论学得也是一般。郁闷着。我觉得自己个人是一个喜欢把理念传递给别人的人,这是我的一种兴趣吧。然后我希望自己学好古文,打好功底。可是派上现实用场的很少,我不太喜欢现代人用那些表面的古代东西去炫耀。我更钟情于学习古代那种智慧那种理念,因此我对于中医的看法也是这样的。我说了那么多,可能有点乱。但是希望朋友们能够了解我吧。

本文内容由 OI1991 提供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2011/1/11 17:45
静下心来,慢慢地去体会中华文化,慢慢地积累知识,几年之后定会有所作为,现在社会太浮躁了,许多人也跟着瞎浮躁,结果抱怨了一辈子一事无成。
引用 2010/12/10 21:49
呵呵   我现在也上大二
引用 2010/12/8 18:35
fangzhijian: 网上有一篇<裘沛然学医心得>,我觉得讲的很有道理,说出了学中医者的迷茫和解决之道。文章有7页之多,太长了我就不转载过来,楼主百度搜索一下吧
好的,谢谢。
引用 2010/12/8 14:50
网上有一篇<裘沛然学医心得>,我觉得讲的很有道理,说出了学中医者的迷茫和解决之道。文章有7页之多,太长了我就不转载过来,楼主百度搜索一下吧
引用 2010/12/7 12:55
gdjoana: 我感觉楼主可能是想得很多但是缺乏行动力的人,而且顾虑比较多,缺乏信心。有这么多时间胡思乱想,还不如脚踏实地,好好地研读经典,读书百遍其义自见,水道渠成 ...
很感谢你的关怀和指导,我定会努力行动的。现在缺乏的是一个 方向而已,所以才有了顾虑。非常感谢,很感动。
引用 2010/12/7 12:51
firelight1982: 对不起,我说话可能会有点直接,希望不会让你觉得不舒服。你到底是喜欢中医本身(中医的理念)还是喜欢所谓“传播理念”?如果是真心喜欢中医,学习则是乐在其中 ...
说得很有见地,直接地说出我心中无法言出的那种东西。道出我的心声。可谓一语中的。现在我对于“我的”是比较的在乎,因为我尚没有去真正了解它。中医现在诸多流派,我比较钟情或者是倾向于经典派。但目前只能是仰慕吧,毕竟自己走了这样的路。那也是没有退路的。
引用 2010/12/7 05:53
我感觉楼主可能是想得很多但是缺乏行动力的人,而且顾虑比较多,缺乏信心。有这么多时间胡思乱想,还不如脚踏实地,好好地研读经典,读书百遍其义自见,水道渠成。医术高明,自然有病人慕名而来。若要去学校教书,看来只能找个教必修课比如语文之类的工作,课堂之余可以传授一下中医理念。但是当老师也首先要自己有料,否则自己肚里空空如也,如何能给别人你自己没有的东西呢?
引用 2010/12/7 03:48
对不起,我说话可能会有点直接,希望不会让你觉得不舒服。你到底是喜欢中医本身(中医的理念)还是喜欢所谓“传播理念”?如果是真心喜欢中医,学习则是乐在其中,怎么又会浮躁而看不进东西?如果不是,那么可能你更喜欢的是“传播理念”。其实,大多数人都喜欢将自己的理念传播的,无论ta的本专业是什么,今天如果你不是学中医,学了别的A专业,也许也喜欢传播A理念,而无论A与中医是否矛盾。这样的话,那只是一种自我实现的需要——需要别人认同和赞赏的眼光。也就是说,你更喜欢做一个教师,去教别人,而不是研究中医。需要自我实现是正常的,我没有任何要judge你的意思。只是如果心里能够清楚自己真的想要什么,也许才能明白自己为什么口口声声爱中医的理念,却学不进去。退一步说,即使兴趣在别人的赞赏,有所成就——成为一个对别人有用的人才,一个别人仰慕和认同的人,那么也至少也得有拿得出的本事。连基础理念也没搞清楚,你爱的是那个“不清楚的理念”吗?其实只是爱“我的专业”罢了,跟专业没关系,“我的”才重要。

你的情况我不了解,只是基于你的这些话的一个感受。说得不对,也请不要难过。浮躁在所难免,大家多少都有的,不论年龄大小。你才那么小,慢慢问自己的心,看看路在哪里。
引用 2010/12/7 01:43
如果觉得阅读经典枯燥,可以先看看视频,根据自己时间每天看几集,经典原文可以网上下载,我觉得王洪图的《黄帝内经》讲座,郝万山的《伤寒论》讲座,刘渡舟的《伤寒论》讲座,胡希恕的《金匮要略》讲座都很好,看过一遍可以对经典有个大概的认识,然后再看书就更容易理解了。刘渡舟的《伤寒论》讲的是前面的平脉法伤寒例,郝万山的讲的是后面的六经辨证。视频在土豆网都有。
引用 2010/12/7 01:21
清  徐灵胎《医非人人可学论》 可看出学医实非易事。

今之学医者,皆无聊之甚,习此业以为衣食计耳。孰知医之为道,乃古圣人所以泄天地之秘,夺造化之权,以救人之死。其理精妙入神,非聪明敏哲之人不可学也。黄帝、神农、越人、仲景之书,文词古奥,搜罗广远,非渊博能之人不可学也。凡病之情,传变在于顷刻,真伪一时难辨,一或执滞,生死立判,非虚怀灵变之人不可学也。病名以千计,病症以万计,脏腑经络,内服外治,方药之书,数年不能竟其说,非勤读善记之人不可学也。又《内经》以后,支分派别,人自为师,不无偏驳。更有怪僻之论,鄙俚之说,纷陈错立,淆惑百端,一或误信,终身不返,非精鉴确识之人不可学也。故为此道者,必具过人之资,能空人识,又能屏去俗事,专心数年,更得师之传授,言能与古圣人之心,潜通默契。若今之学医者,与前数端,事事相反。以通儒毕世不能工之事,乃以全无文理之人,欲顷刻而能之。宜道之所以日丧,而枉死者遍天下也。
引用 2010/12/7 01:09
文凭不重要,真本事才重要,但是没有那纸文凭,不能行医。现在中医自考也取消了吧。中医院校大约50%时间在学西医课程,10%时间学英语和政治思想等,学习中医经典的时间少之又少。我想你应当从四大经典入手,以四大经典为本为源,将其融会贯通,熟记于心,然后从源及流,广泛阅读各家医案和书籍,结合临床,从理论到实践,再从实践上升到理论。你应该庆幸你在那个圈子,虽然不尽如人意,但是你可以直接理性感性地接触到这个行业,而我们这些门外汉只能自学自己在自己身上临床,还找不到那么多的试验对象。我很赞同你想去中小学校普及中医的想法,我也曾有过类似想法。但是中国这个应试教育体制追求的是升学率,中医跟升学率不挂钩,学校领导会让你这么做吗,学生觉得跟考试无关,他们会用心去听吗?我想最根本的是你要树立对中医的信心,出淤泥而不染,找对了方向就走下去,要自己武装自己,只有自己的根基打实了,才能作更大的贡献。
引用 2010/12/6 22:25
一分为二: 学中医很难,学中医很玄。会者不难,明者不玄。
楼主既然选择了中医,这也就证明你和中医有缘。楼上的说:中医要悟。悟必须用心。
我看二郎中说的很好转来共勉:
...
说得很好,中医要有更多的听众。但随着现代化的向前发展,更多的年轻人去追逐的是个性异端,追新奇怪异。古人说这些东西会让我们灭亡的。我们现在没有价值观不知道哪条路是对的,我们不敢去迈开脚步。更不用说中医这个曾经被“民主自由科学”人士炮轰的东西,所以听众可能只剩下那些与中医有点缘分的老人家和现在培养这批中医学生了。现在中医的生存走的是畸形的路,既不可能把古代的都用也不能把现代的都用,只能一边一半。这就是综合论,古代与现代,东方与西方的综合论。我们的学科很多现在都在做“美国们的干儿子”,可是医学的发展比美国干儿子还干儿子。国情是个特殊性,中医更是一个特殊性。发展中医只能是发展中医的特色,这样才出味道。
引用 2010/12/6 22:11
qwerasd: 找个好老师,早早去侍诊,不跟师傅没有传承,很难上路。至于你的理想,我想你应该思考中医消亡的真正原因
关键是不知道怎么去找,人家会要我这样一个毛小子?
引用 2010/12/6 22:10
闫强: 有志者事竟成
引用 2010/12/6 20:37
学中医很难,学中医很玄。会者不难,明者不玄。
楼主既然选择了中医,这也就证明你和中医有缘。楼上的说:中医要悟。悟必须用心。
我看二郎中说的很好转来共勉:

听众
  
   “不是每个学画画的都能成为画家,不是每个学琴的都能成为音乐家。”
   二郎中点点头,听朋友继续说:
   “但学琴学画画的人提高了自身艺术修养的同时,他也是画展里最好的观众,音乐会上最好的听众。”
   二郎中不禁莞尔一笑,朋友接着上面的话:
   “不要指望学医的都成为医生,如果多一个观众,多一个听众就已经不错了。”
   二郎中心想,说得真有道理,二郎中本来就是一个听众看着台前的表演,心情一激动,奔到台前当演员去了。
   “如今的社会环境,中医的听众太少了,或者说,我们从小受的教育就没有这方面的基础,很多在古代理所当然的事情在今天变成不可触摸的新东西。”
   二郎中深以为然,说:
   “不要说古代,《伤寒杂病论》成书的年代在汉朝,到了一千多年后的宋元明清对于当时的常识都难了解,经方慢慢从人们的视野失落。”
   “只能从小抓起了。”
   朋友摇摇头说:
   “很难很难,除非受家庭熏陶或者个人影响才会学这样不是社会主流的医学,无论他有没有效果。”
   接着反问了二郎中一句:
   “如果你是国家领导人,你是支持科学家制造飞机坦克导弹火箭等高科技一点,还是相信可能不着边际好像很玄的中医?”
   好像不是问题,但这个问题击中二郎中的心坎,这是要生存还是要生活的问题,没有中医可能身体差一点,没有融入世界潮流,没有飞机。没有坦克。没有导弹。没有火箭,没有跟西方的思想和生活方式的“接轨”,不遵从别人的游戏规则,不要说生活,就是说话都困难。
   有个词很流行,叫“话语权”。为了生存,国家必须让所有的资源倾斜到科学科技上来。
   “但倒掉脏水的时候不要连孩子也倒掉。”二郎中强调说。
   “这已经是事实,没有办法的事。”
   这就是事实,历史没有假如,二郎中说了一句很悲观的话:
   “不要说普及,有个种子代代相传下去就已经不错了。”
   在心底里,二郎中更愿意做个听众。
真相的力量
  
   这是什么力?
   没有直接的答案,这个问题在二郎中没有印证之前是存在心里的大疑问。
   隐隐约约觉得,答案不在人们所说的药物构成,更加不可能去分析药物成分,桂枝有效因为里面包含桂皮醛、桂皮酸钠,能让皮肤血管扩张、散热增加、促进发汗,麻黄有效因为麻黄碱、伪麻黄碱、挥发油、此外含有2,3,5,6-四甲基吡嗪 L-α-萜品烯醇,促进NA和Adr的释放,本身激动β-R→激活Ac→促进cAMP产生,阻止过敏介质的释放……
   古人不知道这些成分一样治病,为什么到了现在就有这个东西。况且,问题里面不存在药物成分不同的问题。
   慢慢地发现,能圆满结束这个问题是称为被人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很哲学的中医基础,很多看似很挠心的问题在中医理论里得到完满的解释,这种解释让二郎中托起下巴沉思起来,这不仅仅是中医基础,他是接近世界真相的方式。
   真相分量有多重,没有称可以衡量,没有人可以知道。
   二郎中只知道一个问题在心上是很头痛的事,世界本不如此,你站在世界的一角,接近不了,听起来好像男孩追女孩,食不知味,夜不思睡一样,确实如此。
   二郎中甚至觉得,一个人为什么会痛苦,很简单,他不知道真相。好像一个人不知道真相把另外一个人误会了一样,心里很痛苦:
   “为什么他对我这样啊,我做错什么事呀……”
   “为什么你如此绝情呢?”
   “我究竟做错了什么?”
   ……
   后来发现,你什么也没有做错,真相不是想象这样,心里觉得释然: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
   “起初我又何苦这样呢?”
   “如果早一点知道就好了。”
   ……
   这只是简单的例子,二郎中想,知道真相绝不是消除一个误会这样简单。
   二郎中反而深深觉得人永远在真相的另一端,会有找不到真相的恐惧,这种恐惧深深种在一个人意识的深处。
   为了摆脱这种恐惧,二郎中有两种选择。
   一种是固执地抓住某种东西是世界的真相,我抓住了就抓住了救命稻草,这个东西可以是金钱,或者权力……,可惜二郎中没有。想想,抓住了自以为是的稻草也挺幸福的,大家都没有抓到我抓到了。
   另一种可以选择的方式是逃避,我固执地认为我知道了世界的真相,我就是世界,世界就是我,我做的事是世界的真理,可惜二郎中总是对自己说,做人要低调,做事要没调,没这样的霸气。
   也许有人会问,这跟治病有什么关系。
   真相就是力量,像阳光一样穿透黑暗,照亮身体。如果你明白身体生化,明白病的运作,用针用灸用药,甚至用语言,用心念告诉它,我知道你了,一切归于平静。
引用 2010/12/6 16:45
找个好老师,早早去侍诊,不跟师傅没有传承,很难上路。至于你的理想,我想你应该思考中医消亡的真正原因
引用 2010/12/6 14:27
有志者事竟成
引用 2010/12/6 14:12
tong_mh: 中医靠悟
悟字深意
引用 2010/12/6 14:11
金谷子: 口才不好,就多练。
不急着改造和普及,先自己真的学好、学会、学深了再说。
好,我现在每天都在有意识地改变自己。让自己不断锻炼,也在让自己不断学习。
引用 2010/12/6 14:10
闫强: 你的迷惘还只是校园里的迷惘,以后的困惑比现在要多的多,树立走中医之路的信心,也不是一腔热血所能为的,而是在不断实践中加强和巩固自己的信仰。当你看到一个 ...
谢谢闫强兄的良言,我也想去跟师,但是第一不知道怎么去跟。第二不知道哪里有师跟。第三,不知道人家会不会要我。

查看全部评论(33)

相关分类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