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 民间中医网!

民间中医网

 找回密码
 立刻加入


民间中医网 民间中医网 重症辨析 查看内容

从秦可卿病案说起

2010/12/16 20:45| 发布者: david92003| 查看: 4994| 评论: 17

摘要: 贾蓉之妻秦可卿病了,请来张友士给秦氏诊病。贾蓉道:“让我把贱内的病说一说再看脉如何?”那先生道:“依小弟的意思,竟先看过脉再说的为是,我是初造尊府的,本也不晓得什么, 但是我们冯大爷务必叫小弟过来看看, ...


贾蓉之妻秦可卿病了,请来张友士给秦氏诊病。贾蓉道:“让我把贱内的病说一说再看脉如何?”那先生道:“依小弟的意思,竟先看过脉再说的为是,我是初造尊府的,本也不晓得什么, 但是我们冯大爷务必叫小弟过来看看,小弟所以不得不来,如今看了脉息,看小弟说的是不是,再将这些日子的病势讲一讲,大家斟酌一个方儿,可用不可用,那时大爷再定夺。”贾蓉道:“先生实在高明,如今恨相见之晚,就请先生看一看脉息,可治不可治,以便使家父母放心。”于是家下媳妇们捧过大迎枕来,一面给秦氏拉着袖口,露出脉来。先生方伸手按在右手脉上,调息了至数,宁神细诊了有半刻的工夫,方换过左手,亦复如是。诊毕脉息,说道:“我们外边坐罢。”贾蓉于是同先生到外间房里床上坐下,一个婆子端了茶来。贾蓉道:“先生请茶。” 于是陪先生吃了茶,遂问道:“先生看这脉息,还治得治不得?”先生道:“看得尊夫人这脉息:左寸沉数,左关沉伏,右寸细而无力,右关虚而无神。其左寸沉数者,乃心气虚而生火, 左关沉伏者,乃肝家气滞血亏。右寸细而无力者,乃肺经气分太虚,右关虚而无神者, 乃脾土被肝木克制。心气虚而生火者,应现经期不调,夜间不寐。肝家血亏气滞者,必然肋下疼胀,月信过期,心中发热。肺经气分太虚者,头目不时眩晕,寅卯间必然自汗,如坐舟中。脾土被肝木克制者,必然不思饮食,精神倦怠,四肢酸软。据我看这脉息, 应当有这些症候才对。或以这个脉为喜脉,则小弟不敢从其教也。”旁边一个贴身伏侍的婆子道: “何尝不是这样呢,真正先生说的如神,倒不用我们告诉了。如今我们家里现有好几位太医老爷瞧着呢, 都不能的当真切的这么说。有一位说是喜,有一位说是病,这位说不相干,那位说怕冬至,总没有个准话儿。求老爷明白指示指示。”那先生笑道:“大奶奶这个症候,可是那众位耽搁了。要在初次行经的日期就用药治起来,不但断无今日之患,而且此时已全愈了。如今既是把病耽误到这个地位,也是应有此灾。 依我看来,这病尚有三分治得。吃了我的药看,若是夜里睡的着觉,那时又添了二分拿手了。据我看这脉息:大奶奶是个心性高强、聪明不过的人,聪明忒过,则不如意事常有, 不如意事常有,则思虑太过。此病是忧虑伤脾,肝木忒旺,经血所以不能按时而至。大奶奶从前的行经的日子问一问,断不是常缩,必是常长的。是不是?”这婆子答道::“可不是,从没有缩过,或是长两日三日,以至十日都长过。”先生听了道:“妙啊!这就是病源了。从前若能够以养心调经之药服之,何至于此。这如今明显出一个水亏木旺的症候来。待用药看看。”于是写了方子,递与贾蓉,上写的是:  
   益气养荣补脾和肝汤
  人参二钱白术二钱土炒云苓三钱熟地四钱
  归身二钱酒洗白芍二钱炒川芎钱半黄芪三钱
  香附米二钱制醋柴胡八分山药.html" target="_blank" class="relatedlink">怀山药二钱炒真阿胶二钱蛤粉炒
  延胡索钱半酒炒炙甘草八分
  引用建莲子七粒去心红枣二枚。贾蓉看了,说:“高明的很,还要请教先生,这病与性命终久有妨无妨?”先生笑道:“大爷是最高明的人。人病到这个地位,非一朝一夕的症候, 吃了这药也要看医缘了。依小弟看来,今年一冬是不相干的。总是过了春分,就可望全愈了。 ”

许多看过《红楼梦》的朋友,喜欢问这样一个问题:“秦可卿是病死的吗?”我说:是的。有人接着问:为什么曹雪芹花那么大的心思塑造了一个如此“高明”的张太医,也没能救活她,是不是救活了之后,因为她荒淫无度,被人撞见后无地自容一索子吊死了?我说:不是的,曹雪芹给我们描绘的并不是一个真正的中医,而是一个前来买官的人,是一个具有一定医学知识,深谙江湖骗术的投机分子,而且张太医这一骗,数百年来几乎无人堪破。曹雪芹是一位了不起的文学家,还是一位优秀的中医,从秦可卿完整病案来看,并非自相矛盾,他非常清楚:秦可卿处于那样一个环境下,接受张友士的诊治,是必死无疑的。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看下面这些资料,可以帮你了解我们祖国真正的中医瑰宝。欢迎大家提出不同看法!

【附一】徐大椿《病家论》:天下之医,误于医家者固多,误于病家者尤多。医家而误,易良医可也;病家而误,其弊不可胜穷。有不问医之高下,即延以治病,其误一也。有以耳为目,闻人誉某医即信为真,不考其实,其误二也。有平日相熟之人,务取其便,有虑别延他人,觉情面有亏,而其人又叨任不辞,希图酬谢,古人所谓以性命当人情,其误三也。有远方邪人假称名医,高谈阔论,欺骗愚人,遂不复详察,信其欺妄,其误四也。有因至亲密友或势位之人,荐引一人,情分难却,勉强延请,其误五也。更有病家戚友,偶阅医书,自以为医书颇通,每见立方,必往生议论,私改药味,善则归己,过则归人或各荐一医互相毁谤,遂成党援,甚者各立门户,如不从己,反幸灾乐祸以期必胜,不顾病者之生死,其误七也。又或病势方转,未收全功,病者正疑见效太迟,忽而谗言蜂起,中道变更,有唤他医,遂至危笃,反咎前人,其误八也。又有病变不常,朝当桂附,暮当芩连,又有纯虚之体,其症反宜用硝黄,大实之人,其症反宜用参术,病家不知,以为怪癖,不从其说,反信庸医,其误九也。又有吝惜钱财,惟贱是取,况名医皆自作主张,不肯从我,反不若某某等和易进人,柔顺受商,酬谢可略,扁鹊云:轻身重财不治,其误十也。此犹其大端耳,其中更有用参、附则喜,用攻剂则怯,服参、附而死则委之命,服攻伐而死则咎在医,使医者不敢对症用药,更有制药不如法,煎药不合度,服药非其时,更或饮食起居,寒暖劳逸,喜怒语言,不时不节,难以枚举。小病无害,若大病有一不合,皆足以伤生。然则为病家者当如何?在谨择名医而信任之,如君之用宰相,则贤相而专任之,其理一也,然则择贤之法若何?曰:必择其人品端方,心术纯正,又复询其学有跟柢,术有渊源,历考所治,果能十全八九,而后延请施治。然医各有所长,则又有误,必细听其所论,切中病情,和平正大,又用药必能命中,然后托之。所谓命中者,其立方之时,先论定此方所以然之故,服药之后如何效验,或云必得几剂而后有效,其言无一不验,此所谓命中也。如此试医,思过半矣。若其人本无足取,而其说怪癖不经,或游移恍惚,用药之后,与其所言全不相应,则既当另觅名家,不得以性命轻试,此则择医之发也。

【附二】张山雷《脉学正义》:四诊之序,望问为先,切脉局后。非脉法之不足凭也,盖察脉以审病,只是参考病理之一端,万不能不论声色形证,仅据脉理以审定其为寒为热,属虚属实。何则?脉之条理,约言之则有浮沉迟数、长短滑涩、大小虚实之提纲,析言之复有二十八种名称之辨别。究之,无论何病,凡此种种脉象,无不可以偶见,而亦无不可以兼见。苟非合之声色辨证,虽有高贤,不能下一断语。若谓精于脉法,但下一指,不问其他,而竟能洞见隔垣,则从古名家未闻有此高论。

【附三】《黄帝内经》:二阳之病发心脾,有不得隐曲,女子不月,其传为风消,其传为息贲者,死不治。马元台注释:二阳,足阳明胃脉也。为仓禀之官,主纳水谷,乃不能纳受者何也?此由心脾所发耳。正以女子有不得隐曲之事,郁之于心,故心不能生血,血不能养脾,始焉胃有所受,脾不能化,而继则渐不能纳受,故胃病发于心脾也。由是水谷衰少,无以化精微之气,而血脉遂枯,月事不能时下矣余拟归脾汤,重加鹿茸麦门冬、服二十余剂可愈。武之旺注释:此节当从“隐曲”推解,人有隐情曲意,难以舒其衷,则气郁而不畅,不畅则心气不开,脾气不化,水谷日少,不能变化气血以入二阳之血海,血海无余,所以不月,传为风消者,发热消瘦,胃主肌肉也,余拟归脾汤,加丹皮栀子地骨皮芍药传为息贲者,喘息上奔,胃气上逆也,余用《金匮》麦门冬汤,人无胃气则死,故云“死不治”。

【附四】张仲景杂病论》:妇人之病,因虚、积冷、结气,为诸经水断绝,至有历年,血寒积结胞门,寒伤经络;凝坚在上,呕吐涎唾,久成肺痈,形体损分;在中盘结,绕脐寒疝,或两肋疼痛,与脏相连;或结热中,痛在关元脉数无疮,肌若鱼鳞,时着男子,非止女身。在下未多,经候不匀。冷阴掣痛,少腹恶寒,或引腰脊,,下根气街,气冲急痛,膝胫疼烦,奄忽眩冒,状如绝癫,或有忧惨,悲伤多嗔,此皆带下,非有鬼神,久则羸瘦,脉虚多寒,三十六病,千变万化;审脉阴阳,虚实紧弦;行其针药,治危得安。其虽同病,脉各异源,子当辨记,勿谓不然。

【附五】喻嘉言《寓意草》:杨季登之女,经闭年余,发热食少,肌削多汗,而成劳怯。医见多汗,误谓虚也,投参术,其血愈涸。余诊时,见汗出如蒸笼汽水,谓曰:此证可疗处,全在有汗。盖经血内闭止,有从皮毛间透出一路,以汗亦血也,设无汗而血不流,则皮毛干槁而死矣。宜用极苦之药以敛其血,入内而下通于冲脉,则热退经行而汗自止,非补药所能效也。于是以龙荟丸日进三次。月余,忽觉经血略至,汗热稍轻。姑减前丸,只日进一次。又一月,经血大至,淋漓五日,而诸病全瘳矣。

【附六】王孟英《王氏医案》:朱氏妇,素畏药,虽极淡之品,服之即吐。近患晡寒夜热,寝汗咽干咳嗽肋痛。月余后,渐至餐减经少,肌削神疲。孟英诊之,左手弦而数,右部涩且弱。曰:既多悒郁,有善思虑,所谓病发心脾是也。而平昔畏药,岂可强药伐其胃?诚大窘事,再四思维,以甘草、小麦、红枣、藕肉四味,令其煮汤,频饮勿辍。病者尝药大喜,径日夜服之。逾旬复诊,脉症大减。其家请更方,孟英曰:勿庸也,此本仲景治脏燥之妙剂,吾以红枣易大枣,取其赤色补心,气香悦胃,加藕肉以舒郁怡情,合之甘、麦,并能益气养血,润燥缓急。虽若平淡无奇,而非恶劣损胃可比。不妨久住,胡可以为果子药而忽之哉?恪守两月,病果霍然。

本文内容由 世安 提供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jt5076 2009/5/18 12:03
中医真是博大精深,谢谢楼主了
引用 yeqin 2009/6/2 16:38
秦女之病,张医治法,似无支离之处.然而,患者终于"亡故"了,我看,关于郁症的治疗,医药和环境都非常重要,秦是死于封建三纲五常束缚下的窝里斗.不完全死于疾病.
引用 Curry 2009/6/3 15:52
我记得看百家讲坛,说的好似是秦氏早产...呵呵,记不太清了.
引用 pandaii 2009/7/16 10:56
喝几个月,估计人也就完了!
引用 wanjiulong 2009/7/23 21:30
引用 以明 2009/7/28 12:03
秦氏脉证整理如下:

持脉时的节气农历九月半(据第十一回王熙凤与秦氏对话所知)

脉息(略去张友士对脉象的解释):
左寸沉数,左关沉伏,

右寸细而无力,右关虚而无神。


诸证
(张友士所说而为贴身伏侍婆子认可者,略去其解释):
经期不调,
夜间不寐。
肋下疼胀,
月信过期,
心中发热。
头目不时眩晕,
寅卯间自汗,如坐舟中。
不思饮食,
精神倦怠,
四肢酸软。

行经
张友士问,婆子答:从没有缩过,或是长两日三日,以至十日都长过。
另,尤氏说当时秦氏已“经期有两个月没来”(第十一回)

情志(张友士据脉息推测,仅供参考):
大奶奶是个心性高强、聪明不过的人,聪明忒过,则不如意事常有,不如意事常有,则思虑太过。

处方

益气养荣补脾和肝汤

人参二钱
白术二钱土炒
云苓三钱
熟地四钱
归身二钱酒洗
白芍二钱炒
川芎钱半
黄芪三钱
香附米二钱制
醋柴胡八分
怀山药二钱炒
真阿胶二钱蛤粉炒
延胡索钱半酒炒
炙甘草八分
引用:
建莲子七粒去心,
红枣二枚。

相关病情
(张友士诊治前:以下摘自第十回)

  尤氏说道
:"他这些日子不知怎么着,经期有两个多月没来.叫大夫瞧了,又说并不是喜.那两日,到了下半天就懒待动,话也懒待说,眼神也发眩.

(以下摘自第十一回)
  王夫人道:"前日听见你大妹妹说,蓉哥儿媳妇儿身上有些不大好,到底是怎么样? "尤氏道:"他这个病得的也奇.上月中秋还跟着老太太,太太们顽了半夜,回家来好好的. 到了二十后,一日比一日觉懒,也懒待吃东西,这将近有半个多月了.经期又有两个月没来."邢夫人接着说道:"别是喜罢?"……

(张友士诊治后)

  尤氏说道
:"从前大夫也有说是喜的.昨日冯紫英荐了他从学过的一个先生,医道很好,瞧了说不是喜,竟是很大的一个症候.昨日开了方子,吃了一剂药,今日头眩的略好些,别的仍不见怎么样大见效."…
(中略)
  秦氏笑道:"任凭神仙也罢,治得病治不得命. 婶子,我知道我这病不过是挨日子."凤姐儿说道:"你只管这么想着,病那里能好呢? 总要想开了才是.况且听得大夫说,若是不治,怕的是春天不好呢.如今才九月半,还有四五个月的工夫,什么病治不好呢?
(中略)
  这年正是十一月三十日冬至.到交节的那几日,贾母,王夫人,凤姐儿日日差人去看秦氏,回来的人都说:" 这几日也没见添病,也不见甚好."王夫人向贾母说:"这个症候,遇着这样大节不添病,就有好大的指望了."贾母说:"可是呢,好个孩子,要是有些原故,可不叫人疼死."说着, 一阵心酸,叫凤姐儿说道:"你们娘儿两个也好了一场,明日大初一,过了明日,你后日再去看一看他去.你细细的瞧瞧他那光景,倘或好些儿,你回来告诉我,也喜欢喜欢.那孩子素日爱吃的,你也常叫人做些给他送过去."凤姐儿一一的答应了.

  到了(按:十二月)初二日
, 吃了早饭,来到宁府,看见秦氏的光景,虽未甚添病,但是那脸上身上的肉全瘦干了. 是和秦氏坐了半日,说了些闲话儿,又将这病无妨的话开导了一遍. 秦氏说道:"好不好,春天就知道了.如今现过了冬至,又没怎么样,或者好的了也未可知.婶子回老太太,太太放心罢.昨日老太太赏的那枣泥馅的山药糕,我倒吃了两块, 倒象克化的动似的."凤姐儿说道:"明日再给你送来.我到你婆婆那里瞧瞧,就要赶着回去回老太太的话去."秦氏道:"婶子替我请老太太,太太安罢."

  凤姐儿答应着就出来了
,到了尤氏上房坐下.尤氏道:"你冷眼瞧媳妇是怎么样?"凤姐儿低了半日头,说道:"这实在没法儿了.你也该将一应的后事用的东西给他料理料理, 冲一冲也好."尤氏道:"我也叫人暗暗的预备了.…"


==
按语:
若秦氏是经张友士诊治之后不效而死的,则依前后文推论:
秦可卿的病程,约从第一年的秋天,至第四年的秋天之间,历时三年之久。

其中第一年的冬天已被认为该料理后事了。

第一年
中秋后,八月二十日,秦可卿发病
(第十一回)

九月半,张友士为秦可卿诊病(第十回)
张友士诊治后一日,尤氏说秦氏已“经期又有两个月没来”(第十一回),推论秦氏在七月已发病
十二月初二,凤姐请尤氏为秦氏准备后事(第十一回)

第二年:第十二回对秦氏病情没有着墨,但却写贾瑞得病“不上一年”,以一年计(第十二回)

第三年:“腊尽春回,(贾瑞)这病更又沉重”,不久贾瑞病殁(第十二回)
第三年:冬底,
林如海染重疾,贾琏送黛玉往扬州(第十二回末)
第四年:九月,林如海病殁。昭儿回家报告林家后事时,正值秦可卿丧礼期间。(第十四回)
推论:
第三年冬底,至第四年九月左右的某一夜间
,秦可卿殁。(十三回初、第十四回)

========================
以下,从文中贾瑞、林如海之病,找出秦可卿的病程:

是年九月半,贾瑞在会芳园戏熙凤;(第十一回)
十二月初二,贾瑞第一次被凤姐捉弄;
十二月初四、五日,贾瑞第二次被凤姐捉弄。(第十二回)
是年贾瑞得病(“不上一年”,以一年计):其病情“不上一年都添全了"(第十二回)
“…药, 吃了有几十斤下去,也不见个动静.倏又腊尽春回,(按:贾瑞)这病更又沉重
不久贾瑞病死。(第十二回)

贾瑞病死后“这年冬底,林如海的书信寄来,却为身染重疾,写书特来接林黛玉回去.”
(第十二回末)
凤姐儿自贾琏送黛玉往扬州去后,心中实在无趣,每到晚间,不过和平儿说笑一回,就胡乱睡了.”,
“睡下,屈指算行程该到何处”,夜梦秦可卿,惊醒。人回:"東府蓉大奶奶沒了."(第十三回初)

黛玉往扬州去后多久,秦可卿才死?
王熙凤主持秦可卿丧礼期间,接见了贾琏打发回家里报告林家后事情况的奴婢昭儿,昭儿道:“二爷打发回来的。林姑老爷是九月初三日巳时没的,二爷带了林姑娘同送林姑老爷灵到苏州,大约赶年底就回来。”(第十四回)

推论:秦可卿死亡日期在林如海前或后,两者接近
(视昭儿往返杨州的路程而定)。


[ 本帖最后由 以明 于 2009/7/30 22:48 编辑 ]
引用 pandaii 2009/9/14 21:00
庸医的滋阴,  清热解毒的慢性杀人法
引用 wangzhongren 2010/12/17 18:28
嗯,确实有理,领教了。听一位医家讲,望闻问切,切在末位,望而知之谓之神,不知是否?
引用 my佳晖 2010/12/18 19:35
仔细看了,楼主讲的非常好,谢谢。
引用 浪子君莫问 2010/12/18 21:29
秦可卿这病,我觉得张友士说的倒没什么大错,如果脉象准确的话。右关虚而无神,胃气都快没了,左寸沉数,心火不降,中气已经虚到一定程度,无力降摄心火,阳根上拔,几近人亡。此时再用归芍地黄香附柴胡之类,根本无力回天,书中写张友士来看病之时,秦可卿已经病了有一阵子,且处于一天比一天差的状态,如果说一开始这样治可能会有效。但处于现在这种情况,不是归芍地黄香附柴胡这些调理肝经的药所能治的了的。此时唯有四逆之法方能回阳救逆,收敛虚火。治病,药是一方面,主要还要病人主观情绪的配合,秦可卿怕自己和贾珍的奸情败露,日夜思虑,能治得好才怪,但秦氏的死我认为不应该说是这药害的,只能说这药不好使罢了。
引用 求片静土安我身 2010/12/21 17:11
凡事经不起推敲, 一琢磨就有意思了, 红楼梦真的是太了不起了, 可以用这些细节来推敲而不存在一点自相矛盾的细节, 曹雪芹真是伟人呀, 真羡慕楼上的师兄们, 能从病例中解读出医理, 哪天我才能和你们一样呀
引用 kuaile2010 2010/12/24 10:01
依我看,张友士的药方有几分对症,倒是说张不对症的那位仁兄开的方子完全不对症,只怕吃了这位仁兄的药,秦可卿更快归西。
引用 炼金术士 2010/12/24 13:55
曹雪芹真高人也,虽以文传世,若在当代,怕不强似所谓名医.
引用 浪子君莫问 2010/12/29 23:42
张这张方子如果能在初病之时服用,是会有效的。
百家讲坛里刘心武说这张方子其实是暗号,人参白术云:令熟地归身。这就纯属是刘大作家的个人杜撰了。
至于秦氏之病,有兴趣的人可以看看黄元御《四圣心源》妇人解一章,大致能窥出端倪。
引用 和润堂 2011/1/4 12:28
秦女之病,张医治法,似无支离之处.然而,患者终于"亡故"了,我看,关于郁症的治疗,医药和环境都非常重要,秦是死于封建三纲五常束缚下的窝里斗.不完全死于疾病.
这跟本书作者的意思相符
引用 小太阳123 2015/2/8 15:42
pandaii 发表于 2009/9/14 21:00
庸医的滋阴,  清热解毒的慢性杀人法

请问滋阴 和清热解毒   会导致慢性自杀吗
引用 pandaii 2015/2/8 23:53
从我的实验来看,非常可能。偶尔用用或许没问题,经常性的,哪怕一周时间,都会有问题

查看全部评论(17)

相关分类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