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 民间中医网!

民间中医网

 找回密码
 立刻加入
正宗温县铁棍山药鲜品10号前付款预定95折!12月17号发货!
民间中医网 民间中医网 重症辨析 查看内容

“肝脾不和”之便秘论治(转)

2011/1/26 13:03| 发布者: david92003| 查看: 5329| 评论: 0

摘要: 随着人民群众生活水平的日夜提高,饱食肥甘厚腻,工作压力日增,懒于运动等等因素,导致便秘一症在临床上屡见不鲜。并且在中青年人群中发病率日增。便秘病因繁多,治法各异。惜乎当今患者不明事理,每自以为“热重了 ...
随着人民群众生活水平的日夜提高,饱食肥甘厚腻,工作压力日增,懒于运动等等因素,导致便秘一症在临床上屡见不鲜。并且在中青年人群中发病率日增。便秘病因繁多,治法各异。惜乎当今患者不明事理,每自以为“热重了”贪图一时之快;医者不详加辨治,单纯满足患者要求,凡遇便秘一症,便是大黄黄连,三黄片,麻仁丸,黄连上清丸等苦寒泻药,信手拈来。殊不知苦寒泻药久服,多服,必伤脾胃正气,甚至会对其产生药性依耐。但医者心安理得,患者也深信不疑,哀呼!
笔者在临床中发现一种证型之便秘,在历代医书中少有提及。通过对十多例该病患者的治疗,逐渐掌握其病机特点,并对证拟出方药,屡屡得效。现将此种便秘的临床症状,舌脉特征,病因机理,以及方药验案录于下文,以供同道参考。
此种便秘在中青年女性中多见。其典型临床症状表现为习惯性长期便秘,大便几日一行,甚至一周一行。但大便形状多先干后溏,或先硬后软,甚或全程干结如羊屎,粒粒分明。其附带全身症状或有平素易躁易怒,或思虑过多,或有口干但无口苦,或余无异常。舌体多正常或稍胖嫩,有齿印,舌质淡红或边尖略红,舌苔薄白,或薄白黄。其脉象最具特征:左手关脉或弦,或浮大,或弦细,右手关脉或沉细,或浮大,沉取乏力。
综合脉症,吾辨证为肝脾不和之脾虚不运,肝血不足,肝旺克脾证。脾虚运化糟粕不及,糟粕停留不得下,轻者其中下段水分被吸收,故先干后溏,重者水分被吸收怠尽,故干结如羊屎。舌体胖嫩,或有齿印,舌质不红,乃脾虚明证。脉象两关浮大,重取乏力,《脉学.html" target="_blank" class="relatedlink">濒湖脉学》云:“关浮土衰兼木旺”,或右脉沉细,左脉弦或细弦,更是辨为此证之关键。脾主运化。后世医书往往强调了脾主运化布散水谷精微的功能,而忽视其同样能运送糟粕的功能;重视了脾之升清,胃之降浊的特性,忽略了胃之升散,脾之降泻的功能。殊不知先贤早有提及。如《素问。经脉别论篇第二十一》云:“饮入于胃,游溢精气,上输于脾。。。。。。”说明胃的升清功能。《伤寒论。太阴病篇》云:“。。。。。。虽暴烦,下利日十余行,必自止,以脾家实,腐秽当去故也。”说明脾的排秽泻诟的功能。又如《灵枢杂病第二十六》中云:“腹满食不化。。。。。。不能大便,取足太阴。”又云“心痛,腹胀瑟瑟然,大便不利,取足太阴。”太阳病篇中风湿证治“桂枝附子汤”条文云:“若其人大便硬,小便自利者,去桂枝加白术汤主之。”此乃风湿困脾,脾失健运,输送不利,糟粕久留肠中,大便因硬也。阳明病篇反复提示:“若大便初头硬,后必溏,不可攻之。”描述了脾虚不运导致大便不行的症状特征。。惜后世医家未加以重视,先贤之意未得以广明也。肝主疏泄,体阴而用阳。肝血不足,阴不敛阳,肝阳肝用偏亢,自然对脾土侵而辱之。脾土本虚在先,肝木乘辱在后,安能望其运化正常,糟粕顺行呼?吾方从仲圣之意,以经方化裁之,选桂枝加芍药汤合痛泻要方加减成“运脾调木饮”一方。该方以重用白术40—60g为君,循仲景之意,大补脾肺之气,燥湿运脾,脾得健运,气血冲和,水谷糟粕皆得以各行其道,粪便自按时而下;芍药当归为臣,既能养血柔肝,缓肝之急,肝血得养,自能敛阳,且重用白芍30—60g配以当归又能协助白术有通便之能,取自《伤寒论太阴病篇》中“太阴为病脉弱,其人续自便利,设当行大黄芍药者宜减之,以其人胃气弱,易动故也。”后世医家恒多用之,兹不累述。佐以桂枝,防风,紫菀。桂枝配白术既能增强温运脾阳之功,配白芍加强运下之力,且和防风相配,既能平肝,又能疏达肝气,使肝脏在制约中又不失其条达本性,且取风吹舟行之意。紫菀肃降肺气,从而通达大肠,润肠通便,前人早有论述,尚能助肺平肝。使以陈皮甘草,条畅气机,则脾健肝平气运,大便自能畅通。“运脾调木饮”全方如下:桂枝15g白芍30—60g白术40—60g当归15g陈皮10g防风6g紫菀20g炙甘草10g
临床使用该方,只要患者符合上述脉症,即可放手使用该方,其中白术,白芍两味药的剂量一定要用足,至少在30g以上,往往一剂便效,屡试不爽。但切末就此住手,需续服四五剂,再每隔二三日服一剂或将该方熬膏久服,以一月为期,脉象平和方可停药。取王道无近功也。该方药性较为平和,不会造成大泻下。
     
典型病例:
1.张某某,女,27岁,体型肥胖,自云习惯性便秘,大便四五日或一周一行,先硬后软,解之费力,常常撑裂肛门,脸颊额头氟痤点点,甚为苦恼。长期服用麻仁丸,黄连上清丸等药,初服的效,停药复如故。视其舌体胖嫩,舌质边尖稍红,右脉沉细,左脉沉细弦,脉证相符,处以运脾调木饮,加入茯苓,竹叶,桑白皮桑椹,五剂。二诊,云药后便行,日一至两次,便软成形,脸上氟痤也消退不少。诊其脉象尚无多大改变,嘱其每隔两日服上方一剂,连服一月,切不可间断,方能巩固疗效。后该患者因他病找吾诊治,云现大便已正常,基久咳找恍械鹊取
2.李某某,女,48岁,长期便秘,每次上厕所至少半少时才能“完事”,虚坐努责,大便干结如羊屎,粒粒分明,依耐麻仁丸方略为轻松。别无所苦。舌淡苔白,脉象两关部皆浮大,重按乏力,左尺沉弱。遂处以运脾调木饮,加入淡苁蓉,芝麻.html" target="_blank" class="relatedlink">黑芝麻,五剂。药后便下,嘱其将前方熬膏,日服两勺,可长期服用,以断病根。

本文内容由 高家园 提供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