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 民间中医网!

民间中医网

 找回密码
 立刻加入
正宗温县铁棍山药鲜品10号前付款预定95折!12月17号发货!
民间中医网 民间中医网 爱生护生 查看内容

地藏王菩萨化身度我

2011/1/28 08:52| 发布者: david92003| 查看: 686| 评论: 0

摘要: 周杨慧卿 民国四十三年十一月九日记于台中 我南京的寓庐,在蓝家庄兰园十六号,周围竹篱,前后二门。民国二十四年七月间,一天上午,前后门未启,忽一老僧,飘然而来。头戴毗庐帽,身穿海青衣;佛珠十数串,自胸前 ...
周杨慧卿 民国四十三年十一月九日记于台中
        我南京的寓庐,在蓝家庄兰园十六号,周围竹篱,前后二门。民国二十四年七月间,一天上午,前后门未启,忽一老僧,飘然而来。头戴毗庐帽,身穿海青衣;佛珠十数串,自胸前挂起,环贯垂地,左右两袖佛珠,也一样垂地;气象庄严,珠光璀璨。我问:‘老师父从何处来?’‘阿弥陀佛!我从安徽九华山来!’‘门都未开,何以能进来?’‘我有神通,到处可以进来’。随即举示一青色厚册,上有烫金‘九华山地藏王菩萨’八个大字,‘九华山’三字横书,其余五字直书,四边也系金色,非常光亮。他老人家合掌说道:‘我来化缘。’我说:‘我来随便写一点好吗?’‘我不要钱,我今天特为来和你谈谈’。‘老师父何以认识我?’‘我有神通,早已认识你。’我注意他青色的帽子很特别。他老人家便说:‘这是古时候的帽子,我今年已经一百多岁了。’端凳请他坐,他不肯坐,端茶也不肯饮,只是说:‘阿弥陀佛’。

       ‘你是一个有善根的人,与佛有缘。到了四十岁以后,你自己便会想要学佛了;到那时,你就会知道我所说的话了。’‘老师父何以知道我?’‘人心一切的事,我都知道;各人前生的事,我也知道。你一生二生三生的事,如何如何,我说给你听。但希望你将来好好的修,比前生修得更好。....我看你心中怀疑,劝你切莫怀疑,我是有神通的’。

        我当时看到他老人家那样道貌岸然,突如其来的说了这许多话,又连说有神通,我又不明了何谓‘神通’,心里确实是在怀疑。正恍惚间,却被他老人家一眼看出,一语道破。

         ‘我不知何谓佛;我母亲和婆婆等信观世音菩萨,我只晓得信观世音菩萨’。

        ‘何谓佛?何谓菩萨?佛菩萨的圣号很多,你到四十岁以后,自然会晓得的。’

       ‘我看你似乎还在怀疑,不甚相信。我来说点实在的事。比方你先生周邦道,在教育部当督学,他的面貌性情,如何如何,我说给你听,你便可相信了’。

        ‘你老人家何以知道他?’

        ‘我老早就知道他,并且随时可以看见他,这就是神通’。

         女工孙许二氏在傍搀嘴说:‘先生的朋友多,人人会传说,你自然知道呀!’

        ‘好,小孩子总不见得有多少朋友会传说了。我来说说你的小孩。你第四个小孩春堤在你身边,我不必说。大儿春境,次儿春垺,三儿春堰,都在莲花桥小学读书,他们的面貌性情,如何如何,可不是吗?现在总该相信了。你是一个贤妇孝妇,能孝敬父母翁姑,前生对于婆婆有一段特别因缘,所以你能格外的孝顺她。孝字是人生最要紧的,你能尽孝道,是难能可贵的’。

        当时五儿春塘尚未出生,卫生院见我大腹便便,以为有问题,不肯负责助产,我心中颇为忧虑。他老人家又说道:‘你现在所怀的系男婴,骨干大,所以腹大,切莫著急,没有危险。到了八月某日某时要生,生下来很安隐,一点儿也不会哭。他的性情,如何如何’。‘生了五男,以后便生女了。本来你有五男二女,因今生没修好,所以女儿只有一个。此女生时,将有一难,但我会常来看你,保护你,你千万不要怕;不会有生命危险的。你要自己发一愿心,在九华山佛菩萨面前供养灯油,多少随你自己说好了。....你不说,我来告诉你,你能供养灯油一百斤,可保合家平安,生女时毫无危险。’

        ‘二十斤好吗?’

       ‘可以。’他老人家不写在他所拿的厚册上,而随手写一纸条‘周杨慧卿供养灯油二十斤。’叫我点三根香,跟他到院子里向西南行礼,他老人家将纸条焚化说:‘九华山已经知道了。’我看他老人家进出,脚步轻快如飞,毫无声响,心里很是奇异!但不晓得甚么道理。只问:‘老师父何以知道我的姓名?’

       我已一再说了我有神通’。

     ‘我来缴钱给老师父’。

      ‘我一文不收,一文不过手,你送清油来就是。你自己送来的话,我会亲自出来接待你;如派人的话,则我自己不出来。你可叫她(指孙氏,她是安徽巢县人),她晓得,告诉她放在某殿便是’。(当时写了殿名,抗战期间,家室迁徙,此条惜已失去。)

      许氏又搀嘴说:‘说不要钱,油还不是一样要钱的吗?’

      ‘你晓得甚么啊?你的前身是甚么啊?可怜你,我不愿说;你太太是个好人,我是特来和她讲话的,你不要多说话。’

      ‘时间不早了,你先生快要下班回来了。他的脾气很急躁,以为我是普通化缘的和尚,要钱的和尚,一定骂你骂我。你不要生气,我也不生气。他的心肠是好的,脾气发完,便没有事。去年有个上海人,冒称你先生的朋友,骗了你一笔钱,他不是骂得你很厉害吗?那笔钱是你前生欠他的,给了他顶好,你不要再流泪难过’。(我为此事,确常流泪难过。)

        外子在京,虽常至支那内学院,亲近其师周少犹老居士,并施赀刻经,为母墓乞铭于宜黄大师欧阳竟无先生;铭中有云:‘....旋转三千,唯有经力。邦道毋惑,勇猛功德;吾为母铭,已生极乐国。’但未尝听经,未闻佛法,未解僧义。又为当时‘破除迷信’之观念所‘惑’,思想矛盾;且因去年有人骗我的钱,以为我总是受人欺弄的。回来之后,未问情由,果然生气,说不应该随便写捐,一般和尚多是以化缘为名,而自饱自利的。

       他老人家笑笑的说:‘我老早晓得你要生气的,你不要骂我,也不要骂你太太,将来还要她来度你助你呢!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许氏送他老人家出门,一出门外,便没看见踪影了。她回来告诉我:‘老师父出去便没有看见了,不晓得甚么道理’。我因此事,悲恼万分,又真不晓得甚么道理?老师父所说的话,也不敢和外子细谈。不过他老人家的衣冠珠屦,声音笑貌,一言一语,我都深深地刻镂在我的脑海里。

       是年八月某日某时,五儿春塘果然出生,生下来便静静地睡,未闻啼声,母子也都平安。二十六年正月,小女春垣生,我患腹膜炎,情势颇剧,医治月余,始转危为安。这些事实,和老师父当日所说的话,都完全符合。

        抗战军兴,匆促离京返赣。二十七年一月,外子奉部令兼长国立第三中学,举家由瑞金迁居贵州铜仁。三十年春,外子转任考试院参事,到陪都重庆去了,我母子仍住铜仁。我想到我婆婆弃养,将近十年,心里非常难过,一想即哭。是年九月,我四十初度后,更加想念,常常想报婆恩。有人说,想报婆恩要拜佛,念血盆经。道教万飞云女士说她来教我念,但要拜她为师。不知怎的,我不大愿意,三推四约,终究没有去她家。三十一年三月间,一夕梦见两巨僧;甲披袈裟,偏袒右肩,两耳垂肩;乙穿海青衣,均跣足。乙进门,呼我姓名,问我藏汉柏所制之罗汉珠尚存在否?(此为外子视学河南时在嵩山中岳庙老僧处得来的)。甲说:‘你不要著急,将来有机会,我为你介绍介绍。’我不知介绍甚么,只随口说:‘请师父留心’。到了六月十九日,在铜仁东岳庙作观音会时,忽有人高声说,‘皈依三宝’,‘皈依三宝’,说了三四声。彼此问谁说的话,都说听见了,但不知为谁,又不知何谓‘皈依三宝’。后请示于宽岸师,始略知三皈依之意义。我等请求皈依,他又不愿,说:‘抗战期间,逃难不暇,皈依甚么,将来到普陀山去皈依好了’。再三请求,他才勉强答应,说:‘我是不愿你们皈依,恐怕佛菩萨要你们皈依了。’于是临时草草,举行皈依仪式。这是我皈依三宝之始,四十岁以后会信佛学佛,于此已经证验。但老师父数年前所说的话,当时却已遗忘,没有忆起。

       皈依后,宽岸师教我念大悲咒。再请教念金刚经,他不肯,说:‘你不懂,何必念。’一夕,梦一老和尚教我念弥陀经,念完后,见有船自空中飞过,我惊问:‘船何以会飞?’老和尚说:‘这是不易见之物’。再看,则飞船不见,老和尚也不见,手中仅有弥陀经一卷;及醒,则弥陀经也没有了,细想老和尚的容貌神气,和在京寓所遇见的,十分相像。自此以后,便常常忆起当年的老和尚了。

        次晨,宽岸师来,我以昨晚梦读弥陀经之事告之,并询何谓弥陀经,承他约略的说明了一下。是日下午晒书,堰儿发现张默君先生印赠之佛经一本。(南京的书籍均未带出,此本不知如何夹了出来,也是殊胜因缘)。金刚经、弥陀经、无量寿经、心经、大悲咒等,都汇列其中。我欢喜踊跃,遂发心念经念咒,早晚有常课,乐此不疲。

       外子于抗战期间,发心念诵摩利支天经,周少犹老居士则函嘱念诵弥陀及观音圣号;至重庆后,亲炙戴季陶先生,受其影响,信佛之念渐坚。选择若干佛经,先行圈点,后寄至铜仁给我。在南昌家设佛堂,常和我共同瞻礼。来台后,因龙健老之介,同皈依南华虚云老法师;并同为李老居士雪庐师之常随弟子,听经学佛,颇能精进。这是他学佛因缘之大概。四十二年七月,地藏王菩萨圣诞,雪师以地藏王菩萨像数十帧赠外子。我看见像中衣冠珠屦。与二十四年南京寓所见之九华百岁老僧相仿佛,不过面貌较为年轻,手中多一锡杖而已。于是回想以前所谈示所证验之种种事实,原原本本,告诉外子。外子悚惕跃起,谓:‘如此希有灵迹,当系地藏王菩萨化身。为何不早日告诉我?使我负罪至今?为著你发菩提大愿,我亦知止有定,一德一心,随同修持,这不是你已度我助我吗?’因此,恭敬礼拜,深切忏悔

       十二月间,台中宝善寺请白圣法师讲‘地藏菩萨本愿经’。法师系在九华披剃的,讲经时,常谈地藏王菩萨示迹故事;经中亦屡言供养瞻礼之道,或造塔寺,或塑画像,或燃油灯。因念及前尘往事,亦本本原原,详以奉述。并问九华有无如此神采年逾百岁老和尚?法师说:‘我在九华多年,百余之老和尚,从未闻未见,此定系地藏王菩萨化身。他拿著一本厚册给你看了烫金的封面几个大字,不肯打开来给你写捐,行步又那样轻飘,这就是一种不可思议的示现。地藏王菩萨常有化身出游的灵迹,附近各处的人,多能津津乐道。’

        经此一问,可以说是得到了个相当可靠的比证,即可以证明十八年前之事迹,迥异寻常!证明地藏王菩萨之化身,不可思议。当时‘肉眼不识圣人’,‘肉眼不识佛菩萨’,致错过人生难于遭遇之机缘,未能多问因果,多请开示;而且冒渎尊严,致获罪戾;真是悔之已晚,百身莫赎!于是外子和我,敬谨于宝善寺地藏王菩萨座前,献供清油廿斤,聊偿区区夙愿。‘至诚恳恻,等一痛切;五体投地,求哀礼忏’。容俟海宇澄清,当更偕诣九华山上,‘悲恋瞻礼’,以祈遮止业障,回向法界也!日月居诸,自去岁礼忏迄今,又倏将一年了。证略记其本末,坦白忠实,以告同修。并恭引‘本愿经’见闻利益品世尊偈云:

       ‘吾观地藏威神力,恒河沙劫说难尽,见闻瞻礼一念间,利益人天无量事。’

       ‘欲修无上菩提者,乃至出离三界苦,是人既发大悲心,先当瞻礼大士像;一切诸愿速成就,永无业障能遮止。’... 
  

                            请常念南无阿弥陀佛,一切重罪皆解脱

本文内容由 佛缘 提供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