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 民间中医网!

民间中医网

 找回密码
 立刻加入
正宗温县翻地垆土铁棍山药 无硫纯天然干品!每周末发货!
民间中医网 民间中医网 育儿知识 查看内容

免疫針危害生命

2011/2/5 18:21| 发布者: david92003| 查看: 2116| 评论: 48

摘要: 免疫針危害健康 吳洪森 自從巴斯德發明疫苗以來,我們對西醫產生了強大的信心,認為預先接種疫苗,可以使我們免於傳染病的侵害,以至於新生兒從降臨人世起直到上學,打各種預防針成了天經地義的事。最近偶然 ...
免疫針危害健康

吳洪森

自從巴斯德發明疫苗以來,我們對西醫產生了強大的信心,認為預先接種疫苗,可以使我們免於傳染病的侵害,以至於新生兒從降臨人世起直到上學,打各種預防針成了天經地義的事。最近偶然讀到香港青文書屋出版的《免疫針危害健康》一書,才知道打免疫針是件極為恐怖的事。原來免疫針可以預防疾病只是一個多世紀以來的西醫神話。事實上,疫苗(即人工製造的病毒)不但無助於防止疾病,由於它避過人自身的防疫系統直接注射進血液,這種人為的對人的身體內部進行污染的行為,給人的健康帶來的損害是災難性的,輕則身體衰弱,重則喪命。一個多世紀以來,因注射疫苗已經導致千千萬萬兒童死亡。
那麼,所謂疫苗曾有效控制和消滅了很多傳染病,又是怎麼回事呢?

作者指出,疫苗都是在該傳染病大規模流行多年之後才製造出來的,當該疫苗製造出來的時候,該流行病已經消失了百分之九十五了,因為許多流行病的發作是有周期性的,和疫苗毫無關係。相反的,有些國家和地區在強制推行注射疫苗之後,該種流行病的發病率反而十倍百倍的上升。作者指出,控制疾病的最好方法是自身的健康、環境衛生和營養。因此,很多流行病的消失,是由於該地區的環境衛生和營養狀況的改善,和疫苗沒有關係。不但疫苗無功可言,而且很多本來可以自行痊癒的小病變成了奪人性命的重病。

既然疫苗有百害無一利,那麼它為何如此盛行,並且大多數國家強制人們注射呢?

作者指出,疫苗是龐大的醫藥工業,它是一筆巨大的利潤,西醫要靠疫苗來維護西醫的威信;政府要以此證明他們在為人民服務;家長要靠疫苗來減低對孩子健康問題的憂慮。疫苗關係著這麼多人的利益,因此它的真相就一直被掩蓋了。

作者在書中列出製造疫苗的原材料清單,同樣觸目驚心:腐臭的馬血、浸軟的有癌細胞的婦女乳房組織、吸塵器袋裡的塵埃、病死動物的瘡腫濃液、劇毒金屬、磨成粉末的昆虫屍體、百日咳濃痰、傷寒病人糞便等等令人作嘔之物。

以這樣的原材料製造的疫苗,人們以此來預防疾病,聽起來就像天方夜譚。作者在第五章開頭,引用一博士的話說:“打防疫針是比販賣毒品更可惡的罪行,因為它任由販賣疫苗者毒害、欺瞞無知大眾。這些疫苗販子毒害幼年學童、嬰兒、父母。”

這本書還提到,美國有部分醫生一直在揭露疫苗的欺騙和危害,他們因此還建立了一個組織。這本書中的很多證據就來自該組織所提供。但該醫生組織的聲音一直被主流社會壓制著。

(摘自新生網)

《免疫針危害健康》(1998)
http://www.simonchau.cc/Chinese_B5/publications.htm

本文内容由 味鲜 提供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味鲜 2005/10/16 18:15
疫苗的故事
一九九九年六月六日

上月底,一名二個半月大女嬰在接受疫苗注射後,出現抽筋、昏迷,醫生還說有一半注射疫苗的嬰兒有不適反應,是『正常』。此事教我想起一個朋友的經歷。

大概是七年前,朋友夫婦早有聽聞預防疫苗的安全和有效,都極具爭議性。他們知道懷孕以後,就找自然療法醫生商討,又從外地訂購了有關疫苗的書籍,知道疫苗注射的副作用多多,長期的有過敏症、自閉症、過度活躍、學習困難和種種慢性病,急性反應可能有紅疹、驚厥、昏迷、突然死亡,而且疫苗也未必能真正預防疾病出現。仔細端詳過後,他們後來決定了是完全不讓孩子接受任何預防疫苗。母親方面,也儘量不服用任何藥物,生產時不做手術。

一般醫院,嬰兒誕生之後已例行地要立即打卡介苗、第一型小兒麻痺劑、乙型肝炎疫苗。多少人在產前與醫生、護士再三商討,一樣難逃這第一針。朋友到處張羅,終於找到一個比較『開明』的醫生,做各種產前檢查,同時接受他們『不打針』的決定。

他們也想過在家產子,但香港法律並不容許,於是也就在朋友推薦之下,又找到一家以比較開明、尊重病人自主的醫院,預備了可以自然分娩他們的第一個小生命。

不打針,不吃藥,不開刀,說來容易,但這還只是故事的開始。 (疫苗故事‧上)

 

不打針的醫生專業疏忽?

朋友夫婦填寫入院表格時,已特別聲明不要任何注射預防疫苗,不要讓母子服食任何藥物。

預備孩子出世,夫婦二人在醫院熬了一整夜,嬰兒終於順利地出了來,大家都鬆了一口氣。兒科醫生也來到病房。

但是,醫生知道父母不要孩子打針,一入門口已莫名其妙的大發雷霆,朋友只好更換醫生。

第二個兒科醫生來了,這個脾氣好一些。朋友疲累得不得了,還要跟他把每種疫苗的利弊遂一解釋,那醫生也大致上同意了朋友的決定。到了討論最後一種疫苗的時候,醫生竟忽然央求朋友,讓他只打一針,『just one』,否則他會『很難做』,不然,萬一嬰兒出了事,他將可能要負上專業疏忽的罪名。

朋友光火了,談了一個多小時,醫生憂慮的,原來只是他自己的利益!不是孩子的健康!

不讓孩子打針,不但要面對親戚、朋友善意關懷,有時還有醫療人員的『專業』關懷!

關心子女健康的父母,請不要輕易把責任交給醫生、疫苗製造商和政府官員的政策。澳洲疫苗網絡有豐富資料:www.avn.org.au,中文書籍有周兆祥編《免疫針危害健康》。 (疫苗故事‧下)
引用 味鲜 2005/10/16 18:29
自閉症、腦炎和疫苗注射
陳螢蓁


從希臘字根auto(意即自己)而來的自閉症(Autism)一辭,是在一九四三年,第一次由心理醫師 Leo Kanner 評述其症狀:「該情形和目前報告記錄的有著顯著且獨特的不同…」自閉症孩童全神貫注在自己,而且與人疏遠—他們生活在自己的世界、疏離、沒有反應,且無法與他人連結。他們經常有心智障礙、過動且有暴力傾向。

「這種失調很難去形容其特徵,但是一個很明顯的特色,就是無法以有意義或自然的方式,與他人產生連結或溝通。」自閉症研究學會(Autism Research Institute)主任 Bernard Rimland 博士表示,在他一九六四年出版的書《嬰兒自閉症—症候群及其與行為的神經理論的關聯》中,他推翻可能是父母養育不當或心理疾病導致自閉症的這種說法。

「自閉症是一種生理失調,而不是情緒疾病。心理治療、心理分析和密集的心理諮商,這些方法是沒有用的…」Rimland 如此表示。(註一)

每一萬名寶寶就有五名有自閉症。雖然每個自閉症孩子都不同,但大致上百分之七十五有某種程度的心智障礙,其他百分之十的自閉症孩子是自閉症學者(就像達斯汀霍夫曼演出的電影「雨人/Rain Man」的角色)。既然情緒因素被排除,專家們現在朝因物理、化學或生物異常導致的大腦疾病方面尋找原因。自閉症的肇因被大家視為一個謎。

但是對醫療研究者及歷史學家 Harris Coulter 博士來說,這可不是個謎。他指出:「美國人腦部的醫療傷害(medical assault)的第一個受害者就是自閉症兒童…自閉症患者通常有多重失調—心智障礙、癲癇、腦部麻痺等。這些都顯見是與神經學起因相關的疾病。…自閉症是因神經的失調…在美國的第一例自閉症發生在咳嗽疫苗變得非常流行的當時。」(註二)

疫苗是如何引起自閉症的?答案:腦炎。雖然腦炎或「腦部的發炎」有其他的肇因,如嚴重的感染、腦部外傷及嚴重發燒,但是這些原因比起疫苗注射後腦炎來說,導致腦炎發生的機率要少得多。

在大量疫苗注射計畫實施前,自閉症及相關的腦部損害情況,發生的並不多,但現在是普及的疾病現象。Coulter 認為腦部受損是因孩童時期接受疫苗注射,而造成腦炎之後的症候群。這項主張,對任何家有學習障礙、過動、識字困難、頭蓋骨神經受損、或自閉症孩子的家長來說,一定是教人不安的。

Coulter 表示:「Kanner 誤解以為自閉症和其他疾病不同。不過他情有可原,因為他不是神經學家,只是一名心理醫師。Kanner名之為自閉症的症狀,在一名神經學家看來,馬上能指出是腦炎後的症狀。」

腦炎在本世紀20、30年代是為人所熟知的,那時流行了幾次感染性腦炎。腦炎在破壞這些患者的腦部後,留下各種不同的神經方面問題。這些狀況如今看來,和疫苗注射後的傷害一樣,例如自閉症。精神病院及矯正學校成為當時許多「腦炎後症候群」患者的家。

「在檢視過有關感染性腦炎的大量文獻後,我很快瞭解到腦炎的長期影響,和我們今日在美國心理學會的 DSM3 所見的『嬰兒期或兒童期明顯的失調』(發展障礙)完全一致相同。這包括自閉症、過動、識字困難、注意力集中困難及其他十來種症狀…初步來看,這是一個令人吃驚的疏忽。」Coulter 指出。當有人終於指出自閉症的神經學本質(相對於心理的)後,「心理衛生專業人士應該立即能認識理解這層與腦炎的關係。進一步說,許多種腦炎是因為疫苗注射引起的事實,這已廣為人知。但這也正是為什麼醫師避開這議題的原因。既然沒有人想要非議疫苗計劃,腦炎就從來沒有被公開且完整地討論過。」

一九八六年的「疫苗補救法案」設立了隸屬於美國全國醫療科學院的一個委員會,以便檢視疫苗造成傷害的資料。該委員會出版了兩本書,討論各種疫苗造成的傷害—一本在一九八九年出版,另一本在一九九三年出版。第一本書指出,證據支持 DPT 疫苗和腦炎的因果關係存在。這些陳述為疫苗傷害及腦炎的辯論,提供一個正當、科學的基礎。

「 但是沒有任何生理現象是非黑即白的。人們不能認為疫苗注射一定會讓小孩子完全正常,也不能以為疫苗一定就有嚴重的影響。這些影響的程度應該有一個範圍—例如有些孩子受到不大也不小的影響?或是有些受到疫苗接種輕微影響的孩子?任何知道一些藥物生物學的人,就知道當你在討論一個大群體時,如在美國每年出生的兩百萬嬰兒,整個作用反應一定會有個完整的影響範圍。…有些副作用或長期影響不是下週或兩週後就可以感覺出來,而可能是五年或十年後,當家長意識到自己小孩的動作或行為,與其他同齡小孩不一樣時,才會嘗試著去瞭解是什麼原因造成的…。」

只是,我們在此討論的受傷害兒童的數字很高。雖然醫療主管單位會聲稱,「在成千上百的兒童裡,有一個兒童可能無論如何就是會受到疫苗注射的影響。」但這種低估情勢的說法,真是可悲!

舉例來說,Coulter 和 Fisher 在其撰寫的書《DPT:在黑暗中的一針注射》裡估計,每年有12,000至15,000的神經嚴重受損個案,是因為孩童時期的疫苗注射所引起的。該書也是第一本嚴重攻擊疫苗安全的醫療迷思的著作。然而,這些數字和Coulter 以下的陳述相較起來,顯得微不足道。Coulter 表示,「每五到六個小孩中,就有一個小孩受到疫苗注射不同程度的影響…大概是人口的20%…」。

一些研究人員在研究調查這些資訊時,也會瞭解到其嚴重性。如同 Viera Schelbner 博士在她的書《疫苗注射:免疫系統的醫療傷害》裡指出,「疫苗注射是無知和對疾病不科學的處理方法的縮影。…免疫,包括那些用在嬰兒的免疫方法,不但不能阻止任何感染疾病的發生,在醫療介入歷史中,比起任何其他人為活動,反而導致更多痛苦,更多死亡。

當兒童時期的疫苗注射導致的災難完全顯現後,得花上數十年才能清理完成。所有的疫苗注射應該立刻停止,而且所有疫苗副作用的受害者都應該得到適當的補償。」

讓我們以 Coulter 博士的話做結語,他提醒了我們這個主題雖然有這些證據,但仍難以被討論:「有人妨礙了大眾去察覺這些神經性障礙和腦炎後症狀的關係……因為有人不願承認孩童時期的疫苗注射計畫,是可能導致臨床及次臨床腦炎大流行的唯一原因。」

下一次當你看到一個耳聾的小孩在使用手語,或是坐在輪椅的小孩,或是一個過動兒,你會怎麼想?是運氣差、基因不好、或是壞疫苗?

小兒麻痺疫苗
無法預知的健康威脅
「自一九五五年起,商用小兒麻痺疫苗中的 SV40 ,由於其獨特的系統特徵,目前的 SV40 感染測試方法仍無法識別出來。」(註三)

之前,醫療主管單位及政府並不正視小兒麻痺疫苗受到致癌病毒污染的這個意見。但最新的研究確認了這個說法。在上述的論文中,研究人員在一九五五年以來就使用的小兒麻痺疫苗中,發現 SV40 病毒的一個緩慢作用特徵。這個病毒特徵是無法用現有的測試方法辨識得出來的,所以對人體健康也造成潛在威脅。該病毒已經出現在某些人體癌症組織裡。小兒麻痺疫苗不論過去或現在,都是藉由猴子的腎臟細胞培養出來的。這些細胞有可能受到污染,且會進一步威脅人體健康,但這是我們無法預知或察覺的。

自閉症和汞
二○○○年聖地牙哥會議得知的事實
感謝 Sallie Bernard 的傑出研究,醫師們再也不能忽略自閉症和疫苗注射之間的連結關係。Stephanie Cave, Amy Holmes,及 Andrew Wakefield 報告了具啟發性的、有關汞中毒的資料。(註四)該資料大部分引自 Bernard 的研究工作。

Cave 博士解釋為什麼美國小孩在兩歲前,光從疫苗注射而來,身體就累積了237 micrograms(mcg, 百萬分之一公克)的汞—這是遠遠超過環境保護署目前制定的「安全」標準,0.1mcg/kg.per day。那是 microgram 的十分之一,甚至不是 1 microgram。

最毒的三天:

出生日—B型肝炎疫苗—12mcg 的汞 = 30倍於安全值。

四個月大時—同天注射 DtaP 及 HiB 疫苗 150 mcg = 60倍於安全值。

六個月大時—B型肝炎疫苗及小兒麻痺疫苗—62.5 mcg汞 = 78倍於安全值。

十五個月大時,小孩又接受另外的50mcg = 41倍於安全值。

疫苗裡的汞是一種汞化合物( thimerosal ),比一般的汞(甲基汞)還要毒50倍。因為:

  注射入人體的汞,比攝取的汞還要毒。

  在嬰兒體內,沒有血液—腦部的屏障關卡。

  汞會在腦細胞及神經裡累積。

  六個月大以前的嬰兒無法製造膽汁,而膽汁是排除汞的必要元素。

自閉症和汞中毒傷害:腦部、神經細胞、眼睛、免疫系統、消化系統、肌肉控制和語言能力。

專家研究汞的毒性已有數十年,環境保護署也設定其安全標準。但是,當一個孩童暴露在汞毒性(疫苗裡的汞化合物)最嚴重時期的狀況,卻從來沒有一個汞毒性的研究有包含在內!從海鮮食物及環境而來的甲基汞被強調,但是兩種最毒的汞來源卻被忽略:疫苗及牙科使用的汞合金。

環境保護署無權管理藥品,那是食品及藥物管理局的工作。這就是為什麼疫苗及汞合金甚至不在汞的「安全」標準設定的計算範圍內!

Andrew Wakefield 博士是一名英國的外科醫師。他解釋為什麼四分之三的自閉症患者都有病態腸堵塞,是因為這些腸子內的組織異常腫大。差不多在每個受檢驗的自閉症患者裡,都可以發現的結節狀增生,是一種免疫和自體免疫的反應。Wakefield 和O'Leary 博士明確地指出這種反應和來自 MMR 三合一疫苗的麻疹病毒的存在有關。在那些細胞裡,就找不到其他病毒了。…這是一個新的腸病理學。

Wakefield 分別拿出美國及英國十年來的圖表,顯示在MMR三合一疫苗問世以後,兩國的自閉症發生率都同樣突然飆高。麻疹發生率在 MMR 出現以前,就已經自行下降超過85%!一項研究顯示,曾感染過非典型麻疹的母親,生出的小孩中有76%的機率,在注射 MMR 疫苗後變成患有自閉症。

教人注意的是,該會議並沒有任何建議,教大家在營養及排毒方法上,來排除體內的汞。
引用 枕谷子 2005/10/16 18:50
以偏概全可不好,有偏见更不好
引用 彬彬 2005/10/16 18:58
好象中国古代就有种植牛痘来预防天花,原先看电视看到过,具体什么内容忘记了,好象是用鼻子吸进去

[ Last edited by 彬彬 on 2005/10/16 at 18:59 ]
引用 枕谷子 2005/10/16 19:06
疫苗(即人工製造的病毒)不但無助於防止疾病,由於它避過人自身的防疫系統直接注射進血液,這種人為的對人的身體內部進行污染的行為,給人的健康帶來的損害是災難性的,輕則身體衰弱,重則喪命
——疫苗是人加工过的病毒,是灭活的或者减毒的,并不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部分人是过敏体质又或疫苗制剂有杂质、过期、不合格时可能造成损害。

疫苗的作用是有目共睹,这不同于西药抗生素滥用造成较大损害。
在中国有几亿的乙肝病毒感染者就是因为疫苗接种不力。
是感染乙肝危害大还是接种疫苗危害大?不言而喻。
引用 慈航广济 2005/10/16 19:07
Originally posted by 彬彬 at 2005-10-16 18:58:
好象中国古代就有种植牛痘来预防天花,原先看电视看到过,具体什么内容忘记了,好象是用鼻子吸进去

[ Last edited by 彬彬 on 2005/10/16 at 18:59 ]



你说的对,是用患病的人的“痘痂”研粉再加一些中药粉混合吸入,我觉得有一定的危险性。

中国传统医学是全世界最早发明“人工免疫”方法的,椐考证,比西方国家早了200多百年。。。。。
引用 枕谷子 2005/10/16 19:09
Originally posted by 彬彬 at 2005/10/16 18:58:
好象中国古代就有种植牛痘来预防天花,原先看电视看到过,具体什么内容忘记了,好象是用鼻子吸进去

[ Last edited by 彬彬 on 2005/10/16 at 18:59 ]


不是牛痘,牛痘是西医的做法
中医使用患者的痂粉,比西医早很多,说明古人的伟大
但这种方法很危险,可能让受者成为天花患者而不是有免疫力
引用 枕谷子 2005/10/16 19:19
我觉得该做的是改进疫苗,如尽可能清除杂质,尤其是国产的,而不是排斥疫苗
引用 xwhys 2005/10/25 21:56
疫苗的作用是很大的,西医的东西惟有疫苗中医是绝对代替不了的,疫苗消灭了天花,现在的孩子也很少有得脊髓灰质炎的了,都是疫苗的功劳,说疫苗没用实在是太偏激了。
引用 wesleybb 2005/10/25 23:16
刚好我推荐的那本洋人写的书里就有相关内容,我OCR上来一段

免疫

在医学上,接种的目的是,人为诱发免疫系统产生针对各种病菌的抗体,以便以后一旦遇上某种微菌(或病毒),免疫系统就会预先做好准备。接种的方法是,从某种惰性微菌里提取一种疫苗来给人注射,它对身体无害,且能产生预想的反应从而达到免疫。免疫理论的基础是疾病细菌学说。与细菌理论一样,它引起了大量混乱因为它充斥着不一致的观点,失败经常多于成功,在接种后还经常出现不良反应。事实表明:免疫导致的痛苦和死亡多于不免疫。

1796 年.爱德华• 詹纳(Edward jenner )证明用牛痘疫苗可以预防天花,此后,针对天花的接种就开始了。即使如此,1839 年,英格兰的天花流行病仍极为猖撅,以致夺去了22081 人的生命.1853 年,英格兰政府颁布了强制接种天花疫苗的法令,但天花的发病率却一直上升.1872 年,英格兰又发生了一次天花流行病,44840 人丧生,其中多数人已接种过天花疫苗.1948 年,英国废除了《 义务接种法》 。德国和日本都曾发生过类似灾难。1918 年,菲律宾发生一次历史上最严重的天花流行病.尽管美国政府事前已强迫300 多万本地居民注射了疫苗,但其中仍有47369 人患上了天花,16477 人死亡;1919 年,接种人数增加了一倍,扩大到700 多万人,但其中仍有65180 人患上天花,44408 人死亡。天花流行病是接种计划的直接结果。威廉• F .科克博士(william F Koch ) ,在其著作《 肿瘤性与病毒性疾病的生存因素》 (1961 年出版)中,提供了上述事实。科克博士还指出:1958 年,随着大规模针对小儿麻痹症接种运动的开展,美国和加拿大两国的小儿麻痹症发病率出现了灾难性的增高。加拿大握太华市的发病率最高,达到700 %。罗伯特• 门德尔松博士(Robert Mendelsolm ) ,在其著作《 一位医学异教徒的自白》 中,对所有免疫的安全性提出了怀疑,这包括对白喉和百日咳免疫安全性的怀疑。这些内容包含于“若这是预防医学,我就会得到生病机会”一章里。

纽约的理查德• 莫斯科维兹医学博士(Richard MOskowitz ) ,曾有一篇名为《 免疫― 不信奉的观点》 的演说① ,其开头语如下:
在过去近十年的时间里,对于给儿童进行免疫的做法,我日益感到内疚不安,这开始于一个基本信念:人们有权利自己来选择。不久以后,即使孩子的父母要求为孩子免疫,我也不再去给他们注射.实质上,我一直持这个观.点:从生物圈里消灭全部徽菌的努力,必然要打乱自然平衡,其后果是我们几乎无法想象的。随着新疫苗的不断出现,我的这种忧虑也日益加深了,好像我们只是为了证明自己有能力,为了显示一种文明操纵进化过程的力量才研制这些疫苗。
纯粹从人类的角度来看,尽管我们能保证这些疫苗无害,但事实上仍要进行义务接种(美国的许多州都是如此),要求所有儿童一律接种,丝毫不注意个体敏感性的基本差异,更不管父母或儿童自己的意愿了。
多数人都能欣然接受这个事实:有些法律,尽管受到邵分人的强烈反汁,但对维护会众利益来说,却是必不可少的。接种只是把外来的蛋白质或活性病毒注入所有人的血液里,但我们应提供令人信服的证据,让公众完全相信:人工免疫是一种安全有效的方法,决不会损害健康• 因为有关的常见病的威胁仍然很明显,所以急需保证每个人都能大量接种,而且必要时可强制接种。
不幸的是,从未有人提供这种证据;相反,人们仍继续通过注射疫苗来防治不再流行的疾病,或用疫苗来防治不再具有危险和几乎不能视为急症的疾病.
最后,即使确实存在这种疾病,即使证明人工免疫是合适的预防措施,接种的决定也仍基本上是一个“政治性决定”。这包括公众健康与安全问题.它们都极其重要,以致不能由纯科学或纯技术的标准来决定,或者不能由缺乏权威性、无法使团体服从的标准来决定。
鉴于上述原因,我将尽可能准确无谈地、尽可能有效地表明自己反时常规免疫的观点。有一点必须事先声明,我在此不是提供有效的证明或反证明的观点,我只是试图解释自己的经验,它们是一系列相互联系的事实、跪察、思考和假设。
我将它们公布于众的理由是,尽管越来越多的父母拒绝给自己的孩子接种,但很少有人明确指出或认真对待这种现象。实际上,我们已学会了不由自主地共同进行接种,把接种看成自己参与科学与工业技术无限发展的圣事,从而根本不去关心接种对人类健康的长期后果二更不管整个自然界平衡了。鉴于此,我们亚待听取关于,接种的不同看法。

莫斯科维兹博士还指出:在采用百日咳疫苗很久以前,百日咳的发病率已大大下降了。在使用疫苗很久以前,由于生活条件的改善,过去流行的结核病、霍乱、伤寒热以及其他疾病也已大大减少了。然而,人们却把疾病减少的荣誉错误地给予了医学科学。经过30 年的观察研究,莫斯科维兹博士发现,免疫计划完全失败了。让人惊诧不已的是:为什么还继续保留和使用这些方法?免疫无效还不要紧,糟糕的事情是,在接种后,经常会产生严重的、有时是致命的反应。反应的程度相当严重,以致许多国家停止了接种计划;同时,世界卫生组织也不再要求:在疾病流行的危险期内,国际旅游者应接种有关疫苗,莫斯科维兹博士说:
实际上,疫苗不仅不会产生真正的免疫,而且可能干预或抑制整个免疫系统的反应,疫苗的作用与射线疗法、化学疗法、皮质脂酮和其他消炎药的作用大同小异。人工免疫的主要目的在于制造杭体。制造杭体只是免疫过程的一个方面,若把它孤立出来并让其代表整体• 这就如同把抑制血压升高的化学物质用来代替真正治疗高血压良药的做法。它带来的最严重后果是,使免疫系统难于或无法时感染做出有力和敏感的(迅速的)反应,人工免疫使免疫系统变得更加脆弱,反应迟钝,而且使其基本失去或完全失去了自然康复的可能性。
身体把突然进人其组织的物质视为伤害事件,这是不难理解的,婴幼儿的身体更是如此,所以,多数医生认为:接种是婴儿摇篮死亡的主要原因。(参见阿奇• 卡洛克里诺斯(Archie Kalokerinos )和格伦• 德特曼(Glen Dettman )两位医生合著的《 对疾病的思考》 ,1977 年出版;《 对接种的批判》 ,美好生活研究〔 Better Life Research )出版社,1981 年出版。)

莫斯科维兹博士认为:所有接种都是极其危险的,用于婴儿的百日咳疫苗更是如此。现在,德国已停止使用这种疫苗。对此,他的看法是:
在临床上,百日咳的变化极大,其严重性从无症状、轻微或不明显的感染(实际上相当常见),到不足5 个月婴儿身上罕见的病例,据说死亡率高达40 %。其实,对于一周岁以上的儿童来说,即使患上百日咳,也很少是致命的,甚至很少是严重的。抗生(菌)素与结果几乎没有任何联系。
当前,婴幼儿死亡率很高,这是促使人们进行免疫的巨大压力,由此而形成了一个可怕的惯例:把这种显然是最危险的疫苗给两个月的婴儿接种,可这样大的婴儿,其母亲的奶汁就能正常地保护婆儿,使其免受各种感染.因此,这种做法会给要儿的血液和神经系统的稳定发育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鉴于上述原因,应尽快停止常规百日咳免疫的做法,并进行更多的研究,以便评估和补偿它已造成的损害。莫斯科维兹博士指出:尽管还没有对接种效果做专门研究,但所有现存的证据都表明,即使不是十分危险,接种也具有反作用。

他总结说:
归根到底,这个问题显然极其复杂,但也说明接种潜在的危险和判断失误一一它们想方设法试图自己去打败自然、解决无法解决的问题,如试图解决自己对疾病的易感性。即使看起来很安全的小儿麻痹症疫苗,也仍存在着基本相同的两难困境。或许将来的某一天,我们可能勇敢地抵制这种做法― 有意给每位婴儿喂活性小儿麻痹疫苗,而且承认自己应完全不理睬疫苗接种,并在必要时致力于发展治疗疾病的艺术,而不是在没有必要和不可能成功的情况下,致力于发展消除疾病可能性的艺术。


[ Last edited by wesleybb on 2005/10/25 at 23:44 ]
引用 wesleybb 2005/10/25 23:46
顺便推荐一个文字识别工具,就是微软office2003自带的document imaging; 识别效果非常好。
上面一大段就是我用相机拍下来,存到计算机里用office识别的,连标点符号都没有动。
引用 寻找中医 2005/10/26 10:40
wesleybb,你家的素宝宝出生的时候,是怎么躲过注射疫苗这一劫的呢???国家规定小孩在出生的时候,必须注射以下五种疫苗的啊:卡介苗、脊髓灰质炎疫苗、百白破三联疫苗、麻疹疫苗、乙肝疫苗。
引用 wesleybb 2005/10/26 10:59
Originally posted by 寻找中医 at 2005-10-26 10:40:
wesleybb,你家的素宝宝出生的时候,是怎么躲过注射疫苗这一劫的呢???国家规定小孩在出生的时候,必须注射以下五种疫苗的啊:卡介苗、脊髓灰质炎疫苗、百白破三联疫苗、麻疹疫苗、乙肝疫苗。


唉,真是伤心事,我还没见到宝宝面,宝宝就被打了一针卡介苗,都不跟家长打招呼的;

然后给我们一张免疫接种卡,要求隔多少多少天去种这个那个疫苗;我根本没管,也没人来催。真要催,我就去开张证明,说我家宝宝先天缺陷,不能打疫苗。
引用 寻找中医 2005/10/26 11:10
卡介苗国家规定是在出生24小时之内注射的。
你们生小孩之后,是住院还是马上就出院了?我很关心这个问题。因为如果住院的话,医院恐怕要强制注射疫苗的。
引用 wesleybb 2005/10/26 11:18
Originally posted by 寻找中医 at 2005-10-26 11:10:
卡介苗国家规定是在出生24小时之内注射的。
你们生小孩之后,是住院还是马上就出院了?我很关心这个问题。因为如果住院的话,医院恐怕要强制注射疫苗的。


对啊,所以第一针就没躲过。
住院了一星期,期间没再打别的什么疫苗。
引用 五五 2006/4/16 20:47
您开了证明"宝宝先天缺陷,不能打疫苗",既然有先天缺陷,小学也许就不让上了.您是选择不上学还是选择不打疫苗呢?
引用 ggmm 2006/6/1 21:03
有没有清楚一点的解释啊?到底是有些可以打?还是都不要打?
引用 xiaocao 2006/6/2 00:39
http://www.hantang.com/chinese/ch_Articles/vaccines.htm

这是倪医师关于这个问题的文章。我记得他有篇文章提到,只有牛痘疫苗能打,别的都不能打。一时找不到那篇文章了,不妨在他的网站多看看---http://www.hantong.com

[ Last edited by xiaocao on 2006/6/2 at 00:42 ]
引用 flying26 2006/6/4 10:12
国家规定的, 不打疫苗是不能让你上小学的,我们没有选择。如果说现在的医学不好,那么现在人的寿命都比以前长很多,又怎么解释呢?我想也不能全盘否定吧。

查看全部评论(48)

相关分类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