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 民间中医网!

民间中医网

 找回密码
 立刻加入


查看: 12433|回复: 48

雪山来客伤寒自学系列之六《孙女高烧咳嗽经方治愈全程实录(1-8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4/27 18:13: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扫码访问铁棍山药干品干片微店
孙女高烧咳嗽经方治愈全程实录(1-8岁)
——经方派与西医及寒凉时方派的若干较量纪实
○背景介绍



○孙女的家庭背景,属于当前典型的“四比二比一型”倒金字塔结构,即祖父祖母、外祖父祖母,及父母,再加上孙子辈的一人,共七人的家庭结构。

○祖父则非我莫属,民间经方游击队老年支队队员一个!

○祖母,上海中医药大学1969级科班生,一直从事中医临床多年,现已退休,并返聘为中医专家门诊已多年,但不会用《伤寒论》经方。每喜用时方对治伤寒,如荆芥防风剂、香苏散之类,百无一效而不思改悔!

○外祖父母,对中医完全外行,就像现在国内极其普遍存在的那种情况,在治疗孩子感冒发烧方面,亲家母的“座右铭”是:“赶快送医院吊水啊!”她率直地说:“我们小时候都是这样干的!”所以这个“座右铭”就被当做“真传”传给了儿媳妇!

○儿子儿媳:也完全没有中医伤寒方面的知识。由于儿媳获得来自母辈的“真传座右铭”,一旦孙女感冒发烧,就会在第一时间送孙女上医院吊水!前几年,儿子家里没有体温计,我让儿子他们准备一个以防不测,儿媳妇就说:“发烧了就立马往医院送嘛!还量体温干么!”一副对医院百般信赖的样子。

以孙女为中心的系列伤寒故事,就在这七口之家徐徐展开。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认为,家庭是社会的细胞,故从这个七口之家的伤寒故事,完全可以折射出当前全社会在处理伤寒类疾病时所面临的种种窘境与诸般无奈!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细细品味吧!
%%%%%%%%%%%%%
孙女最近两次的伤寒事件,是发生在今年元宵节刚刚过去不久的一个星期六,孙女由亲家们带着去公园疯玩,出了一身汗,后又上转盘车猛转了一通吹了风寒,上个星期天的(2012.02.12日)下午又“不幸”地发烧了,万幸的是,这次发烧是发生在作为她爷爷的我正好在家——一个民间中医,而且是对《伤寒论》经方独有钟情的“顽固不化”分子!

孙女目前还差三个月满五岁,她从满周开始,每年总要感冒发烧若干次,而且总是发生在俺不在家的时候……(注:这段记录写在2011年。)

而孙女的系列伤寒故事,还得从她刚刚出生时刻说起……

 楼主| 发表于 2015/4/27 18:17:28 | 显示全部楼层
○刚刚出生就遭遇药物性“伤寒”:



孙女生于2007的五月,儿子和儿媳妇身体健康,尤其是儿媳妇体格特结实,于足月产下了孙女,七斤四两!

是在一个专门的妇科医院出生的,我老伴退休后返聘在那儿任中医科主任,而儿科的主任,就是我老伴的一个几十年的同事、好友加邻居,两家人住楼上楼下,是一个“医术高明”的西医儿科专家。儿媳妇因为生孩子就住进了这家医院了。

孙女出生没两天,儿媳妇也还在住院中,故事就开始了,孙女被发现有黄疸了!皮肤和眼白发黄,叫做什么“新生儿黄疸”,据西医的理论说,弄不好会要命的!于是大人们就开始紧张,亲家母说急得晚上睡不着觉……于是请儿科专家前来会诊,老友嘛,有请必到。儿科专家,到底是专家哦!经验丰富,见多识广,临阵不慌,说声不要紧,不要紧!稍一观察就开出一个中药西制的“茵栀黄口服液”,茵陈、栀子、黄芩、金银花四味药的合剂,用中药西制的办法,做成玻璃管里面装的口服液,每次半管,一天服用两到三次。约莫服用一周之后,黄疸慢慢消退,于是举家放心,皆大欢喜!专家,就是牛!

但是我总觉得其中似有不妥,但一下子又说不出来啥……

后来出院回家,过了几天,孙女发生了慢性的腹泻,屎巴巴不成形,绿色,次数多,拖了好些日子……亲家母快急疯了,认为是给孙女洗澡不当心受凉了,怪罪女儿和女婿不当心。但我觉得婴儿不至于如此弱不禁风,在春夏之交暖洋洋天气的正常洗澡嘛,又会惹出啥问题?但我总觉得似乎是婴儿在不经意中,腹部受了点凉。原因不明的腹泻继续中……

又咨询儿科专家,回答说是母乳过于的浓稠,孩子消化不了,故通过消化道的时间太快了,胆汁原来的绿色,来不及被氧化成黄色,就形成了绿色的稀便。嘿嘿!一整套典型而完整的西医理论,什么“氧化”啦,“被氧化”啦,都抬了出来!用地道物理、化学的科学理论武装起来的西医,理论的确很是吓人哦!而且不管是遇到任何复杂疑难情况,总能够在他们的武器库里面找到“科学”的圆满合理的解释!

谁又能说得出“氧化”理论有何错误?从自然界钢铁的生锈、铜锈的发绿、火焰的燃烧、食用油的变质变味,乃至于人体的衰老都是因为“自由基”被氧化而导致的!(所谓的“自由基”被氧化理论,说的通俗一点,就是人体生锈了!于是出现了大脑被氧化导致老年痴呆等等……)无处不在的“氧化”与“被氧化”反应,没有它人们就无法做饭!有了它,钢铁就会生锈,食物就会变质,甚至于衰老也与它有关哦!普通老百姓对于西医理论中关于黄疸,及幼儿腹泻绿便所发生的氧化机制,谁又能说出半个不字?!

专家的说教,有理有据,令人信服!一家人都觉得他说的很对!原因出在了奶水太稠,和孩子的肠胃不消化,两个因素的叠加,就形成了孩子的慢性腹泻。哺乳期的妈妈,为了奶水充足,鸡鸭鱼肉当然得多多吃哦!

但是我还是觉得其中似乎有什么不妥,但还是一下子又说不出来……

再过了些日子,脑海中突然浮现了那个“茵栀黄口服药”的成分:

【茵陈】:“苦,寒,归脾胃,肝胆经。【功效】清利湿热,利胆退黄。”是中药里退除黄疸的王牌药。

【栀子】:“苦,寒。归心、肝、肺、胃、三焦经。【功效】泻火除烦,清热利湿,凉血解毒。”

【大黄】:“苦,寒。归脾,胃,大肠,肝经,心经。功效:泻下攻积,清热泻火,止血解毒,活血祛瘀,清泻湿热。”

【金银花】:“甘,寒。归肺,心,胃经。功效:清热解毒,疏散风热。

呵呵!一系列统统都是苦寒药,而且都进了脾胃大肠,一个刚刚出生的孩子,哪能经得起呢!不拉肚子才怪!

这就是中药西用所带来的严重弊病!

西医开药,他可不管你中药的性味功能,只看能退黄疸的就能用,至于这样用药的后果和副作用,他是不需要考虑的,也不需要负任何责任的!

尽管遭遇如此不幸,孙女待到满月后被抱到广场散步,其他抱着孩子散步的年轻爸妈们,都会围上来观看孙女,因为她长得特别白,特别可爱。当满了百天之后,白白嫩嫩的小胳膊小腿,已经长得结结实实的,就像哪吒的莲藕胳膊腿一样!

 楼主| 发表于 2015/4/27 18:20:1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到两岁,孙女遭首轮吊水“伺候”
可是,当我两年后的春节再次回家,孙女已遭遇了若干次感冒发烧,同时也和全国的其他幼儿们一样,已经被抗生素修理了若干次……(一言难尽啊……)

俺每次从雪域高原回家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到亲家家里去探望孙女。那次去探望时,看到两岁的孙女坐在火桶上取暖(江南地区一种老式取暖用具,用一个高高的木桶做成,传统上是在木桶底部生起炭火盆,炭火上面有一个踏脚的平台,把两腿及下半身坐进木桶后,再用棉布毯子盖在桶上,以此取暖。现用电炉代替了炭火盆)。看到我后,孙女立即就从木桶里爬出来,投入了我的怀抱,似乎忘记了寒冷,和我兴奋地嬉戏着,捏我的鼻子,揪我的耳朵。嘿嘿!啥叫做天伦之乐呢?

可我一摸她身上,发现她小小胳膊腿,小屁股上,原来一身结结实实的肉都不翼而飞,皮包着骨头,瘦得走形了……更要命的是,她的手脚,乃至全身都是冰冷冰冷的。而面色也是煞白煞白,没有血色……后来知道,孙女满周后几次感冒发烧,都被送进医院吊抗生素伺候了。伺候的结果,就成了目前的这副惨样!

亲家母没啥医学常识,每当孙女一发烧就会立马吆喝:“赶快送医院吊水去!”好像吊水是治疗小儿感冒发烧的唯一选择!但儿子儿媳是新生代的上网高手,他们从网上获得的医学知识告诉他们,抗生素是不可以轻易使用地,但没办法啊,找不到会治幼儿伤寒的中医啊……(旁注:俺老伴这些年返聘在当地医院作中医专家门诊,干嘛去了!)

吊水的结果,烧退了,炎消了,但咳嗽在继续,昼夜不停……而且孩子不断地抓着胸口部位嚷嚷:“肚子痛!肚子痛……”【注:抗生素属于阴寒的药物。把寒气引入骨,进入到了膻中部位的胸骨里面了!】

事至如今,俺也只好用寒咳丸慢慢调治,两周后孙女体内积累的寒气慢慢地被赶了出去,身体渐渐地回阳,手脚温暖了,面色也就慢慢恢复了往日的红润。

 楼主| 发表于 2015/4/27 18: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两到三岁,遭遇“支原体”感染



孙女三岁时俺再回家,家里告诉我说,孙女又被西医修理过了,这次又是高烧不退住院,被市人民医院的西医们,用各种抗生素轮番吊水轰炸,用了一种抗生素不管用,就几种合起来用,再不行就升级品种,还是不行,就再换……反正西医的抗生素大家族的成员现在多得几乎数不清,什么庆大、先锋、头孢等等等等……在国外就连成人也慎用的抗生素,而在国内竟然肆无忌惮地给孩子们上(旁注:倒觉得很像是古代审讯犯人时,县太爷喝一声“大刑伺候”!现在仅仅是将鞭子木棍老虎凳辣椒水等酷刑,换成了“科学化”的,合法合理的,能冠冕堂皇登大雅之堂的新时代化学刑具——抗生素!而当一种酷刑不能使罪犯低头认罪时,就各种酷刑轮番上阵。还曾看到过一个帖子说,某小儿伤寒发烧,五天就换了五种抗生素也没有搞定。看来给抗生素轰炸机换上不同品种的“炸弹”轮番轰炸已经是目前西医的惯技了!)

就这样若干轮的狂轰滥炸下来,还是毫无效果可言,门诊医生真是束手无策了。后来亲家母一看这样不行,就托人找了医院院长,一个值得尊敬的西医儿科专家。这位专家一诊断,觉得应当是“支原体感染”,于是从咽喉部取出一点痰液送检。次日结果出来,果然是“支原体感染”!【支原体:据说西医认为是一种大小介乎病毒与细菌之间的致病体。期间,还被西医怀疑是小儿手足口感染。】于是打屁股针两天,终于退烧了!(旁注:那此前被注射抗生素的冤假错案事件,就这样被轻轻滴忽略了?)

呜呼哀哉!一个两岁的孩子,竟然被西医当做抗生素大家族动物实验里的小白鼠,用来轮番实验那些名目繁多的抗生素的疗效!何等的荒唐!西医们不是自诩为多么多么的“科学”啊!怎么当他们面对临床的时候,居然那样地残酷无情,而又苍白无力!

退烧了,但咳嗽还在继续,干咳,咳不出痰来,但不是没有痰!于是我得想法用中药将痰排出。用药王孙思邈《千金方》里面的苇茎散【所有的《方剂学》书籍中都可以查到此方,中医治疗肺痈的王牌方。】加上金银花、生黄芪等,以加强托脓排痰力量。金银花消炎,是纯天然无毒性的抗生素,比西药抗生素好得多。打粉服散剂。次晨,孩子就开始排痰,吐出来的全是浓浓的黄绿色脓痰,一块一块的。后来就越吐越爽快,轻轻一咳,痰就能飞出去好远。三四天后,黄绿色脓痰排尽。【苇茎散不需要多吃,每次1-2克,日两次即可。】但寒气犹在,接着服寒咳散几天排寒气,告愈。两到三岁间的孙女伤寒咳嗽故事结束……

【雪山注:所谓的黄绿色脓痰,实际上就是脓块块,这意味着气管里已出现了化脓性病灶!说明西医的抗生素非但不能消炎,还具备制造气管炎症的“特异功能”。其实,国内中老年人的气管炎、哮喘等等,都是被“科学”的西医用完全符合“科学”的抗生素一手制造出来的!我曾经遇到过一位中年哮喘患者,当给他用了中药排痰药之后,开始大量排出黄绿色脓痰块块,后来甚至排出黑色痰块块。随着脓痰排出,这位患者的哮喘也就迅速好转。】

 楼主| 发表于 2015/4/27 18:30:59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到四岁:与寒凉时方中医“神圣”狭路相逢——假作真时真亦假

但,好戏还在后面呢……

孙女三岁那次俺回家,儿媳妇带着若干兴奋地告诉我说,据同事们传说,市中医院有个年纪不算太大的中医,治疗小儿伤风感冒咳嗽有绝活,很多同事的孩子经过他的治疗就很快痊愈了。这样,以后孙女要是再次感冒发烧,儿媳妇就可以毫无悬念地将孙女送到他的诊室去,同时还跟我说:“你也可以跟着去领教下他的医术。”言外之意是让我过去见习一下,跟他学一手。但是我却仍然深抱怀疑而没有随行,就关照儿子用手机拍下他的药方,带回来“研究研究”,打探他究竟是何方“神圣”?!

儿子和儿媳妇带着孙女就诊回来,但手机拍摄的药方字体很小,而且字体潦草,根本无法辨认,这位“神圣”的底细就暂时没能打探到。但是儿媳妇对此君有多大能耐却作了一番细细的描绘:

1、他诊室的三面墙上统统挂满了患者们所赠送的锦旗,是从天花板一溜儿挂到墙脚底下,当然除了开窗子的那面墙之外,这起码毫无疑问地说明了“神圣”的口碑与业绩【终于遇到了头上顶着光环的“神圣”,相见恨晚哪!】

2、这位“神圣”不但会号脉,另外还要看舌头。号脉这本事在现代中医里面可已经失传已久了啊?【该中医院与全国其他中医院一样,现代化检查设备一应齐全。所以一般的中医都会跟着西医学会开出各式各样的检查单化验单,反正是患者掏钱,自己何必去犯神号脉呢?这就是现代中西医结合,中医现代化进程的一项重要举措!当然当然,更是医院创收的重要举措!】

3、“神圣”每次只开一帖药,吃完后次日必须复诊,要每天换方【说明“神圣”高度的责任心】。药量开得很大,甚至超过了大人的剂量。但是口头要求孩子每次只要服用50毫升即可。【阿弥陀佛!还算是我孙女走运!我一位同事的孙子也曾被带去看过这位“神圣”,那时候的要求是全部喝下。】并要求在本医院的药房抓药,抓好药之后,药房收回药方,再回去听候“神圣”交代服药要诀。【这一点非常重要,正因此,医院的创收才能有保障,而“神圣”的秘方也不至于泄露。】

就这样,我儿子、儿媳妇、亲家母他们,就天天换着班,起早摸黑地排队前往挂号【生意兴旺啊!好像是全国各地的“神圣们”生意都是如此地兴隆!】,带着孙女去那位“神圣”那儿朝圣。一个星期十多天过去了,但也没见病好,咳嗽依旧……

一天中午,我儿子抱着孙女很早就“朝圣”回来了。
我问:“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
答:“医院药房取药的人太多,我就到外面药房抓药算了。”
我说:“药方拿来看看。”

一验药方,“神圣”顿时原形毕露!我把“神圣”的药方作为一个难得的“墨宝”珍藏着呢,以教育子子孙孙后代,同时也可作为警示天真而善良人们的一记警钟!下面晒晒“神圣”的秘方(括弧里的药性为笔者所加):

茵陈(寒)、蒲公英(寒)、玄参(寒)、大贝(又称浙贝,苦寒)、大青叶(大寒)、前胡(寒)、桑白皮(寒)、地骨皮(寒)、制半夏、青皮(寒)、陈皮、郁金(寒)、枳实(寒)、射干(苦寒)、苏子、白芥子。共十六味。(2011,01.24日)药量,基本上每味药都是15克。

好家伙,一共16味药,却一连串用了12味苦寒药!再明显不过了,这位“神圣”是一个苦寒攻下,且用心险恶无所不用其极的骗子!他的套路,就是用苦寒药彻底摧毁孩子们五脏正气,从而使孩子的体温强制降下,再用降气止咳化痰中药强制性地抑制咳嗽,不让它咳出来,从而制造出一个孩子病愈的假象来!【现在有3.15的全国打假日,不知道这种潜藏在中医界内部的骗子,该由哪个部门进行打假?!】

【参考资料】药方里相关的部分药物性味与归经:

大青叶:苦,大寒。归心、肺、胃经。【用极度苦寒药彻底摧垮孩子的正气,制造出一个退烧的假象来!可见其手段的毒辣!板蓝根就是大青叶的根。这两个药,现代化科学化的温病派认为有清热解毒,抗病毒的作用。】

地骨皮:甘寒,归肺、肝、肾经。【此药用于治疗骨蒸痨热,就是质量那种从骨头里面发烧的阴虚之火,与伤寒的发烧咳嗽毫不相干。其结果,就会将寒气引入到骨髓里面去了。可见其心狠手辣!】

玄参:咸寒,归肺、胃、肾经。

蒲公英:甘寒。归肝、胃经。也是温病派喜欢用的清热解毒药。

前胡:苦辛,微寒。归肺经。【功效】降气化痰,宣散肺热。【所谓“降气”,就是将咳嗽强行压制,暂时不让孩子咳出来,制造出咳嗽痊愈的假象来。为中医止咳造假的必用药。】

大贝:即浙贝母,苦寒。归肺心经。【功效】清热散结,化痰止咳。【笔者注:实际上,根本治疗咳嗽,应当用宣肺药宣发肺气,利痰排痰药将痰排出体外,才能才根本上彻底治愈咳嗽。所以笔者治疗寒性咳嗽,从来不用贝母之类的止咳药。当然,对于热燥性咳嗽少痰,贝母炖梨子还是可以的。】

射干:苦寒。归肺经。【功效】清热解毒,利咽祛痰。

苏子:辛温。归肺、大肠经。【功效】降气化痰,止咳平喘。【笔者注:苏子,降气,就是把气强行下降压制,以此压制咳嗽的功能。也是时方中医喜欢使用的一个药。】

……

好了,不需要全部罗列了,可以想见,这副药服下后,孩子的五脏六腑就会全部被寒气所侵占,而正气却遭到灭顶之灾!

其中的前胡、贝母、射干、苏子等,都是全国儿科咳嗽门时医喜欢用来造假的药,在此特提醒孩子的父母们留意!

首先,好几味药都进入胃经,意味着寒气占领了胃部,中医认为,脾胃是后天之本,于是孩子的后天脾胃消化吸收功能被彻底摧毁!

最为可怕的是地骨皮,会将寒气引进到人体最深处的下焦的肝肾。本来伤寒发烧,是风寒刚刚侵犯到人体体表,属于伤寒表证,运用经方很容易祛除,这下可好,这个“神圣”的药将寒气偷渡到了人体的最深处。中医认为,肾乃先天之本,这意味着孩子的先天之本被严重摧毁!

孩子的先天后天之本都被这些披着白大褂的侩子手摧毁了,这个孩子还能有日子过吗?

外邪没能做到的,他却帮着做到了,何其毒也!

我当即明确表明了态度。但是我儿子也没有办法,他奉老婆和丈母娘之命,不得不将药熬好放着。最后,晚上儿媳妇下班回家,一进门就问:“宝宝的药喝过了吗?”儿子答:“没有呢。”儿媳妇立马拉起嗓子吼道:“你们都是白痴啊!早晨带去看病,到了晚上还竟然还没有吃药!”说完,就到厨房拿来药给孙女灌,孙女就是不肯喝。但毕竟拧不过大人,在哇哇大哭一阵之后,还是被其母将这碗毒药硬给灌了下去……

【遇到过不少被妈妈强制灌药孩子,有的已经长到了30多岁,他们回忆说自己能知道药是否对路,不对路的药就会坚决抵制,但是孩子终究抵不过大人。严重提醒:凡是苦寒药一律都是非常苦的,孩子都不会喜欢喝。而《伤寒论》中的经方,基本上没有苦的,甚至于还往往带有甜味,孩子们很乐于接受。】

我想,这样一副寒凉药,就算换上一个成人,一连灌上两三副,也会被搁倒了,何况乎一个34岁的孩子!

人们用“杀人不用刀”来形容那些居心叵测,而又极其险恶,毒如蛇蝎的恶人。那个披着白大褂的“神圣”,当剥下了他的画皮之后,活脱的是一个“杀人不见血”的恶魔!

当今世界,几乎整个社会都在谴责滥用抗生素所造成的恶果,但是,在西医界从业的西医医生,当年在进入西医医学院校之后,他们所学到的治疗理念套路就是如此。发烧,就必须先退烧,可以不择手段,不惜代价地退烧!抗生素、激素、干扰素,甚至于物理降温像冰袋冰敷等等都可以上。这就是他们从科班大学里面所接受的治疗哲理!大学教科书、老师、教授们都是这样“科学”地认为,这样异口同声地说。当他们这样作为的时候,他们完全可以心安理得,完全可以不受任何道德良心的谴责。

但是作为一个合格中医医师的最起码的常识,伤寒所引起的发烧,是人体调动正气,祛除外寒入侵所不可或缺的环节!这也是民间中医所应当具备的起码的常识,而科班毕业的中医医师就更别说了,《伤寒论》是每个科班中医的必修课,学过《伤寒论》的人,如果不是白痴、呆子,最起码应当明白《伤寒论》以温热药扶正祛邪,祛除外寒的道理。

而从“神圣”的方子看,他并不是不知道中药的药性,否则他不可能将寒凉药运用得如此“出神入化,炉火纯青”了!他不可能不知道孩子们服用了这个方子的后果!

相比较,西医师们使用抗生素治疗感冒发烧实出无奈,而这类“神圣”们这样地使用中药,就只能认为他们是丧心病狂了!

那效果呢?到了半夜,还是高烧!后来嘛,又被送到了“神圣”那儿“修理”。我呢,只能无语!人微言轻!我仅仅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无名小卒!但同时也是一个正宗的伤寒“经方游击队队员”,在雪域高原所面对的伤寒患者,用经方都是一副药搞定,一般就连第二副都不需要,但是对自己的亲骨肉却无能为力!

“假作真时真亦假”!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末法时期,这种是非颠倒、人妖颠倒的事情居然比比皆是!

 楼主| 发表于 2015/4/27 18:35:37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儿伤寒故事连载——四岁到五岁(2011——2012.03

这回的故事发生在今年的春节后,我从雪域回家,就发现孙女舌苔异常,舌面中部和根部极厚的白腻苔(临床多年还没有见到过这么厚的白苔),提示中焦、下焦寒湿严重绞结,那是吃了那个黑心中医的黑心药留下的!于是就让她吃健脾化湿祛寒的中成药,但是舌面的白腻并没有明显地消退。结果,内有寒湿,外中风寒,里外呼应,内外夹攻,孙女就再次发烧病倒了。

这次起因是亲家她们在星期六(2012-03-10)带着孙女到儿童乐园去玩。今年冬天气候异常的冷(准确是2010年冬),春天又逢连阴雨,好容易盼来一个阳光明媚的周末,孙女玩得尽兴,出了身汗,后来又上了大转盘上,猛转了一通,又受了风,次日下午就发烧了。(39℃多一点。)

发烧无汗,39°左右,明显的麻黄汤证。参考舌苔中部根部白腻,那下焦肯定有寒。同时咳嗽吐清痰。按照我以往经验,属于太阳麻黄证与少阴证的合证(太少同病),开方,麻黄汤与麻黄附子细辛汤合剂:

麻黄、桂枝、杏仁(去皮打碎)、制附片各2克,炙甘草、细辛各1克。一剂。煎一次,分两次服。

(按:太少合病,一般用麻附辛三味即可,但这里还伴有咳嗽,故与麻黄汤合剂为妥。)

服后午睡,微微见汗。下午热度略降。晚睡前再服。儿子说,稍微出了一点汗,但是后来又缩回去了。此后体温又升高到39℃以上,儿媳妇忍不住了,夜里十点多给孙女服用了西药退烧(托恩布洛芬悬浮液,一种目前广泛用于小儿退烧的西药)。不料服后孙女出现强烈的喷射式呕吐,一夜竟吐了十几次。(中焦有寒湿,无法以解表祛除,服用退烧药强制退烧后,以呕吐方式排出一部分。)热度倒是退下一些了(假象!!!布洛芬是造假冠军!)。

次晨,我去儿子家探望,儿媳妇怀疑可能是病毒性脑炎,她说此病会发生喷射式呕吐,而亲家母则怀疑是支原体感染,想送到医院去检查(可见西医之深入人心,老百姓一个个都成了西医专家了)。亲家母还说,她老两口子急得一夜都没睡着!(一人向隅,满坐不乐。)

因服用西药退烧药后,改变了单纯性伤寒本来应当出现的症状,故此时我也无法一下确诊病证。就提议带去让我老伴会诊下,亲家母女两倒也同意了。

8点,社区医院刚上班。老伴是上海中医学院1969届科班生,原任某三甲医院中医科主任,退休后返聘社区医院开中医专家门诊。她斟酌一下孙女病情,目前发烧不高,伴有呕吐,似应少阳证,应服小柴胡颗粒。但我问了孙女几个少阳证的症状,胁下痛、咽喉干燥、寒热往来等,都没有,觉得也不太像是少阳证,但一时也无法提出更好的确诊根据来,也就同意这个方案(服西药退烧,制造了假象,严重干扰确证)。

抱回家后,给服小柴胡颗粒半包,日两次。体温一时没有升高,但是也没有退干净(这个最伤脑筋)。但咳嗽继续,痰的颜色渐渐变成了淡黄绿色,说明了寒气没能祛除,久郁化火,而且往深里发展。更说明了按少阳证(小柴胡证)辩证不靠谱。就这样拖了了两天,终于一天夜里孩子的体温又猛升到了39℃以上。儿媳妇一看体温升高,就再次给孩子服用了退烧药(托恩布洛芬悬浮液),当时热度退下了,但次晨体温还是再次轰轰烈烈地攀升到39℃以上(不超过39.5℃)。

其实这几天,我一直在观察思考孙女应当确诊为伤寒的哪种类型?几经思考后,时不我待,终于给老伴提出我的看法(民间经方爷爷斗胆挑战科班时方奶奶):

1、发烧到39℃以上,但是不超过39.5℃,这个体温,加上无汗,当属太阳表实证的麻黄证(伤寒太阳实证)。肯定是还有表证在,没有太阳表实证,就不会有高烧。这应当是好事,说明孩子的正气(抵抗力)还可以,能够将寒邪抵御在体表。

【注:太阳表证还有桂枝汤证,但桂枝汤证应当是汗已出,而且体温不应超过39℃,一般是38.5℃左右,属于太阳表虚证。这里,孙女虽然已经汗出,但因是服用退烧药所致,而非自汗。而太阳表证也可以与阳明证合证,这时体温就会高达或略超过40℃,就得用葛根汤或葛根加半夏汤。而少阳证,即小柴胡证的体温一般不高,在38℃上下晃动,且有寒热往来,就是一会儿发热,一会儿发冷。在伤寒里面,只有三阳证会发烧。当寒气侵入身体深处后,转成三阴证,就不会出现发烧。这就是根据体温辨别小儿伤寒三阳证,以及三阳证与三阴证区别的简单确切的方法,百灵百验!】

2、舌苔中部和根部白苔出奇的厚腻,说明中焦下焦久有寒湿积聚滞留。是整整两年吃了那个黑心中医的虎狼药,将大量的寒湿埋入身体的深处所致。法当理中汤健脾化湿,祛中焦之寒湿,再以四逆汤(附子、干姜、炙甘草)合麻黄附子细辛汤祛下焦之寒(加起来共五味药:附子、干姜、炙甘草、细辛、麻黄,笔者将这个组合称为“驱寒散”)。中医认为,“湿会恋邪”,意思是说,如果体内有湿,这个体内的湿气,就会将风寒等外邪捆绑住,很不容易祛除,故在祛风寒解表的同时,必须同时祛湿。

3、我回家后不久,就发现孙女一上饭桌,望着饭碗就是一声长叹,有时候还会嗝气,觉得很奇怪,刚四岁的孩子就会叹气嗝气了,这是什么事儿啊!后据亲家母“揭露”,连续两年来孩子没胃口吃不下饭(一肚子寒湿,那儿还有胃口!)儿子和儿媳妇每到吃饭时就对孙女又打又骂,以至于孙女一上饭桌就哭。至于没胃口的根源,就是服用了黑中医极其寒凉的虎狼药,严重损伤了脾胃。再经常挨打骂,造成孙女严重的肝郁,肝气犯脾胃。这样一来,自然就更没有胃口了。叹气和嗝气就是肝气犯脾胃的症状,再加上孙女手脚冰冷,有明显的四逆证,故应以四逆散疏肝。【本人的不共的发现,肝气和寒气两种邪气,也会“捆绑”在一起,形成难解难分的“气结”,难以祛除。故在解表祛寒的同时,必须疏肝解郁。这是外感风寒,内伤七情,两病同治的重要诀窍!】

综合考虑以上几个方面:
1、伤寒表证太阳证与少阴证里证合病(太少同病);
2、清理以前吃虎狼药进入中焦脾胃和下焦的寒湿;
3、再加上肝郁需要疏肝。

合起来就是麻黄汤、理中汤、四逆汤、四逆散与麻黄附子细辛汤的合方,呵呵!一个经方大拼盘!

我给老伴讲了我的想法,老伴立即反驳:“你那个不行,理中汤是治太阴证腹泻的方子(这话不算错,《伤寒论》里面将理中汤理中丸放在“辨霍乱病脉证第十三”,老伴的背书功夫可以啊!),不是用来治伤寒的。现在当务之急是先退烧!再说现在春天,一般感冒都夹有病毒、细菌感染,故还需要考虑抗细菌病毒等因素,还是我来吧!”【呵呵!动不动西医学和温病学说就冒出来了。现在的中医就这味儿,中西合璧!】

老伴坚持,我也不好把她硬挡下来。她出一道方子,是荆芥、防风、加上香苏散(紫苏、香附等,是《医学心悟》的方子),既解表,又能抗病毒的方子。【按:可谓面面俱到,既解表,又抗病毒!中西医,温病都能沾到边。但理论是否对头,那还得看疗效,疗效才是硬道理!】

上午我去把老伴的药方抓回来,煎服两次,可孩子第二天早晨依然顽强地发烧到39℃以上。同时,这两天孙女咳嗽依旧,可痰却由白色清痰变成黄绿色,是寒邪久郁化火之像【现在的孩子这种黄绿痰很多,都是因为伤寒失治误治造成的】。老伴一看也没辙了,就说那你来吧!这样来来去去不觉间孙女这次发烧已经折腾六天了(2012217日),时不我待,跃马横刀,背水一战!于是我就按我的套路开方:

白术6 茯苓3 干姜2 炙甘草2柴胡2 白芍3 枳壳2 麻黄3 制附片1 细辛1 杏仁6(去皮打碎)桂枝3(共12味药。单位:克)一副,煎一次分两次服用。才2元钱。

上午煎汤服下,午睡微微见汗,午睡后体温就降到了37.5℃。晚再一服,夜睡微见汗,次晨体温降至37℃,表证已去。观其舌苔,中部和根部仍然厚腻白苔,表证虽解,内部寒湿与肝郁仍在,表证易解,内伤难除,不可大意,故再疏一方。上方其它内容不变,继续健脾疏肝祛湿,仅将麻黄汤易为桂枝汤(桂枝汤之功,重在调和荣卫)善后:

白术3 茯苓3 干姜1 炙甘草2陈皮1 半夏1 柴胡2 白芍2 枳壳2 麻黄2 制附片1 细辛1 桂枝2 大枣一枚生姜两片(共15味药。单位:克)一剂,水煎服。

服完,次日观舌苔,舌苔中部根部还是厚白腻苔,上方加苍术、厚朴各6克,以加强去寒湿的力量,打粉加蜜,在微波炉加热至微微沸腾,做成蜜膏样,长期服用,继续祛中焦下焦寒湿,方保无恙。

 楼主| 发表于 2015/4/27 18:38:35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一波刚平,一波又起!

刚刚把孙女上次的伤寒证摆平还不到十天,今天(2012-03-25),亲家母和亲家母的姐妹们要去郊区做清明,就带着儿孙们,开了几部车子,一路浩浩荡荡地杀进了郊区的小龙山山区。

我是到中午才获得这个重要动向的。我短信儿子:“在哪儿?速复!”儿子过了半晌才回复:“在郊外做清明呢。”我怕就怕孙女又出什么闪失,立刻责令儿子:“好啊,如果孙女出了问题,就拿你是问!”哼!这么大的军事行动,就瞒了我一个!

8点左右,儿子从他家有点紧张地说:“女儿又发烧了,怎么办?快过来看看吧!”看,就是这孝顺儿子,专门报忧不报喜!一大家子扫墓加春游没我份,捅出了娄子找我收摊,只好过去看看吧。

孙女躺在床上呢,说是怕冷,盖了厚厚的两床被子还是冷!体温39℃。儿媳妇说:“回来路上就蔫了,不想动,要让大人抱。”我想这是典型的伤寒证初期,风寒束表,太阳表证麻黄证“或发热,或不热”。觉得问题不大,吃一点麻黄汤就应当就能搞定了。我平时在儿子家里放了一些麻黄汤的散剂,就是将麻黄汤饮片打碎用小袋袋分装,每袋大约2克左右,以备不测。就让儿子取了一袋水煎服,可以快一些。

为啥会出现患儿自觉冷,而体温却已经升高的情况呢?这是因为那天正好天气晴朗,阳光明媚,孩子们在太阳底下疯玩,出了身汗,毛孔洞开,后又见风。风寒将体表毛窍玄府封闭,风寒就被封闭在了皮肤腠理之中,就会出现皮肤特冷,而体温已经升高的情况。是典型的伤寒表证初期情况,病在表,好治!也就没太在意,关照了一句:“看她服药后会不会出汗,如能出汗,就问题不大。有啥情况,电话过来。”就转身回家了,一夜无话。

次晨8点(2012-03-26)到儿子家看孙女情况。儿子说:“夜里出汗了,但体温还是高,39℃以上,又给她一次性泡了两袋麻黄汤喝下了,后体温略降。”这时我觉就得问题可能比开始想象的要严重一些,小剂量麻黄汤已经不够了(一袋总重可能只有2克,药轻病重)。看孙女这时已经不觉得冷了,说明体表寒气,经过两次小剂量服用麻黄汤祛除了一些,还留下了一些。但神志清楚,面色泛红,不烦躁,体表还是微微有汗,再说寒气能够表出来,问题也不会很大。就赶快写了张方子,关照儿子赶紧去药房抓药。儿子说:“好,我这就去吃个早点,然后抓药回来。”药方:

麻黄6 桂枝6 杏仁6(去皮打碎)炙甘草4 柴胡3白芍3枳壳3 制附片2 细辛1 白术6 茯苓6 厚朴3 苍术3,一剂。

接受上次教训,因没有考虑体内肝郁及湿气夹杂,上次第一剂失利,这次就全部考虑进去。

可没想到,儿子居然一去不复返!左等右等,等到了快11点钟,才算是拎着药回来了。进门就说:“哦呀!没想到出了大门,就看到我的车被撞了!整个后桥被撞弯!闯祸的是同院的邻居,停车时将油门当刹车一踩!于是找保险公司理赔,将车拖到了修理部,刚刚忙完呢!”闷倒!真的是祸不单行!还有啥说的,赶快煎药吧!

煎药服下后,仍然微微见汗,但过了12点多,体温居然飙高到40.2℃。(服药的时间被耽误了!伤寒的传变非常快,尤其是孩子。)这个体温按着以往的经验,应当是太阳阳明合证,葛根汤证的体温,但是并没有出现呕吐下泄的情况,也就难以断证。孩子神气清爽,不烦躁,就继续观察等待吧(事后考虑,不必等到吐泻就应当给服葛根汤,看体温就可断症)。
%%%%%%%%%%%%

【一段花絮】

亲家母是个交际家,友人甚多。到下午一女友特来探望,两人一合计,觉得清明节带孙女扫墓,很可能是被坟中的哪位长辈摸了一下脑袋,故回家就开始发烧了!我过去时,正好看到搞迷信活动,她俩在孙女的床边弄了一个水碗,又在水碗里立了筷子,然后看筷子向那边倒下,那就说明魂落在了哪个方向,然后向那个方向叫魂,魂叫回来发烧就可以好了。她俩将“法事”安排好就到客厅去了,留我一人在卧室照看孙女。我伏床前摸摸孩子出汗情况,不慎将筷子弄倒了。等俩人回来一看筷子倒了,就说:“奇怪了,还真的倒了呢!”就到阳台上去叫魂了!嘿嘿!中国式的综合疗法就是这样的,西药吊水搞不定,就换名老庸医,搞不定,再换民间游医,再搞不定,加上叫魂、画符、念咒、巫婆神汉、排八字算命等等。
%%%%%%%%%%%%%


等到下午5点,孩子开始出现呕吐。这个重要症状终于出现了!结合体温40.2℃,马上断为太阳阳明合病里面的“葛根加半夏汤”证。(如果下泄而不吐,是葛根汤证。)这是幼儿外感后发烧到达40℃,乃至41℃时的两个重要方剂!立马去抓药,“葛根加半夏汤”加减:

葛根2 麻黄2 桂枝2 白芍2 生姜两片大枣两枚炙甘草2 半夏2 白术2 柴胡2 枳壳2(一剂,水煎服。)

“葛根加半夏汤”的组方,实际上是桂枝汤加葛根、麻黄、半夏。我另加柴胡、枳壳就构成“四逆散”调肝(柴胡、白芍、枳壳、炙甘草),加白术是考虑中焦有湿,合四逆散调和肝脾(实脾肝气不得来犯之意)。

喝下后呕吐渐减,仍微微有汗,体温亦渐趋下降。我关照了一声:“不准再喝退烧西药。”就回家了。

半夜两点醒来,去电话询问情况,回答:“体温降到了38℃多一点,还有点呕吐。”我说:“那就给服用半包小柴胡颗粒吧。这个体温和呕吐症状,应当是小柴胡证的症状呢。”【注:小柴胡证属于半表半里证,觉得此时出现了小柴胡证,是属于阴证(里证)出阳的过程。】

次晨(2012-03-28)上午我过去探望,亲家母正在起劲呢,拿着湿毛巾给孙女头上捂,又拿着毛巾檫身,说:“昨夜烧的哦,烧了一夜,吐了一夜!”我说量量体温再说吧。腋下一量37℃正,不多也不少。怀疑是不是在腋下没能夹好,从新再来一次,还是一个样。加上0.5℃,也就是37.5℃,也属正常范围。正好儿子打来电话也说:“早晨量过了,37℃正。昨夜服用小柴胡颗粒后,就再没有吐。”真相大白,原来并非像亲家母说的吐了一夜。这亲家母大好人一个,待人热情慷慨,气量大交友广,颇有男人气质。但稍有一点神经质,一点小事就咋唬的比大象还大,给我谎报军情呢!我就说,把头上的毛巾拿掉吧,体温已经退啦,没事啦,别再咋唬啦!(现在这类老人很多,总好添乱)。

孙女也就躺不住啦,要起来吃东西。我说给喝点粥。喝过了粥,就下床玩了起来。以前感冒发烧,用西医吊水,或者老庸医汤药,每次不折腾十天半月无法完事。这次经方正治,屈指一算,从25日晚上开始发烧,经过26日一天,到27日晨退烧,也才36个小时哦!

 楼主| 发表于 2015/4/27 18:41:11 | 显示全部楼层


病例分析与讨论

1、经方治疗外感发烧,扶正祛邪,着眼点在于调整患者自身营卫、经络与脏腑等,这些方面调整好了,外邪也就无法立脚,不攻自破。按中医治则:“扶正祛邪。”以扶正为主,祛邪为辅。扶正而不留邪,祛邪又不忘扶正,丝丝入扣,步步为营,其中尤以顾护胃气对孩子来说显得更为重要。方中白术、茯苓、炙甘草、陈皮等正是此意。故服后往往霍然而愈,不会留下任何后患。

再者,外感表证出现发烧情况,是人体调动正气,与风寒外邪相搏于体表荣卫之间,力图将外邪从腠理荣卫之间赶出,经方采用扶正祛邪,协助人体自身正气祛邪的趋势,药力与正气两股力量合起来,一鼓作气,将外邪干净彻底地祛除。故有人将中医药疗法为“顺势疗法”倒也不无道理。

而西医治疗外感发烧,着眼点仅于表面现象的发烧炎症等,滥用抗生素、退烧药强行退烧,抗生素伤肝肾,退烧药发汗无度,病没治好,正气已伤。就算是退烧了,孩子的体质也已虚弱不堪,极容易再次感受风寒。于是一再,再而三地用抗生素退烧药轮番征伐,几轮下来,孩子终于成为西医赚钱机器上的牺牲品!

西医的致命错误在于,无视人体调动正气祛除外邪的发烧机制,将一个需要支持扶助的好现象,误判为必须严厉打击的坏现象,故首先以打压体温为首选目标,以抗生素退烧药强行退烧,这实际上就是打压损伤人体的正气,造成退烧痊愈的假象,退烧是以牺牲正气为代价的。故有人将西医药疗法称为“对抗疗法”,还是很形象的。

我不想完全否认温病派的历史功绩,但目前温病时方派已被彻底西化,堕落为西医的应声虫,治疗外感着眼点也是先退烧,并综合考虑抗病毒、消炎杀菌之类西医概念。每每用板蓝根、大青叶、金银花、连翘、蒲公英等苦寒清热解毒药寒凉攻下,强行压制体温(实际上是打击正气),而对于咳嗽,就用苏子、川贝、前胡、射干等化痰降气药,压制咳嗽,造成一个体温下降,咳嗽暂停的假象来。而这些寒凉药会严重地破坏脾胃功能,患儿服用后正气败坏,胃口极差。

如果家长们不懂中医,那只要尝一尝味道,只要是苦的,那这个方子肯定是错了,吃下去有害无益。而《伤寒论》经方治疗外感的方子,一般都略带有甜味,孩子乐于接受。

2、【下面的文字于2013/3/24续】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春柳又绿江南岸,不觉又过了一年,笔者这次又从雪域高原返回了长江岸。俗话说,隔代亲,民间中医爷爷最关心最不放心的就是孙女的健康状况,生怕孙女在我离开时又出现了啥情况。虽然我多次电话老伴和儿子,他们都一致地说,在我离开阶段,孙女仅现过一两次咳嗽,吃了一点寒咳丸也就好了,没有再发烧。但是绝对不能她们排除谎报军情的可能性啊!

但是回家后一看孙女的模样,脸色白里透红,我去幼儿园接她,发现她走路走一步蹦三蹦,一会儿就一溜烟的跑不见了,充满了活力和弹性!胃口也还不错,这就彻底地放心了。其实,在我去年给孙女用经方调治后,就发现了孙女走路变成了一蹦一蹦的了,这是体力与正气恢复的表现。而现在蹦的更欢了。以前滥用抗生素的时候,走路都是有气无力地。

时过一年,把以前写的文字再次阅读整理下,把它续完……感想良多……

孙女的案例,可以说明许多许多问题:

○幼儿感冒发烧,实际上是每个幼童从娘胎里进入到大自然怀抱的必修课,是大自然对于每个幼童的洗礼,是大自然赠与幼童的礼物,在幼童期以正确的理念面对这个大自然的洗礼,对于孩子终身的健康都具有根本性的意义!

感冒发烧,甚至于高烧,可以激发幼童的抵抗外邪的抵抗力,调动激发幼童正气的增长。一个希望毕生健康生长的幼童,最好是在幼童期发生几次高烧!这就像是麻疹等疾病,在幼童期如果发生了,就会终身获得免疫力!但若在幼儿期没有患上麻疹,到了年龄大了再发生,就会有生命危险!

○当然,任其发烧也并不完全合理。最好的办法是采用《伤寒论》经方对治,经方对治综合考虑了扶正祛邪,祛邪而不伤正,扶正而不留邪,发汗适度,幼童退烧速度快,退烧彻底,短期疗效极其显著,长期的预后更令人可喜!

从我调治孙女的案例明显的看出,去年的(2012)两次高烧,第一次高烧,由于发烧后儿媳妇急于退烧,两次使用了西药(布咯芬)退烧,干扰了中医的辩证,而且西药的退烧药会引起大量的出汗,就严重的损伤了正气,就算是当时退了烧,但是不久的后来就很容易再次发生感冒发烧。

第二次感冒发烧,体温超过了40℃,但没有再次使用西药退烧,在使用《伤寒论》治疗时,没有受到其他任何西医药,以及所谓的温病派寒凉攻下时方的干扰。故幼童的正气得到了完整地保护,甚至于得到了激发,所以在后来的整个冬天,直至今年春天的外感高发期,幼童也都安然无恙!

整个社会都对中医存在着重大的误解,认为中医太慢,只有西医具有疗效迅速的特点。其实真正疗效快的是中医,而不是西医!

○如果实在限于条件无法使用《伤寒论》经方对治,那就按着西方的办法,在西方,西医认为感冒发烧,在39℃以下不需要任何治疗,39℃以上才给一点退烧药,然后就是休息下,多喝一点水,也就好了。绝对禁止滥用抗生素的。

○成人的浮躁心态,急于退烧,急于使用抗生素,其结果是损伤了幼童的正气,其结果,无非是一次次地重复滥用抗生素,一次次地摧毁幼童的正气,就彻底地毁了孩子一生的健康!

从我孙女的案例看,一旦第一次滥用的抗生素,就会感冒发烧不间断,孩子的抵抗力每况愈下,孩子就会彻底地沦为抗生素的牺牲品!

在网上所不断涌现的,为孩子呼救的年轻妈妈所展示的案例完全一样,一旦第一次不幸滥用的抗生素,那这个宝宝的健康就算是被葬送了!噩梦也就从此开始!

○我们炎黄子孙得衷心感谢我们的老祖宗给我们留下了《伤寒论》这样一部举世无双的瑰宝!学习,研究,继承,发扬《伤寒论》的不朽的精神,是每一个炎黄子孙的义不容辞的责任!

有《伤寒论》的代代相传不息,就有炎黄文明的代代相传不息!

抚古而叹今!愿医圣张仲景的精神,永远永远地护佑着炎黄子孙们!

 楼主| 发表于 2015/4/27 18:42:45 | 显示全部楼层
抗生素对于孩子心理健康的影响

抗生素对肝肾功能的破坏作用所造成的后果:

对肾功能的影响:孩子晚上容易出现遗尿。

对肝功能的影响:孩子脾气变坏,变急躁多动,缺乏耐心,很容易发脾气。容易造成孩子和成人之间的冲突。

目前社会上大量出现的心理疾病的儿童,如儿童多动症、抽动症(肝风内动证)、自闭症、等等,抗生素都脱不开干系!

影响到脾胃功能,孩子胃口往往变得很差。家长们往往会采用粗暴的态度强迫孩子吃饭……

中医认为,“肾为先天之本,脾胃为后天之本。”脾胃功能受损,饮食物无法正常地转化为正气,

就会反复引起感冒发烧。而善良的父母们一般不会想到这是抗生素在作祟,而往往自责,认为没有照顾好孩子所致……

【注:以上文字写于2013年,以前曾经在本帖陆续发表过一些,但是缺乏系统性,这次从雪域高原回来后,综合观察了孙女的身体状况,完全而没有丝毫悬念地可以肯定《伤寒论》经方对治幼儿感冒发烧的无可比拟的优越性!而且具有相当的典型性,故此将这些文字再次做了一些修改补充,加以发表,提供广大《伤寒论》的同道们研究参考!若有所不妥,祈愿同道不吝赐教!】

 楼主| 发表于 2015/4/27 18:45:36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儿伤寒病的特点】2013-04-25



①小儿体质属于纯阴纯阳,病势来得快,急,凶猛,而真正的治愈了,去得也快,也很彻底。

②小儿真气未充,故比较成人特别容易外感发烧。其中医理论基础,是建立在两千年之前的中医典籍《黄帝内经》的基础之上的,《黄帝内经·素问·上古天真论篇第一》开篇就指出:

岐伯曰:女子七岁,肾气盛,齿更发长;二七而天癸至,任脉通,太冲脉盛,月事以时下,故有子;三七,肾气平均,故真牙生而长极;四七,筋骨坚,发长极,身体盛壮;五七,阳明脉衰,面始焦,发始堕;六七,三阳脉衰于上,面皆焦,发始白;七七,任脉虚,太冲脉衰少,天癸竭,地道不通,故形坏而无子也。

丈夫八岁,肾气实,发长齿更;二八,肾气盛,天癸至,精气溢泻,阴阳和,故能有子;三八,肾气平均,筋骨劲强,故真牙生而长极;四八,筋骨隆盛,肌肉满壮;五八,肾气衰,发堕齿槁;六八,阳气衰竭于上,面焦,发鬓颁白;七八,肝气衰,筋不能动,天癸竭,精少,肾藏衰,形体皆极;八八,则齿发去。肾者主水,受五藏六府之精而藏之,故五藏盛,乃能泻。今五藏皆衰,筋骨解堕,天癸尽矣。故发鬓白,身体重,行步不正,而无子耳。

这是我们炎黄祖宗对于人体生老壮病死过程,所包含的生理机制的深刻剖析。

为何幼儿出生之后,在7-8岁之前,特别容易外感发烧呢?

就是与这个肾气有着密切的的关系!

郝万山先生所提到的太阳膀胱经和督脉相通,它就可以借助督脉的阳气,来主管一身的表阳,这是它为什么它可以主表的一个生理基础。另外,它和肾相连,肾内藏元阴元阳,它是五脏六腑阴阳之气的根本,它可以借助肾中的阳气来主管一身的表阳

其中肾中的阳气,也就是《黄帝内经》所说的肾气,和《难经》所说的肾间动气

而《黄帝内经》明确的指出:女子七岁,肾气盛,齿更发长……丈夫八岁,肾气实,发长齿更……

也就是说,女孩子到了七岁,男孩子八岁之后,乳牙脱落,更换了恒齿之后,肾气才开始旺盛。

我们通过了郝万山先生的论述,知道了:

①太阳经的经气主表,起着防御外邪的作用;

②郝万山先生提到肾中的阳气(就是肾气肾间动气)的发展规律是:

女子七岁,肾气盛,齿更发长……丈夫八岁,肾气实,发长齿更……

也就是说,女孩子到了七岁,男孩子八岁之后,乳牙脱落,更换了恒齿之后,肾气才开始旺盛。

反之,就可以知道,幼儿在7-8岁之前,容易外感发烧的根本原因,其内因就是因为孩子的肾气未盛!

而绝对不是像西医和时方派所强调外因,什么细菌病毒支原体感染等等等等!

经方派的特色,就在于强调调整人体的内环境,像调动、顾护正气阳气津液等等。

而西医与时方派的特点,就在于强调外因,是以彻底地摧毁人体正气为代价的!

那么是在护持孩子肾气的前提下,彻底地祛除风寒外邪,还是以摧毁孩子的肾气为代价,进行伤寒的伪治邪治误治,就成了《伤寒论》经方派与西医及时方派的根本性的分歧所在!

而且,如果通过小儿外感发烧的契机,调动激发,并充分地将肾气充实到人体的皮肤表面(皮肤腠理),对于幼儿健康地成长发育,甚至于获得终身的健康,将具有特殊意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刻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民间中医网:发布的:雪山来客伤寒自学系列之六《孙女高烧咳嗽经方治愈全程实录(1-8岁)》一贴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不对内容的真实性做验证!如:雪山来客伤寒自学系列之六《孙女高烧咳嗽经方治愈全程实录(1-8岁)》一文有侵犯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