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 民间中医网!

民间中医网

 找回密码
 立刻加入


查看: 1358|回复: 0

吸毒嫖妓敲诈坏事做尽,最终他被佛法改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3/12 21:30: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扫码访问铁棍山药干品干片微店
  特别提示:本文是作者投稿。
  
  
  一个想改正错误,求生西方的罪人的忏悔
作者觉妙居士

  
  我是一个无恶不作天地难容的东西,我想说说这几年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因果报应和一些不可思议的事,到现在我还怀疑是不是玩了新型的毒品留下的后遗症,但这七八年来我反复的试验证实真的有无形众生的存在,有因果的存在。

  首先说说我犯了什么罪,按五戒来说,在杀生方面,我和不同的女人堕过七次胎,杀生吃肉杀害小动物的事太多了。在偷盗方面,我在一个集团单位工作,下面有个公司做放贷,但是我们很少往外面放,主要的目的就是向集团的领导人以各种理由要求往分公司追加资金,因为这些领导人的丑事被我们牢牢抓住,作为把柄,如果不答应我们的条件,我就会去威胁他们及他们的家人,就这样跟一个大哥干这样的事情,整天歌舞升平,吃喝玩乐,女人三天两头的换,对父母家人没有一句真话,天天和别的女人睡在外面。
  
  2008年我的报应现前了,有一天我一个人在宾馆里吸毒,忽然来了一位无形众生,说要和我交朋友,我问他是什么众生,他说是狐仙。因为我以前睡觉时总是有人来压我,为此母亲带我到许多大仙那里去看,有的说是狐仙有的说祖先,结果也弄不出什么来,最后到寺院里住了半年,对这些神神鬼鬼的事情也不害怕了,这次他的出现反而让我有点惊喜,总算让我知道了经常来压我的是狐仙。刚开始的时候他说要借用我的身体给人看病,我一想起以前那些大仙们给人看病的样子,我就不干了,我年纪轻轻怎么能干这个?后来他又说要我的灵魂,如果把灵魂给他了,他能帮我赚很多钱,当时我就答应了,但是有一个条件任何事都要听他的,而且做任何事都要重复两遍,包括穿衣,吃饭,大小便,弄了半天我就受不了了,这哪里是朋友,纯碎来捉弄我的嘛!
  
  我的自由没有了,我要求与他解除和约,真的请神容易送神难,整个气场都笼罩在紧张严肃的气氛中,大家都对持着,虽然我看不见他,但意念又这么真实。后来我不理会他了,管自己吸毒,结果吸进去的毒品变味了,身体也没有什么感觉了。我知道这一定是他弄的,我有点恐惧起来。我拨电话,电话也打不出去,我想可能是没有电话费了,急忙跑到通宵的便利店去充电话费,跑了两家店,电话卡都充不进去,我越来越慌了,跑了第三家店,我请服务员去帮我充,结果一下子就充进去了。我知道今天肯定是着魔了,我赶紧打电话给我的一个情人,告诉她房间号叫她马上过来,接着我叫了一辆出租车到寺院里去求求菩萨。
  
  在路上我在想可能佛经里讲的是真的,有无形众生存在,可能也真有佛存在,有西方极乐世界存在,只是我们心量太小了,只顾眼前。到寺院我就买了一些纸钱烧烧,去去晦气。来到大雄宝殿面前,看着释迦牟尼佛的佛像,我跪下至诚的发愿:今生一定要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在回来的路上我感觉这个世界都是假的,好像在变魔法一样。回到房间里,我情人已经在那里了,我越来越觉得眼前这个女人是假的。以前听净空老法师讲过,在往生的时候越放不下的就是自己的冤亲债主,当时我就给这个女人跪下了,说我要往生了,前世不知道哪里伤害到她了,请她放过我。她看着我神经兮兮的就一个劲的哭,后来我没有办法了,她不肯走,还是我跑吧。不过后来我还是把她安顿好,送回老家了。
  
  到了第二天,狐仙又出现了,跟我说过关了,可以往生了。接着他就让我躺在床上念佛求往生,念了一会,感觉有一个东西钻进我的脚底,慢慢的到小腿,大腿,再到胸前,最后到脖子这里上不去了,被卡住了。这时他叫我屏住呼吸,几次之后,脸也屏得红肿了,还是往生不了,接着他叫我自杀,说这样快一点,省的受这么多罪,我一想不对,以前老法师讲过自杀的人不能往生的,如果自杀了就上他的当了,这里不安全,我还是回家算了。

  回到家刚好我母亲和一位出家师还有一位女居士在聊天,我和他们打了招呼就回房休息了,躺在床上往生念头又上来了,在想外面的三个人是不是西方三圣变现来接引我的。我走出去就给他们跪下了,说阿弥陀佛带我走吧,带我到西方极乐世界去吧。这时这位出家师站起来说好的,就和我母亲还有那位女居士把我带到佛堂里,开始念佛。结果念了一个多小时也没有什么反应,这时狐仙跟我说,他们信号不对。我把他的话跟师父说了,师父又和他沟通,后来也不了了之。
  
  没过几天狐仙又让我把母亲带上一起往生,我和我母亲讲可以往生了,阿弥陀佛来接我们了,我母亲当我玩毒品玩疯了,到处求医问药,还把我送到精神病医院去检查,后来狐仙对我说没人相信你,你还是一个人先往生,我又找了一处地方一个人念佛求往生,结果还是走不了。我母亲看我老是疯疯癫癫的,最后没有办法了,请公安人员把我送到戒毒所去。到戒毒所我说一些神神鬼鬼的话,管教的民警们把我绑在床上,手脚都不能动弹,我就大声念佛,他们把我的嘴也堵上,这时又来了一批无形众生来折磨我。一个星期时间到了,管教民警把我放下来,过了一会我控制不住自己,见人就打,管教民警冲进来又把我绑上去,我真的痛苦极了,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上也上不去,下也下不来,一个人好像凌空了,跟这个世界接不上地气,自己在别的空间里走不出来,恐惧阴冷寂寞笼罩着我。

  就这样过了三个多月,家人把我接回去,后来我母亲通过一位阿姨的帮助,有这么一次机会能见到老法师,见到老法师恭敬的心不由自主的生起来。老法师很随和,就像一个和蔼可亲的老人,觉得这位老人活的很自在。过了一会儿,这位阿姨帮我向老法师介绍了一下我的情况,老法师笑笑对大家说“念佛就好”,就没有第二句话了。当时我觉得很不理解,也很失望,我真的没有办法了,好不容易见到老法师,无形众生的事也没有帮我解决,我也很失落,想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人能救我了。在这里向老法师道歉忏悔。

  后来我才慢慢知道这句佛号的威力。之后我回到家里还是天天吸毒,有事没事也念几句佛。后来我遇到一位禅定功夫很好的师父,他要我呆在寺院十五天,要求我吃素,教我念药师咒和六字大明咒,我就和师父说我要念阿弥陀佛,师父跟我讲等我病好了,再念佛也可以的。我也听他的话,在寺院呆了十五天,中间他给我吃药。这十五天我没有吸毒,但是身体却难受得很,身体里面的无形众生打的像战场一样,说什么的都有,不知道听谁的,我的脑子快要爆炸了,我真的受不了了,跟师父说,师父让我熬过去,管自己念咒,这边无形众生一刻不停的折磨我,让我跪下打自己的耳光,打完了就放过我,结果打完了又想出别的花样来,总之没有一句真话。后来又说只要我把自己的大小便吃了就放过我,毒品也可以戒了。我死活不肯,他们就威胁我,如果不吃,他们就像对付我一样对付我女儿,想到自己的女儿被他们这样整起来,我的心碎了,最终我还是照办了。

  过后他们又想出人都想不出来的游戏来折磨我,每一次都说是最后一次,这是我吸毒说谎的报应。每次吸毒都跟家人说是最后一次。十五天时间到了,师父让我回家呆几天。如果能控制住自己,他就帮我跟冤亲债主们沟通,满足他们的要求。回到家的第二天,师父打电话来问我是不是吃到荤了,我仔细想,后来想起来无意中吃到一只虾了,这下我真的相信他了,我和母亲回到寺院,请师父帮忙和他们调解,师父说和他们沟通好了,他们要元宝纸钱,大概要花七万元人民币的钱。母亲见到我这几天没有吸毒,再见到师父神通厉害就答应了,钱还是向亲戚借的,不过这钱师父一分也不拿的,元宝都是我们自己去买的,在这里很感恩这位师父,之后我们就在这座寺院里呆着。

  有一天这位狐仙又出现了,说我以前有位小朋友很苦叫我去帮他,因为他吸毒也是我带出来的,我就下山去找他,他正在家里患毒瘾,我和他一起去买了毒品,也买了戒毒药一起上山请师父帮忙。师父帮忙要考验一段时间的,这段时间里我总是提醒我小朋友让他快点把毒品弄完就可以让师父帮忙了,过了没几天我自己也定不住了,结果二个人都抽上了,就这样在寺院里待了一个月把钱都用完了,也没有办法了,我和小朋友讲我们还是分开吧,二个人在一起更加戒不掉,就这样我们各自下了山回了家。

  回到单位里向单位要钱,这时他们对我越来越冷淡了,开口要一万的也打折给一千了,还说要就拿去,不要一分也不给了。我也是破罐子破摔了,继续买毒品,我想等我哪天维持不下去了,就一起把他们都杀了。就这样我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地活着,毒品不吸也难受,吸了更难受。感觉自己像一只老鼠被关在笼子里浇上汽油点着火,无处逃窜。这时我杀人的念头又开始起来了,整天想着怎么报仇,回到家里看到自己的女儿又于心不忍。

  最后我作决定,自己到戒毒所呆二年,我就和家人说好,自己到派出所投案自首。到了里面还是跟外面一样,这些冤亲债主一刻不停的来折磨我,自己就像进了无间地狱,痛苦煎熬一分钟也停不下来。
  
  就在这时候又来了一位无形众生告诉我赶紧念佛,在这里我也没有其他办法了,也只能念佛,念了一段时间也念不下去了,情况也没有什么好转,我就怪这位善友这么苦还叫我念佛,效果也不明显,他说这都是我自己的业力,果报没人能帮助你,只有自己帮自己,告诉我最好吃素。过了一段时间我母亲和我老婆来看我,说以前单位里的人都被抓走了,听了这个消息还有点幸灾乐祸的。虽然工作没有了,但是堵在心里的恶气,老天爷总算帮我出了。母亲还帮我拿些经书来,让我没事的时候看看。在这里我特别要忏悔一件事,以前经常看一些黄色的电影,有几次看完经书后,没把经书放好,在这里向世尊忏悔,向尽虚空遍法界的三宝忏悔。希望老法师和各位老师给我一个机会,我要在这里受不杀生戒,不邪淫戒,不吸毒戒,长久的吃素,感恩三宝,其他的戒律我还没学明白,也做不到,希望所有的三宝弟子与天地鬼神给我一次改正的机会和一个适应的过程。阿弥陀佛!

  两年过去了,但是回来后整天没事干,过了没多久又吸上毒了,有几次刚要往静脉里打进去的时候,这些无形众生就站在我面前,这几次是一个个黑影看得见的,我就赶紧念佛求往生。我知道这样下去离真正的地狱不远了,我的寿命也快到了。
  
  有一天,母亲跟我说有一个王凤仪性命哲学的学习班让我去参加,当时我想一定是搞传销的,我下地狱也好,上天堂也好我就念佛了,死也要死在这句佛号上。后来母亲带着我外甥女去了,回来之后我外甥女变化很大,没多久我姐和她的同学也要去学了,回来之后告诉我这是人生必须要上的一堂课,让我一定得去,就这样我和父亲也去学习了。
  
  听了老师讲的一些内容我感到对我太有用了,也学得挺认真的,带去的戒毒药一点也没有吃,心里挺兴奋的。只是到晚上睡觉时无形众生又出现了,让我到忏悔室去忏悔。我跪在那里,往后一看吓了我一身冷汗,后面排好队,排了长长的一排黑影,过来一个个打我,我的两只手控制不住自己,他们用我的手打我自己,那是真打,打得很厉害,整个房间里充满着火药味,一个打完一个接着打,不过有些还是手下留情的,稍微意思一下就过去了。说实话打是不怎么可怕,就是打到什么时候停下了不知道,这个才可怕的。一边打一边问我认不认罪,这种情况我也只能认罪了,问我错在哪里?说实话有的时候真的不知道哪些地方错了。不知道继续打,就在这时候阎王爷出现了,坐在那里,我就拼命的求阎王爷,我错了,我错了,我和阎王爷说,这做人的道理真的没人教我呀,我这样来了也真的冤枉啊。过了一会他们停下来了,我内心害怕极了,看他们不打了,还以为过关了,赶紧跑回去睡觉。过了没多久,他们又来了,又要我下去,我想这关躲也躲不了,一咬牙又下去了,跪在那里跟刚才一样继续被打。我也和他们讲理:刚才你们不打了,我才上去的,怎么又叫我下来呢?虽然我犯了很多错,但你们要讲理的呀,他们说刚才打的时候你还生气,要重新来过,到这个时候,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啦,我也没办法了。
  
  一个星期的课上完,我要求老师能不能再让我学习一次,因为我怕回家,控制不住自己又吸毒。老师就介绍我跟父亲到别的地方去学习加强班。到了那里,老师们特别热情,对我们就像自己家人一样对待,我的心开始回暖了,有回家的感觉。在那边学习的老师们以后都要出去讲课的,我什么也不懂,心里挺难过的,我就请善友(无形)帮忙,教我做人的道理,善友很谦虚说一起互相学习,就这样白天跟老师学习,晚上跟善友学习,但是到后来我发觉善友教我的跟老师教的有些不一样了。我心里有这个念头出来,善友就知道了,让我自己到书上找答案,结果还是我对了,他跟我说,他教我的不一定是对的,按照古人的书籍和圣人的经典才是可靠的,这样我就学得很小心了。过了一段时间,老师教我们解脱道了,要我们之前学的统统放下,直奔解脱去,我特别兴奋,终于可以解脱了。但老师教的什么心法我也不懂,而学这种秘法的话要是想学是不能公开的,想想算了,还是念佛号。我和老师说了自己的想法,老师说可以的。让我打坐的时候就念佛。但是在一起学习的时候很压抑,离老师们越近就像两块相反的吸铁石,中间的气反弹得很厉害,我真的很累,刚好快要过年了,我和父亲就回来了,这样一来也有三四个月过去了,觉得自己像换了个人似得,和这个世界又接上气了,回到家大家也都挺高兴的。

  过了几天,以前的一些朋友叫我去吃饭,我也想重新做人,喝了几杯酒,我就提醒自己不能再喝了。吃完饭,朋友们说到夜总会去唱歌,我说不去了。他们说我现在毒品不玩了,唱唱歌怕什么。其实我自己也想去试试我自己的定力到底怎么样了。结果到了那里,看着一个个漂亮性感的小姐,我又控制不住自己。浑身骨头也开始发痛,我真的忍不了了。干脆豁出去了。叫了小姐,喝酒也没度了。有个朋友过来跟我说,晚上小姐毒品全都给我安排好了。我想要做就做到底。十七层地狱和十八层地狱没什么区别的。第二天醒来,觉得也没什么。就这样我感到无聊的时候,压抑的时候,我又放纵一下自己,很快之前的果报马上就现前了。无尽的痛苦又停不下来了,一个人走到街上就像一个乞丐,家也回不了。回到家里让老婆看到我这个样子又在吸毒,她又要自杀了。我也内疚,这时我又想起了母亲,打电话给母亲,问她在哪里?她告诉我在寺院里打佛七,我就去了。

  到那边见到了母亲,也认识了那里的师父。这时善友(无形)跟我讲,他就是师父变的,这样一讲我高兴坏了,对师父也没有了陌生感。就这样我在寺院里待了四个多月。师父对我像对自己的亲弟弟一样,到了中秋节我向师父请假回去了。师父嘱咐我,快去快回。一到了下面,老毛病又犯了。回到寺院里我向师父坦白了。师父说,不要紧,下次改正。就这样在师父的慈悲下,我又一次次的犯错。最后一次我和师父讲又要下山了。师父说,今天不可以下山了,如果要下山,我就和你母亲跪在门口等你回来。我讲了很多好话,软磨硬泡的但还是没能说服师父,我想今天真的没有办法了。毒瘾也上来了,最后不行我就来硬的。我把社会上的这套拿出来了,师父说你今天想下山就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把他(师父)打死。从下午开始,我走到哪里师父就跟到哪里。师父要去做晚课了我特高兴。师父特意安排了一个人看着我。我心想那个人怎么能看得住我,于是急匆匆的跑下山,吸完毒以后我没地方去了,我想了很久还是上山吧,见到师父我就给师父跪下了,师父让我到念佛堂对大家对无形众生们忏悔,发愿持五戒,我也真心的发愿如果我再破戒了,就让我下地狱,再也不要给我机会了。
  
  之后我的身体也慢慢的好起来了。苦头也吃了一点,但都能挺过来了。现在我一天比一天好起来,这些天(无形)众生朋友们找到我,跟我说他们要走了,希望我把这些年来的经历向老法师和各位老师汇报一下,也可以为有缘人作为一个参考。以我为警鉴。也可以帮我消许多业障,感恩这些众生菩萨们!之后,善友也来了,说他也要走了。我真的舍不得。这些年来真的太依赖了。他告诉我,师父和他只是我的一个助缘。心不能靠在他们这边,要靠在佛号上。在走之前特别嘱咐我,深信因果、持戒、念佛,一定会有相见的一天。我感激又不舍的问他,是哪个佛菩萨再来的?我可以记住。善友说他什么也不是,只是一个懂爱的人。感恩所有懂爱的人。阿弥陀佛!
至诚顶礼!
忏悔人 觉妙
2016年1月20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