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 民间中医网!

民间中医网

 找回密码
 立刻加入
健康商场转微店,购买铁棍山药干品成为会员,永享优惠!
查看: 19121|回复: 60

胡万林与运动疗法--转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5/11/24 08:59: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扫码访问铁棍山药干品干片微店
么叫运动疗法呢?这里的“运动”,是指气血运行、脏器功能活动增强的意思。该疗法的主要技术是中药、药酒、洗浴、酸菜水等。该疗法从人体整个系统入手,全面启动调动BAR,并给于BAR功能有力的辅助和有意识的引导,达到理想的临床疗效。胡万林自己说:”运动疗法就是组织强大的药性队伍,使药性对生命起到运动和革新的目的。它是在古人的教诲下,在中华医学优秀的基础上进行改革和进步的。它不是我随心所欲想出来的。古人所谓的‘大破大立’、‘推陈出新’、‘脱胎换骨’,这几句话我把它们用活了。所以说,我在治疗中快速地将原有的生命摧垮,快速地、彻底地破坏人旧的生命规律,又快速地组织新的生命力、生命规律。怎样快速组织人的新的生命力呢?关键是怎么用水,而不是用药。用药只能起到破坏和改变它的目的,用水才能起到培育它的作用。必须要学会用水。所以我说水就是生命力,水就是生命。某种意义上,我的病人吃下药以后,就将他的生命规律彻底摧垮了。起码在一个小时之内身不由已,有的人马上躺下爬不起来。人在快死的时候就自发地要水喝。把水一喝完,就精神百倍。因为新的生命力组织起来了。我们不要为治病而治病。我们中华医学就属于治未病而治病的医学。它是全面调节,因为生命是一个整体,在全面调节的基础上进行全面的改变。在改变生命的情况下,全面调节,对疾病集中围攻。在全面调节、全面改变的基础上再对疾病进行定点的围攻。在病人身体生机盎然的情况上,再进行治疗。我的药不单一是治病,是要革新你的生命,革新你的细胞,是要把人体内陈旧的力量、衰竭的力量、紊乱的生命规律去掉。吃了我的药以后要吐泻,它和平常的吐泻是两回事。我的药主要是上下贯通,这种吐法是我多年实践研究出来的。它是集中人体内部最大的力量把它喷出去,吐出去。有人喝了我的药后一吐就是几公尺。调动整个生命力把药吐出去,达到上下贯通的目的。这是我在前人的基础上进行了改革和进步。我如果用甘草,必须用海藻。我一开甘草、起码是一百克,海藻八十克,煮一锅给病人。书本是知识,实践更是知识。我们一定要亲自吃药、尝药,搞清楚人性、药性,以药克药,以性克性。元明粉排邪最佳用药,再没有比它更好的药,如果你吃了它以后还排不出去,我就没有办法了。我认为一个好医生,不要首先去想后面有什么风险,应当去想我今天能够救好多少人,今天就去救。我是提着自己的头救别人命的医生。我对自己毫无顾虑。我敢于做一名研究中华医学的勇敢战士。我不愿意停留在传统医学的基础上毫无进步。”(详见《中国气功科学》杂志1998年增刊)
    从科学研究的活动方式看,胡万林提出运动疗法非常不容易,科学研究经过16世纪伽利略时代个体活动到17世纪牛顿的松散群众组织皇家学会时代,又到爱迪生(1847-1931)的“实验工厂”的集体研究时代,尔后是本世纪40年代美国实现曼哈顿计划研制出原子弹的国家规模建制的时代,最后是今天国际合作的跨国建制时代。自战后科学活动进入国家规模以来,人们已把科学称为“大科学”,认为“科学是一种建制”,即科学已成为一项国家事业,从而使企业和政府都直接参与了科学事业,实现了科学家与企业家、政治家的结合。在九十年代大科学的背景下,胡万林还在从事16世纪伽利略时代个体的科研活动,“孤立的学者在黑暗中胡乱摸索”,这是一个悲剧,但是,这个悲剧恰恰是我们的有关部门造成的。胡万林在监狱里面只能进行个体的活动,只能偷偷地实验他的运动疗法。如果胡万林在监狱里面老老实实地劳动,不进行所谓的运动疗法研究和实验,那么,结果会有今天的再次的牢狱之灾吗?
    在对待科学的是非问题上,使我想起了尊敬的何祚庥先生在1995年首都科学界的新春茶话会上,对当时的“邱氏鼠药案”发表了一表精采评述:“……今天我们向大家通报这一事实,是因为这涉及如何有效地保护生态环境不受污染、涉及保护科学家有宣传科学知识、普及科学知识、反对伪科学的权利和责任的问题,涉及什么样的机构或单位可以对科学是非作出科学的裁决的问题。我们从来认为,法院有权力鉴定某些事情是否违反法律,但没有权力鉴定科学是非……”(转引自1999年8月3日《青岛生活导报》)因而,退一万步说,即使法院判定胡万林构成非法行医罪,也不能说明胡氏运动疗法是伪科学。胡氏运动疗法应由医学实践、医学实验来检验。
    胡万林的运动疗法,早就引起了有识之士的关注。
    1997年8月11日,山西省科学技术委员会作出《关于同意成立山西万林运动疗法研究院的批复》。
    1997年8月18日,山西中医学院聘请胡万林为该院的客座教授,据公安机关侦查,这个聘书是真实的。
    1997年12月30日,陕西省省长助理和西安市政府秘书长等到已被取缔的终南山医院视察后说,胡万林的运动疗法也许是未发现的科学,可以发证让他开业。并由陕西省科委牵头,成立“胡万林运动疗法”考察组,对“胡万林运动疗法”发展情况及社会背景进行考察,在考察组活动期间,长安县卫生局暂停了对胡万林无证行医的查处。(摘自卫生部卫医发(1999)第30号文件附件)
    1998年10月2日,美国亚裔联盟总会、世界中医药联合总会、国际武术联盟总会、国际武术医科大学邀请胡万林参加“第三届世界亚裔传统医学大会”及“亚裔之夜”特别表演之筹划等事宜。
    1999年12月22日,吕炳奎(原卫生部中医局局长、卫生部党组成员)、李志超(中医研究院.html" target="_blank" class="relatedlink">中国中医研究院研究员)、薛崇成(中国中医研究院副研究员)、李生绍(中国中医研究院研究员)、吴善龄(北京炎黄中医高科技发展中心研究员)、徐瑞民(北京炎黄经络研究中心副研究员)、钱书森(中国康复研究中心研究员)、王成善(北京中医药协会理事长、主任医师)、安志(北京西翠中医门诊部副主任医师)给有关部门的一封信中,说:“根据我们的了解,胡万林是一位自学成才的民间草医,胡万林救治的病人多达百万人次以上,而胡本人则两袖清风,这样的医生世界上绝无仅有,仅患者病愈赠送的锦旗就有十余万面,这本身就足以说明胡万林的医术特别在治疗某些疑难绝症方面有着不容忽视的疗效,需要我们进一步加以考察和研究。在没有进行权威性的考察和研究之前,就武断地否认胡万林疗法的医疗效果,是不客观的,也是不负责任的。我们认为,应当组织有关医学专家对胡万林医治疑难病症的实际疗效进行考察,由专家鉴定后再做评价。若确有独特疗效,应本着我们宪法第21条规定的‘国家发展医疗卫生事业,发展现代医药和我国传统医药……保护人民健康。’的原则,通过一定的途径,纳入我们合法的医疗体系中。中医起源于民间医术,民间医术一直是中医生命的源泉,要振兴和发展中医,就需要不断从民间医术中汲取营养。新中国刚刚成立时,我们曾做过不少这样的工作,现在,我们认为仍应该继续这样做。
    此时此刻,胡万林因为用中药给人治病而戴着手铐,站在被告席上,我象国内外许多关心胡万林命运的人们一样,为胡万林的个人命运担忧,然而,通过胡万林事件,我们更加为祖国的传统医学在21世纪的命运而担忧。现实是历史的延续,人是文化的沉淀。要想了解从事中医研究者们的痛苦与他们背负的重担,真还必须从他们的先辈们的生长环境谈起。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中国从近代以来的几代中医大夫们的生存环境在本质上是相同的。
    中国古代在自然、社会和思维各方面都有令人瞩目的科学与技术。就中医而言,以《黄帝内经》为标志,说明早在春秋——秦汉之际,即已形成了自己的学术体系。其中,阴阳五行、经络藏象、病因病机等以及中药的四气五味、升降浮沉、功效归经等为其科学理论;诊法治则、遣方用药以及推拿按摩、导引、针灸等为其科学理论指导下的临床诊疗技术。
    近百年来,由于西方的文化、科学、技术滚滚而来,因此,当我国古代的四大发明在现代技术面前失去光彩的时候,一些人便认为,“中国真是一个保存胎儿酒精瓶”。在这种情况下,近代科学技术处于落后地位的中国人就一定程度地失去了民族文化心理的支撑,于是民族虚无主义和崇洋媚外的心态油然而生,常给自己的传统文化扣上“落后”、“封建”的帽子,从而导致传统文化面临断代的危险。在这种情况下,一些人甚至主张“全盘西化”、“全盘他化”。1929年旧中国政府关于废止,取缔中医的喧嚣,就是这种背景下的产物。
    建国初期,1951年颁布的中医进修《规定》和1952年颁布的《考试暂行办法》,中医开业人员必须学习西医的解剖、生理、病理、药理、医史、细菌学、寄生虫学等基础理论课程和其他临床课程,并要通过考试才可行医看病。这些规定的出发点显然是认为中医“落后”于西医,中医“有技术而无科学”。他们提出的“中医科学化”与日本明治维新时期在取缔中医合法地位之前,先通过《医师学术考试规则》强制改造汉医,使汉医人员西医化的做法完全相同,而且连规定的考试课目也几乎完全一样。

[ Last edited by 刘文澄 on 2005/11/24 at 09:03 ]
发表于 2005/11/24 09:06:31 | 显示全部楼层
希望看到更详细的报道,不知有没有人接触过胡万林先生。
 楼主| 发表于 2005/11/24 10:28:26 | 显示全部楼层


看过他的照片就会很清楚,一副神态自若,问心无愧的样子,一个人不可能对得起所有的人,关键是能否问心无愧,问心无愧就知足了。
发表于 2005/11/24 10:32:59 | 显示全部楼层


说的好
发表于 2005/11/25 16:57:12 | 显示全部楼层
胡所称的“运动疗法”其实原理很简单,如果运用得恰当,对不少患者的康复相信会有很好疗效的,只是此上吐下泄的过程同样会让患者非常痛苦难受,非要经历脱胎换骨般的体验才能见其效,患者如果承受不起存在一定的危险性。对于现代迷信,实属无耐,让历史去评说好了。
发表于 2005/11/26 15:55:21 | 显示全部楼层
乱七八糟的东西
 楼主| 发表于 2005/11/26 16:10:13 | 显示全部楼层
胡万林先生的生命运动法比起西医为了治此病而“种”上自己也说不明白的病 的方法不知要好上几千万倍,但是他没有得到政府的承认。得到政府承认的治法治死人也无罪,因为病人无知,医生“心安理得”。
发表于 2005/11/26 20:32:37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不懂。
发表于 2005/11/26 20:55:34 | 显示全部楼层
胡万林的攻法应该不会比西医的手术、化疗带来的痛苦更难受吧?现在是西医治死人无罪。
发表于 2005/11/26 22:15:17 | 显示全部楼层
前身应是张子和,儒门事亲战病魔。
阳明合处金风起,弱者难当强者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刻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民间中医网:发布的:胡万林与运动疗法--转摘一贴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不对内容的真实性做验证!如:胡万林与运动疗法--转摘一文有侵犯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