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 民间中医网!

 找回密码
 立刻注册

《别让医生杀了你》

2011/1/27 21:18| 发布者: david92003| 查看: 1439| 评论: 0

摘要: 《别让医生杀了你》 作者简介:VERNON COLEMAN——英国著名医学博士,名誉科学博士;其90多本著作,被译为22种文字,畅销印多个国家。全世界数百万读者阅读他的周刊专栏,十分之一的英国家庭,把他的医疗热线当 ...
《别让医生杀了你》      

   作者简介:VERNON COLEMAN——英国著名医学博士,名誉科学博士;其90多本著作,被译为22种文字,畅销印多个国家。全世界数百万读者阅读他的周刊专栏,十分之一的英国家庭,把他的医疗热线当作福音。


    通常,发达国家的人们会把巫术看成落后和有点搞笑的玩意儿,仅仅因为那些头插羽毛、脸上涂鸦、身穿草裙的巫师说自己要死了,就深信不疑,认为自己真的要死了,对此,我们往往会嗤之以鼻,认为这样的事永远不会发生在我们身上,因而我们的人身是有保障的。
殊不知,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和那些愚昧、易受侵害的原始居民一样,也受着巫医的摆布。不同之处仅在于,我们虽然不会听命于身穿草裙、头顶鸡毛的人,但对身穿白大褂、口口声声依靠科学诊断的人却言听计从!

  
   没有人知道每年究竟有多少人死于医生之手。显然,医务界人士无意披露这样的信息,—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不愿因此将大多数病人吓跑。毕竟,医学正面临着各种替代疗法的激烈竞争,而正统医学的安全性并不比替代疗法好多少。医生们对此羞于启齿的另一个原因是这个问题的曝光将会迫使他们陷入无休止的诉讼之中。全世界大多数医务人员,想必会对我所提供的证据视而不见(尽管这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但这确实是事实。
  总的来说,由于医疗的失误而导致病人生病或死亡的严重危害性甚至可以与心脏病癌症相提并论,医生在治疗中给病人造成的问题往往比他们所解决的问题要多。对“每6名住院患者中就有1人的住院其实是由于医疗失误造成的”这一说法,我想私下里是很少有医生会提出异议的,但许多医生会因为我在公开场合表达了这一观点而感到不快。其中最常见的一种抱怨就是,我的言论给他们的职业抹了黑。我理解他们的想法,他们希望我从此闭嘴或者远离此地,医学领域内的事最好还是让医生们去打理吧。

病人死于(不仅仅是得病)医生之手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医生都属于邪恶之辈;相反,多数医生的为人都是很好的,他们的行医动机相当纯正,他们试图通过提供一种有益的服务来创造美好的生活。诚然,这个世界上也存在着一些心术不正的医生,但其数量决不会比会计师、律师和房地产商这些职业中的邪恶之徒更多。

医生造成病人死亡或生病的原因主要有两个,第一是许多医生在专业技术上的无能。问诊本是医生诊断中最为关键的一个环节,他们通过与病人交谈(更重要的是聆听病人的倾诉),与病人进行沟通。虽然你可能意识不到它的重要性,但交谈和倾听确实是医生获取信息的最重要手段。

多年来,医疗技术的发展使医生可以使用的医疗设备越来越多。然而,这些仪器却在病人和医生之间竖起了一道无形的屏障。医生们往往完全依赖仪器,所作的诊断全凭仪器检查的结果,而不是根据鲜活真实的客观事实。这样的诊断当然很难引导正确有效的治疗。

医生们最为常用的医疗设备就是听诊器,这项如今具有历史意义的发明,使得医生可以从容倾听患者的胸部,而不必像以往那样把耳朵贴到病人的胸前。听诊器从形象上提升了医生的地位,但它也是第一件在医生和病人之间筑起屏障、使之产生隔阂的医疗设备。自从瑞尼·林奈发明听诊器以来,医患关系就因彼此间得不到尊重而显得逐步疏远,甚至有所伤害。

几年前在美国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如果医生在诊断时更多依靠他们的大脑而不是仪器的话,那么每10名死亡的患者中就有1名至今仍有可能活着。

医疗仪器带来的首要问题就是,它不考虑人与人之间的差异,而事实上你我的身体存在着许多不同。更糟的是,医疗仪器经常发生故障,并有维护不良的情况。商店会经常校验他们的衡器,但问问你的医生吧,上一次他是在什么时候校验血压计的?没准他会脸红的。

试想一下,医院里拥有的数千件医疗设备就一定比你厨房里的小家电更可靠吗?可以相信,医院购置的新设备中有相当部分存在着或多或少的缺陷。

如果这还不足以让你担心的话,那么再让我们瞧瞧:许多使用那些仪器的医生其实并不真正懂得它们的工作原理,也不知道如何调校,更不了解如何判断仪器运作是否正常。如果真是这样,你还能在接受检查时泰然处之吗?

造成医疗事故的第二个原因,是他们在政治上的天真和商业上的无知。总之,医生们远不如人们想像和期待的那样聪明。更可悲的是,由于他们的天真和无知,他们中的大部分人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一向引以为荣的事业正在受到利欲熏心的制药商的全面控制。

至于医务人员中有人被制药公司所收买,那究竟是因为其自身的贪婪堕落,还是因为存在上述的天真和无知,目前我还难以确定。但我认为大多数医生都太过注重自己的个人利益,与世界也过于隔离,这使得他们根本无暇顾及自己是否已掉入世界上最贪婪的制药业的陷阱。

在中世纪,人们不愿到医院去的原因是:从那里活着出来的希望几乎是渺茫的。那些有幸捱过庸医和护士”治疗”的人们,最终仍可能会死于病房中的交叉感染。这种情况直至20世纪才有所改观,这得益于麻醉剂、消毒药物和抗生素的发明。医院里的患者因此有了相当大的痊愈和康复的机会。然而好景不长,现代医药又一次成为健康的主要威胁,医生们也再一次成为导致死亡和引发疾病的最主要原因之一。

令人惊讶的是,有证据表明医生导致的严重疾病与癌症、心脏病一样多。看来所有的医院也许都该在它的门口贴上这样的就医警示牌:每6名住院患者中就有1名患者的住院是由医生误诊引起的。

政客无疑也该为此类灾难性的现象负责,因为正是他们把医院的控制权交给了越来越庞大,越来越无能的官僚体系。

在许多国家,医院中的护士人数和床位数正逐年减少,但行政管理人员却在增多。病房被关闭或闲置的同时,管理人员却花费大量金钱去购买巨大的壁毯和进口的花卉,还要在高级酒店安排奢华的周末聚会。

换个电灯泡本是一桩小事,几乎不花什么钱,但在这个官僚机构中却耗时费力,需要经过5名行政管理人员的层层报批才会安排1名电工去更换灯泡。因此有的护士宁愿自己贴钱购买灯泡,自己更换,毕竟这比填写各种烦琐的表单要快速和容易得多了。

我们可以抱怨无能的管理人员,但我们更应该谴责那些授予他们权力又听凭他们滥用职权的政客们。
政客和管理人员浪费金钱和滥用权力,无疑削弱了医疗服务的有效性,但传统医疗成为病人健康威胁的另一个更关键的原因是:医疗机构把自己——从肉体到灵魂都出卖给了大制药商。

如果你认为医生给你开处方时都以科学为依据,都是对症下药的话,那你真是太天真了。多数医生并不知道药物是如何被研究开发出来的。当医生掏出纸笔开处方时,他只记得医药公司代表介绍的那些药物,或是那些医药公司广告中宣传的药物。

医生再也不是一种职业了——这个事实够残酷的,今天的医生仅仅是制药公司市场部的附庸。一度受人尊敬的医生如今为了免费的午餐、赠送的礼品和免费打高尔夫球而心甘情愿地让自己的灵魂被制药公司所收买。

说到广告的真实性,就连二手车的推销广告也得在药品广告面前甘拜下风。医药公司和它们旗下大量收入丰厚的雇员为了金钱可以不择手段。在这些残酷无情的人面前,哥伦比亚的毒枭无异于一些不谙世事的童子军。不少医生处方的药物几乎完全无效,其中多数不仅无效,而且具有危险性。多数制药公司在试验了他们用于动物(无法预计在人类身上会产生什么作用)的药物之后,就极不人道地用推销洗发香波、香烟、汽车和香水的方法将它们通过医生推销出去。政客、官僚和医生携手,使医疗水平退化到了中世纪时的状态。
  
                                                   VERNON COLEMAN    于1996年

本文内容由 志一 提供

相关阅读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